台湾同婚登记首日 同性恋人诉说心路历程

2019-05-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袁绍铭和林玄,24号身穿粉红色西装套装,戴着婚戒前往户政事务所登记成婚,33年同性婚姻平权运动者祁家威证婚。(记者夏小华摄)
袁绍铭和林玄,24号身穿粉红色西装套装,戴着婚戒前往户政事务所登记成婚,33年同性婚姻平权运动者祁家威证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My Website

2019年5月24日,台湾有五百多对同性伴侣在开放同性婚姻合法登记的第一天盛装登记结婚,以行动改写历史。但是,反对同性婚姻专法的下一代幸福联盟,则酝酿寻求翻盘。

“我第一次参加同志游行的时候,我拿着彩虹旗,我现场挥得很用力,但是我回到家,我在路上我就收起来,我不敢拿出来的,但我今天可以在这么多人面前坦荡荡地说,我们要结婚了,我们是同志!我觉得我们很幸运,也为我的国家感到骄傲。”

31岁的袁绍铭和30岁的林玄24日身穿粉红色西装套装,戴着婚戒前往户政事务所登记成婚,成为婚姻平权大平台宣称的亚洲第一对取得合法结婚书的同志。在全世界媒体镁光灯下,两人深情拥吻。

林玄透露,两人在一起12年了,为了爱情、为了追求幸福,直到前年底跟对方求婚前一个月,才敢跟家人出柜。

亚洲第一对合法婚约男同志:希望年轻一代不再为“出柜”煎熬

袁绍铭哽咽地说,希望年轻一代不用再有“出柜”这件事,也不用特别在跟家人讲自己是同志的时候,心里还要煎熬很久。希望社会更包容,同志能开心做自己。

24日同性婚姻登记首日,内政部指出,截至晚间十点统计,全台办理同性结婚对数共526对,其中男性185对、女性341对;双方均为台湾人有511对、台湾人与外籍人士有15对。按县市别,以新北市117对最多,台北市95对次之,高雄市72对第三。

同志抢在第一天结婚的对数,远远超过NGO预期200多对的一倍。台北市信义区公所就有20多对同性恋新人捧着鲜花,踏上彩虹地毯,亲吻爱侣,洋溢幸福。

台湾同性婚姻合法登记吸引全世界媒体报导。(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同性婚姻合法登记吸引全世界媒体报导。(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加拿大、英国、西班牙、欧盟等驻台官员 祝福同志伴侣

多个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如加拿大、英国、西班牙,以及欧盟等驻台官员,到场为新人献上祝福。

推动同性恋婚姻平权33年、释宪成功催生台湾同性婚姻专法的祁家威,获邀担任证婚人。祁家威说,他今天以总统蔡英文赠送给他的笔,在第一对同志结婚书约上签名。

蔡英文就是用这支笔在5月22日签署了《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也就是同性婚姻专法后表示,将笔送给祁家威留念,并写下“愿爱团结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个人。”

协助祁家威释宪的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5年前曾号召30对同性伴侣到台北市中正户政所登记遭拒,今重返旧地登记,伴侣盟秘书长简至洁形容,同志婚姻权被国家拖延,“一刻都不能等”。

作家陈雪和伴侣2009年已经办过婚礼,她说,今天手续只花了3分钟,但为了让结婚合法,走了几十年。

因应同志结婚潮,部份户政单位今天特别开辟“彩虹”专柜,为同志办理结婚登记。同性新人获得的身分证,和异性夫妻一样,将伴侣的姓名注记在“配偶”栏,未特别加注“同性”或“性别”。

同性配偶拥有的权益包括继亲收养、剩余财产请求权、同居及扶养义务、法定继承人、合并计税、免课赠与税,劳保保障的婚假、遗属年金、劳保给付、失业劳工子女就学补助,为无工作配偶加办健保,为对方投保、保险受益人等。

彩虹商机看涨,喜饼和婚宴业者表示,最近同志预约询问的人大涨。

同志伴侣踏上彩红地毯。(记者夏小华摄)
同志伴侣踏上彩红地毯。(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台湾第二对公开结婚男同志 12年后“二次”结婚

陈敬学与阿玮,于2006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成为台湾第二对公开结婚的男同性恋伴侣,5月24日一早也前往登记。

陈敬学说,他要信守12年前对另一半的承诺,虽然今天登记日起才算合法婚姻,他们心里认定的结婚日,还是自2006年起算。

陈敬学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当我看到身分证上配偶栏上,有阿玮的名字,我当场就掉了眼泪,这步走得很辛苦。”

陈敬学表示,感谢父母亲友,12年前第一次结婚,像是打开一道禁忌进入幸福彼岸,对未来有希望、盼望和未知。这次比较像“老夫老妻”再结婚,感到平等、平静、平安。

虽两人关系终于有了法律保障,但陈敬学的伴侣阿玮说,很担心失去幸福。他说:搞不好明年政权换掉,今天这些都没有了。

陈钒和慕得带四个孩子和亲友团到户政登记结婚。(陈钒提供)
陈钒和慕得带四个孩子和亲友团到户政登记结婚。(陈钒提供) Photo: RFA

南台湾的拉子(女同志)伴侣,41岁的陈钒和39岁的慕得,也在12年前办过婚礼,24号一早,陈钒一身大红色洋装,慕得穿着帅气衬衫牛仔裤,抱着、牵着4个孩子,一家六口,和妈妈等约20人亲友团一起到户政单位登记,阵容浩大。

南台湾女同志携4子女登记    20人亲友团同庆

陈钒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虽然没有当初结婚那么兴奋,但法律上终于有名份给孩子保障,国家赋予同志结婚公平的地位,政府已经正名同志可以合法结婚,没有做违法的事。

陈钒说:“以后小孩证件一样有双亲,我们的身分证配偶栏也是有名字,人家不会多瞄你一眼说,没结婚还生那么多小孩,有单亲污名的感觉。”

陈钒希望未来孩子身分证父母栏,不要是“母”跟“养母”,希望不要注记“养”字,而是以“双亲一”、“双亲二”较中性的字眼,或是“母”跟“母”注记。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也深入陈钒和慕得在台南的日常生活,因为两人共同经营餐厅,将四个孩子乳名都取名甜点,老大九岁了叫蛋卷,老二奶昔,一岁半的蓝莓和贝果是龙凤胎。她们每天围着四个宝贝甜心像陀螺一样旋转。

慕得透露,12年前结婚时,到结婚当天,妹妹才告诉爸爸说,姐姐要跟女生结婚,爸爸气得不只缺席婚宴,长女出生后第一次带朋友回家被爸爸轰出家门。足足7年,爸爸将陈钒当作“空气”。

不过陈钒说,她不觉得委屈,她释出善意不强求被接受。

陈钒和慕得希望外界了解同志家庭没有不同。(记者夏小华摄)
陈钒和慕得希望外界了解同志家庭没有不同。(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陈钒观察,很多长辈反对孩子跟同性结婚,是担心“绝后”,有孙可抱之后,发现是“会动”的小生命,就疼了!“小孩是最好的软化剂”,对孙子的疼爱可以化解隔阂。

陈钒和慕得透过人工生殖、试管,生养孩子,老大蛋卷,也全程参与她们去泰国进行第二胎试管婴儿的过程。

慕得说:“一切的医疗、打针、吃药、看医师,蛋卷(老大)都一切参与,从她很小、四岁就知道他们是试管来的,精子就是买的,我就是爸爸。”

陈钒也说:“我们的家庭功能是很完整的,所以她并不会觉得她缺乏什么。”

两人还说,蛋卷常常会对那些不了解两个妈妈是怎么生孩子的人不理解,劝人家要多看报纸、看新闻。

慕得说,在为孩子挑选学校时,必须是对同志家庭友善的环境。

对有同学疑问为何蛋卷有两个妈妈或一个妈妈是“爸爸”,她都会说:“我就跟他说,我们家就是两个妈妈,他可以叫我爸爸,也可以叫我妈妈,所以他叫我蛋卷爸爸。女生的爸爸,他们爸妈有疑问为什么我是女生,蛋卷叫爸爸?他们就会回去跟他们爸妈说,人家就是蛋卷爸爸,他就是蛋卷爸爸,没有为什么,反而小孩会告诉大人,是你们想太多,他一直就是叫蛋卷爸爸。”

陈钒说,同志会生养孩子都是很爱孩子,才会到国外花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去进行人工受精。

有宗教人士质疑同性婚姻合法,会造成家庭价值崩坏。

陈钒反驳说:“家庭并不会崩坏啊,我们爸妈也都健在,我们也都孝顺,我们也都带孩子回去看阿公阿嬷,我们就跟一般家庭是一样的,我们也没有一年换三百六十五个性伴侣,没有啊,所以我们没有办法说那里会崩坏?”

在两人尚未取得婚姻合法登记前,慕得跟四个孩子,完全没有法律关系,四个孩子都是陈钒所生,但其中有三个取自慕得卵子,但慕得完全无法主张亲权。

不怕和陈钒吵架,陈钒带走四个孩子?慕得说,其实蛮恐怖的,因为她只能说是陈钒的“室友”,不敢去想,爱下去就是赌注。

陈钒则说,对她来说,风花雪月、情爱对她已经没有多大意义,她要的是一个家的安定感。

同志家庭NGO:全台至少200组家庭育有逾300小孩

陈钒和慕得这样的同志生养小孩的家庭并不是个案。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执行秘书黎璿萍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在2012年他们接触到约两百组同志家庭育有三百个以上的孩子,在同性婚姻未合法前,实际只有一方跟家长有法律上的关系,另一方是法律上的陌生人,有亲属事实却没有亲权,相当残忍。

女同志洪采玮,是以另一半的卵子和朋友捐精自己生了小孩,她说,她和伴侣、孩子没有法律关系,连最基本要办银行、邮局帐 号、保险受益人、信用卡副卡都出问题,如果孩子生病急需手术或做医疗决定,若另一半不在场,她没有权利签署文件。

相守34年男同志:婚姻合法对老年同志如及时雨

老年同志在台湾,面对的是更迫切的问题,76岁的何祥和58岁的王天明,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当天,透露刚好是两人相爱、相守在一起34年的日子。

76岁何祥和58岁王天明相守34年。(记者夏小华摄)
76岁何祥和58岁王天明相守34年。(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何祥说,三年前他罹患帕金森氏症,等另一半生病才知道没有婚约的麻烦:“挂急诊到医院去,变成我不算亲属,虽然我们生活在一起,我们周围没有其他的人,所以我打电话叫他姐姐来。两个最亲近的人遇到事情,在法律上你是一个外人,你使不上半点力,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何祥认为,最重要的是医疗问题,当然还有经济、财产等问题,像是三十多年无法合并报税、财产继承等,没有婚姻契约无能为力。

何祥说:“同性恋一直被外界误解,反对方他们用的字眼太恶毒,说同性恋就是兽交,为什么不讲情,都讲欲方面,应该先讲情再讲欲。”

何祥说,自己曾有一段异性恋的婚姻,育有两个孩子,在那个年代,人生就是“按部就班”。直到离了婚才进入同志关系。他好面子,曾经担心子女会怎么看这个爸爸,他认为应该要给子女做榜样。

王天明提到,他和何祥在一起多年,始终没有对何祥的孩子明说,有一次何祥的儿子从美国回台湾和何祥相聚,他提到彼此的关系。结果何祥的儿子跟他说:“天明哥,这婚姻平权的事,就跟我跟我老婆一样,我们要不要结婚,别人没办法干涉,你跟我爸的关系,也没有人能干涉。”

两人相差18岁,王天明形容第一次看到何祥就一见钟情,认定是他的“天菜”,何祥也有恋爱的感觉。

虽然彼此没有婚约,受访时,王天明很坦白自己有过两次“外遇”。何祥说,最后还是王天明的妈妈打电话催他回家吃年夜饭,而他自己也好面子,怕儿子说“爸爸怎么换朋友”,两人又继续走下去。

王天明提到,立法通过那天,他和同学约了打撞球,虽外表很平静,心里好高兴,有同性恋运动团体邀他们这对34年的伴侣第一对去登记,但他们认为该出的力已经出了,而且两人已经得到很多祝福,情愿把祝福给年轻人。

王天明说:“婚姻平权这个法案通过,我觉得他的意义在于我们终于被当成一般人看待,那么多年争取婚姻平权运动,同志要的没有特别要多一点,只是我们跟一般人一样,享有自由平等的结婚权。”

76岁何祥和58岁王天明相守34年。(王天明提供)
76岁何祥和58岁王天明相守34年。(王天明提供) Photo: RFA

何祥在湖南出生,随父亲跟着军队到台湾,王天明在台湾出生,父母山东人。

王天明提到,他曾经透过微博上传三个与台湾同性恋运动有关的视频,单纯想跟大陆人分享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事,没有什么要挑战中国政权的意思,结果传了三、四十次传不过去。

后来他故意写了一段文字说,如果两岸连网路都不通,两岸怎么可能会通?没多久三个视频全上传成功了。之后他传的视频就很少被封,所以王天明认为,大陆网路真的被监控管制。

 

 

76岁男同志何祥:台湾婚姻合法突显两岸差异

王天明说,这次同性婚姻专法能成功立法,他对民进党还蛮肯定的。如果国民党一直一党独大执政,同婚立法可能没这么快。他呼吁亚洲其它国家也能跟进让同性婚姻平权,他认为泰国、越南可能快了,日本也蠢蠢欲动。

何祥说,台湾在国际上能见光机会并不大,这次居然能在世上获得这么多国家关注。“我们这样表达我们跟大陆不同的地方,这是我们的软实力,有些在阻挡的立法委员忽略了,我们为什么跟大陆不一样,我们讲究自由、民主、人权。”

何祥认为,两岸同志人口这么多,虽然中国大陆可能不会这么快通过同性婚姻合法,但应该不会永远停留在现在这样,“大陆硬体设备进步这么快,软体进步应该不会(拖得)太久。”

同性婚姻合法登记上路,反对同婚的下一代幸福联盟24号谴责政府霸凌公投民意,扬言酝酿另提释宪案寻求翻盘。幸福盟呼吁在公投投下反对票的700多万民众在明年2020大选时,以选票让践踏公投民意的政客落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台北报道  责编:陈美华、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