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電影節取消中國導演王小帥評審邀請

2024.06.10 12:25 ET
臺北電影節取消中國導演王小帥評審邀請 中國導演王小帥
美聯社圖片

臺北電影節日前宣佈,“吸收各方意見反思後”,決定取消對中國導演王小帥有關擔任新導演競賽項目評審團主席的邀請。王小帥就此表示,他感到意外,但尊重相關決定。

臺北市政府主辦的臺北電影節上月公佈邀請中國獨立導演王小帥擔任“國際新導演競賽”評審團主席的消息後,臺灣的影評人相繼發出質疑聲浪。

6月8日,影評人“無影無蹤”在臉書發文指出,當年王小帥和妻子劉璇看到胡波的才華,投資《大象席地而坐》,卻壓縮導演胡波的拍攝時間、大砍預算、拍攝中途威脅要換導演,還將胡波完成的4個小時的版本剪成兩小時。當胡波反證其4小時版本獲得剪輯師廖慶松讚賞後,劉璇卻反嗆他“你就是一個臭傻X!你想一想當時你那個項目在FIRST(指西寧FIRST青年電影展),誰理你?沒有我們理你,你能有今天嗎?”

影評人“無影無蹤”在臉書粉絲頁發文,顯示疑似王小帥過去抨擊胡波的簡訊。(“無影無蹤”臉書粉絲頁)
影評人“無影無蹤”在臉書粉絲頁發文,顯示疑似王小帥過去抨擊胡波的簡訊。(“無影無蹤”臉書粉絲頁)

王小帥遭質疑曾剝削、霸凌導演胡波

“無影無蹤”並貼出疑似王小帥發給胡波的微信截圖,對話中包含“那個長版本很糟很爛”、“關於你的混亂,真的建議你去醫生那看看,已經應該是病理性的了”等信息。

截至目前,本臺仍無法獨立證實上述對話信息的真實性。

“無影無蹤”還在文中表示,《大象席地而坐》在金馬獎獲獎(2018)前一年,胡波在北京選擇自縊,結束了29年短暫的生命。他死前一個多月曾留下了這麼一句話:“完成這部電影用了一整年時間,而最終,沒有一幀畫面屬於我,我也無法保護它。它被外力消解掉了。” 貼文指出,很多人說胡波的死不該由王小帥負起直接責任,是他有心理問題。但若不是他選擇一死,王小帥怎麼可能選擇放手,同意讓《大象席地而坐》得以公映?又怎麼會把導演的名字還給胡波?“無影無蹤”不滿王小帥若無其事一般,從未對該事件作出公開回應,也從未低頭認錯。

“無影無蹤”這則貼文於2天內,獲得1萬多人點贊、4千多個分享,在臺灣的電影和文藝界引發熱議。“如履的電影筆記”、“Lizard的海底影院”等重要影評粉絲專頁,也對王小帥擔任臺北電影節評審的人選表達批評。

臺北電影節致歉 王小帥駁斥攻擊不實

臺北電影節6月9日在官網發聲明說,在邀請國際評審的問題上側重電影專業與國際性,王小帥導演曾獲柏林影展銀熊獎肯定,今年的新作又入選柏林影展,他的專業與國際性均符合評審資格。惟北影吸收各方意見反思後,決定取消對王小帥導演的評審邀請,對造成社會大衆疑慮與王小帥導演的困擾致歉。

王小帥則在微博署名發文回應,“雖然頗感意外,但也表示尊重”。王小帥在聲明中還主動提及,有博主言之鑿鑿是因胡波事件取消對他的邀請,他個人深感憤怒,對胡波去世引發一系列對他的傳聞和攻擊均爲不實。他還表示,臺北電影節一向保護導演,邀請他的本意也是爲了促進兩岸電影交流,絕無可能僅因無端猜忌和舉報而取消邀請。

上圖:臺北電影節在官方臉書宣佈,取消中國導演王小帥評審邀請。(臺北電影節臉書)下圖:王小帥在微博發文,回應被臺北電影節取消評審邀請。(王小帥微博)
上圖:臺北電影節在官方臉書宣佈,取消中國導演王小帥評審邀請。(臺北電影節臉書)下圖:王小帥在微博發文,回應被臺北電影節取消評審邀請。(王小帥微博)

另有消息傳出,原訂在臺北電影節上映的王小帥導演的新片《沃土》已暫停售票。《沃土》以中國土地改革爲題,遭中國政府封殺並勒令海外撤片,王小帥予以拒絕。此事在微博引發熱議。

影評人“無影無蹤”6月10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新導演競賽意在鼓勵新導演,王小帥對胡波的剝削、霸凌和不認同令外界懷疑他是否真有能力評選新導演: “他(王小帥)本身在業界就具有象徵性意義,大家會認爲他是對新導演言語暴力的人物,也會讓大家覺得這真的是臺北電影節要鼓勵的價值嗎?”

不過,“無影無蹤”並不認同臺北電影節以“說不清”的方式與王小帥“切割”,反而遭到更多政治性聯想、批評是“中國北京電影節”等,這並非他的本意。他強調,自己很喜歡臺北電影節,該電影節也是以臺北市民的納稅錢支持的文化活動,但接連出狀況,引發不滿。

“無影無蹤”說:“非常多業界人士不分紀錄片、劇情片、影展演員、導演,都願意出來分享、點贊表態。臺北電影節已讓大家積怨已久,這事情只是一個導火線。我本身並不在乎王小帥的回應是如何,我更在乎臺北電影節這品牌是不是被團隊弄塌了、弄得烏煙瘴氣,及要如何改變這問題;也希望主事者、臺北市文化局、市政府可以慎重看待問題,一個臺北首屈一指的活動怎麼會變成這樣?”

統獨爭議扯上臺北電影節

影評人Lizard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也提到,這屆臺北電影節出了一連串“公關災難”事件。例如,以臺灣電影《老狐狸》獲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演員陳慕義未獲入圍。陳慕義在臉書質疑,臺北電影節認爲他戲份不足,不如直說“搞什麼臺獨”。此外,臺北電影節還把投資基金廣告放入活動,引起影迷反感。

臺北市政府在國民黨籍自稱蔣家後代的蔣萬安擔任市長後,外界有聲音質疑,藍營是否急着與中國方面交流?

但Lizard認爲,這更多是官僚體系和制度的關係。他分析,疫情後,臺北電影節觀影人數大幅下降,預算變少,政府預算更受限;外部條件則與民衆包圍立法院的青鳥行動氣氛有關:“最近國會的事、地緣政治的關係,臺灣人尤其很多影迷可能對中國可能性的影響都會警覺跟反感,所以纔會很多人去留言說,臺北電影節變中國電影節。”

Lizard說,金馬、臺北電影節都以華語片作分類,王小帥是華語片的一環。2018年起,中國政府抵制金馬獎,禁止中國電影人蔘加。臺灣電影占比愈高,輿論認爲選了涉嫌霸凌新導演的人當評審主席不恰當,而臺北電影節的回應也讓人覺得冷淡。Lizard表示,王小帥在中國的身份還是獨立電影導演,他執導的電影有的在中國能上演有的不能上演,處於“灰色地帶”。

中國獨立電影導演聞海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認爲,王小帥是第六代導演中最重要的人物,胡波也是很有天才的導演。胡波曾感嘆,在北京曾用二年出了一本書、拍了一部片子,只賺二萬塊人民幣,新的電影沒有一禎畫面屬於自己,沒有剪輯權。

聞海說:“這年輕導演可能他在情感、事業、經濟上,這幾扇大門都全部關閉的時候,某一瞬間可能就崩潰了,就造成這不幸事情發生。挺婉惜的,就是中國現在青年導演、獨立導演想生存的殘酷處境。”

體制之惡 中國青年導演生存空間愈窄

聞海提到,他當年也是“北漂”,在北京從事電影工作的年輕一代生存空間愈來愈窄,都是以非常低的成本硬撐第一部片子,並且捍衛剪輯權。相關生存狀況,也曾有非政府組織對在北京的青年導演作調查。聞海表示,他雖不認識兩人,但知道胡波和監製王小帥有很大沖突。2018年,他聽到此事還在臉書說,在中國要當獨立導演一定要有強健的心臟,跟無良的製片人或嚴酷的審查制度搏鬥,否則很難生存下來。

聞海說:“這主要是體制之惡。中國嚴苛的審查環境,王小帥能投資胡波的片子還是有點情懷的,如果純商業,製片人就不會投了。胡波作爲青年導演,動用全部力量,同學、攝影師都是不要錢來跟他工作,製作費才70多萬。後來小帥他們說,你要把片子拿走要賠350萬,自己要200萬監製費。我也不知真假,網路新聞報道上有這些東西。”

但聞海認爲,一碼歸一碼,王小帥一直沒有說清楚這事情,臺北電影節也沒有說清楚,原本王小帥若到臺灣,在記者追問下或許有一個說話的機會,不妨是好事。王小帥後來把《大象席地而坐》的版權給了胡波的母親,在中國還算做了一點彌補的事,但事件本身是個悲劇。

記者:夏小華    責編:許書婷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