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应中共威胁 三十名藏维台港青年在台跨运动连结

2024.06.20 11:44 ET
因应中共威胁 三十名藏维台港青年在台跨运动连结 台湾执政的民进党籍立委洪申翰(左)出席“西藏、台湾、香港、维吾尔青年运动者共同计划跨运动连结的未来”圆桌论坛记者会。
记者夏小华摄

来自约十二个国家的三十名西藏、台湾、香港和维吾尔的青年运动者在台湾进行四天跨运动连结后召开记者会,共商在面对极权威胁下如何凝聚力量,共同追求自由、民主以及自决的权利。西藏流亡运动者指出,从美国国会陆续通过支持西藏法案可见,与其接受不可信任的藏中和谈,不如透过国际参与和倡议争取权益更为实际。

在台湾参加“西藏、台湾、香港、维吾尔青年运动者共同计划跨运动连结的未来”的西藏年轻人,在记者会上,对藏中和谈、如何解决西藏问题,提出新世代的看法。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图博自由学联,SFT)倡议主任Chemi Lhamo指出:“可以看到习近平作为独裁者,并没有要任何参与和谈的意思,既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并没有和谈意愿,相信这可能不会有很好的结果。”

图博自由学联(SFT)倡议主任Chemi Lhamo(左)。(记者夏小华摄)
图博自由学联(SFT)倡议主任Chemi Lhamo(左)。(记者夏小华摄)

五零年代17条协议前车之鉴 藏青对与中共和谈存疑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图博自由学联,SFT)Tsela Zoksang也认为,很多年轻藏人对“藏中和谈”非常怀疑,主要原因是,对任何殖民者所提的和谈,都必须怀疑会有任何好的结果。

Tsela Zoksang说:“中国一直声称很多承诺,例如让西藏促进繁荣、增进西藏生活水准,事实上,藏人受到中国政权系统性压迫,并无法达到这些事。最明显例子,强迫西藏学生寄宿学校,这种殖民式系统性对藏族一个世代直接消除其国族认同,是非常可怕的手段。”因此,藏中和谈在她看来并不乐观。

图博自由学联(SFT)Tsela Zoksang。(记者夏小华摄)
图博自由学联(SFT)Tsela Zoksang。(记者夏小华摄)

美国众议院12日才以压倒性票数通过《促进解决西藏-中国争端法》并送总统拜登签署。法案强调,美国政府“从未采取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一部分的立场”,西藏与中国的争端必须依据包括《联合国宪章》在内的国际法,透过不默认立场的对话,和平解决。

藏青:争取国际支持比与中国和谈更实际

与此同时,美国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现任议员麦考尔等美国国会两党组团赴印度达兰萨拉,19日会见了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政治领袖、藏人行政中央司政边巴次仁。

对此,Tsela Zoksang说,美国国会不断通过支持西藏的法案,反而体现西藏人基于自己利益的倡议,才能真的得到符合西藏人利益的成果。“不管是解决西藏问题法案,肯定藏人对自己未来自决权,下一世达赖喇嘛的决定权等事情,透过倡议团体达成的成果,比把希望放在长期殖民者、压迫者身上来的实际得多。”

Chemi Lhamo谈到,藏人社群认为,青年声音的参与非常重要,必须让年轻人有共同参与并制定和谈议程的空间,才可以让藏人作为一个团结的整体去进行下去。“年长藏人社群和年轻藏人社群,用不同方式在自己的守备位置努力,要能进一步和谈,必须一起决定要谈什么、怎么谈,才能以团结的西藏社群形式去跟中国进行平等的、双边的对谈。”

4族群3个“流亡” 共同守护台湾

来自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瑞士、意大利、瑞典、荷兰、土耳其、印度、日本和台湾等约12国的30名藏维港台青年运动者,进行4天跨运动圆桌会议。

主办人Chemi Lhamo指出,很多极权政府之间,正互通声气、互相分享压迫手法,对于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运动者,更应互相结盟、学习、增强如何拆解极权政府压迫和扩张影响力的手法,以寻求更好应对。希望台湾脱离中国的影响力,也希望跟台湾学习如何脱离压迫体制走向自由民主。

因应中国威胁 藏青:自我审查无用 应策略性反击

Chemi Lhamo以西藏为例表示,台湾面对中国极权政体威胁,虽然已做了非常多的自我防卫措施,但“反击更重要”,相当多的国家因为中国的威胁,害怕反对中国可能带来的结果,进行自我审查,最终发现自我审查没有用,中国侵害人权会继续下去。

Chemi Lhamo认为:“台湾更应该更主动对中国的威胁渗透进行反击,反击行动不是指军事上的行动,而是透过策略性非暴力抗争解决争端,像现在加入更多国际倡议活动,国际抗中阵营的结盟,能造成中国最大的恐惧。在面对这些威胁的同时,台湾也还要去庆祝和感谢现有成果,适应不同新的威胁、庆祝现有成果才能应变挑战。”

港青:中共有很多胁迫、渗透、侵略手法 先拿台湾当试验品

研究中共海外经济胁迫及假信息的香港学者Athena Tong表示:“如同主办方声明所说,四个社群中的三个,基本上已经在流亡,只有台湾朋友很安全,在自由国度生活,可以再次来台湾是很幸福的事。作为一个香港人来台湾,已经是我可以去的地方最接近家的地方,这土地对我来说是很特别的。”

研究中共在海外经济胁迫及假讯息、出身香港的学者Athena Tong。(记者夏小华摄)
研究中共在海外经济胁迫及假讯息、出身香港的学者Athena Tong。(记者夏小华摄)

从日本来台的Athena Tong提到,中共打压不同社群的方式愈来愈多,包括经济胁迫、渗透、假讯息、军事胁迫、AI科技发展、文化侵略等,彼此共同计划、分享支持照顾更加重要。台湾是因应中共威胁第一线、首当其冲,中共要试很多手法都先在台湾人身上试验,无论成败,台湾的经验,对其他族群、国家因应中共威胁很具有参考性。

香港民主委员会(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代表Jeffery Ngo指出,过去六年发生香港反送中抗争、新冠疫情袭卷全球、2020年通过国安法、今年通过基本法23条修法,更强大的压迫在香港发生,许多香港人第一次感受到流亡。台湾很幸运在这中间还是独立国家,台湾有长期殖民历史,包括西班牙、荷兰、日本,及面对中国新帝国主义的强大威胁,台湾的民主体制虽不完美更需要守护。

香港民主委员会代表Jeffery Ngo。(记者夏小华摄)
香港民主委员会代表Jeffery Ngo。(记者夏小华摄)

与会的台湾国会西藏连线、民进党籍立委洪申翰指出:“台湾要珍惜还能发声,正因为同样受中共压迫、镇压,最能理解其他受迫害族群。因为我们还有一点空间和安全,对他们更有一份责任,跨族群连结能更强劲、更有韧性、互相弥补,通过国际连结行动更强大。”

维青:争权益不能靠善意 台湾能看破中共假象

来自瑞士的维吾尔青年运动者Kavsar Kurbash说,过去西方民主国家为了和中国合作发展经济,对维吾尔议题不够关注,维吾尔运动必须靠拥有相同理念的伙伴去倡议,而不是单纯依靠来自西方世界的善意。很多西方国家在中国经济发展后才发现后果,台湾比较特别的是,一直能够看破中国繁荣的假象,至今庆幸在台湾还能为不同受迫害族群提供自由表达看法的平台,共同为追求民主自由人权发声 。

来自瑞士的维吾尔青年运动者Kavsar Kurbash。(记者夏小华摄)
来自瑞士的维吾尔青年运动者Kavsar Kurbash。(记者夏小华摄)

记者:夏小华    责编:陈美华、梒青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