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中共威脅 三十名藏維臺港青年在臺跨運動連結

2024.06.20 11:44 ET
因應中共威脅 三十名藏維臺港青年在臺跨運動連結 臺灣執政的民進黨籍立委洪申翰(左)出席“西藏、臺灣、香港、維吾爾青年運動者共同計劃跨運動連結的未來”圓桌論壇記者會。
記者夏小華攝

來自約十二個國家的三十名西藏、臺灣、香港和維吾爾的青年運動者在臺灣進行四天跨運動連結後召開記者會,共商在面對極權威脅下如何凝聚力量,共同追求自由、民主以及自決的權利。西藏流亡運動者指出,從美國國會陸續通過支持西藏法案可見,與其接受不可信任的藏中和談,不如透過國際參與和倡議爭取權益更爲實際。

在臺灣參加“西藏、臺灣、香港、維吾爾青年運動者共同計劃跨運動連結的未來”的西藏年輕人,在記者會上,對藏中和談、如何解決西藏問題,提出新世代的看法。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圖博自由學聯,SFT)倡議主任Chemi Lhamo指出:“可以看到習近平作爲獨裁者,並沒有要任何參與和談的意思,既然中華人民共和國並沒有和談意願,相信這可能不會有很好的結果。”

圖博自由學聯(SFT)倡議主任Chemi Lhamo(左)。(記者夏小華攝)
圖博自由學聯(SFT)倡議主任Chemi Lhamo(左)。(記者夏小華攝)

五零年代17條協議前車之鑑 藏青對與中共和談存疑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圖博自由學聯,SFT)Tsela Zoksang也認爲,很多年輕藏人對“藏中和談”非常懷疑,主要原因是,對任何殖民者所提的和談,都必須懷疑會有任何好的結果。

Tsela Zoksang說:“中國一直聲稱很多承諾,例如讓西藏促進繁榮、增進西藏生活水準,事實上,藏人受到中國政權系統性壓迫,並無法達到這些事。最明顯例子,強迫西藏學生寄宿學校,這種殖民式系統性對藏族一個世代直接消除其國族認同,是非常可怕的手段。”因此,藏中和談在她看來並不樂觀。

圖博自由學聯(SFT)Tsela Zoksang。(記者夏小華攝)
圖博自由學聯(SFT)Tsela Zoksang。(記者夏小華攝)

美國衆議院12日才以壓倒性票數通過《促進解決西藏-中國爭端法》並送總統拜登簽署。法案強調,美國政府“從未採取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一部分的立場”,西藏與中國的爭端必須依據包括《聯合國憲章》在內的國際法,透過不默認立場的對話,和平解決。

藏青:爭取國際支持比與中國和談更實際

與此同時,美國前衆議院議長佩洛西、現任議員麥考爾等美國國會兩黨組團赴印度達蘭薩拉,19日會見了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政治領袖、藏人行政中央司政邊巴次仁。

對此,Tsela Zoksang說,美國國會不斷通過支持西藏的法案,反而體現西藏人基於自己利益的倡議,才能真的得到符合西藏人利益的成果。“不管是解決西藏問題法案,肯定藏人對自己未來自決權,下一世達賴喇嘛的決定權等事情,透過倡議團體達成的成果,比把希望放在長期殖民者、壓迫者身上來的實際得多。”

Chemi Lhamo談到,藏人社羣認爲,青年聲音的參與非常重要,必須讓年輕人有共同參與並制定和談議程的空間,纔可以讓藏人作爲一個團結的整體去進行下去。“年長藏人社羣和年輕藏人社羣,用不同方式在自己的守備位置努力,要能進一步和談,必須一起決定要談什麼、怎麼談,才能以團結的西藏社羣形式去跟中國進行平等的、雙邊的對談。”

4族羣3個“流亡” 共同守護臺灣

來自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瑞士、意大利、瑞典、荷蘭、土耳其、印度、日本和臺灣等約12國的30名藏維港臺青年運動者,進行4天跨運動圓桌會議。

主辦人Chemi Lhamo指出,很多極權政府之間,正互通聲氣、互相分享壓迫手法,對於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運動者,更應互相結盟、學習、增強如何拆解極權政府壓迫和擴張影響力的手法,以尋求更好應對。希望臺灣脫離中國的影響力,也希望跟臺灣學習如何脫離壓迫體制走向自由民主。

因應中國威脅 藏青:自我審查無用 應策略性反擊

Chemi Lhamo以西藏爲例表示,臺灣面對中國極權政體威脅,雖然已做了非常多的自我防衛措施,但“反擊更重要”,相當多的國家因爲中國的威脅,害怕反對中國可能帶來的結果,進行自我審查,最終發現自我審查沒有用,中國侵害人權會繼續下去。

Chemi Lhamo認爲:“臺灣更應該更主動對中國的威脅滲透進行反擊,反擊行動不是指軍事上的行動,而是透過策略性非暴力抗爭解決爭端,像現在加入更多國際倡議活動,國際抗中陣營的結盟,能造成中國最大的恐懼。在面對這些威脅的同時,臺灣也還要去慶祝和感謝現有成果,適應不同新的威脅、慶祝現有成果才能應變挑戰。”

港青:中共有很多脅迫、滲透、侵略手法 先拿臺灣當試驗品

研究中共海外經濟脅迫及假信息的香港學者Athena Tong表示:“如同主辦方聲明所說,四個社羣中的三個,基本上已經在流亡,只有臺灣朋友很安全,在自由國度生活,可以再次來臺灣是很幸福的事。作爲一個香港人來臺灣,已經是我可以去的地方最接近家的地方,這土地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

研究中共在海外經濟脅迫及假訊息、出身香港的學者Athena Tong。(記者夏小華攝)
研究中共在海外經濟脅迫及假訊息、出身香港的學者Athena Tong。(記者夏小華攝)

從日本來臺的Athena Tong提到,中共打壓不同社羣的方式愈來愈多,包括經濟脅迫、滲透、假訊息、軍事脅迫、AI科技發展、文化侵略等,彼此共同計劃、分享支持照顧更加重要。臺灣是因應中共威脅第一線、首當其衝,中共要試很多手法都先在臺灣人身上試驗,無論成敗,臺灣的經驗,對其他族羣、國家因應中共威脅很具有參考性。

香港民主委員會(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代表Jeffery Ngo指出,過去六年發生香港反送中抗爭、新冠疫情襲捲全球、2020年通過國安法、今年通過基本法23條修法,更強大的壓迫在香港發生,許多香港人第一次感受到流亡。臺灣很幸運在這中間還是獨立國家,臺灣有長期殖民歷史,包括西班牙、荷蘭、日本,及面對中國新帝國主義的強大威脅,臺灣的民主體制雖不完美更需要守護。

香港民主委員會代表Jeffery Ngo。(記者夏小華攝)
香港民主委員會代表Jeffery Ngo。(記者夏小華攝)

與會的臺灣國會西藏連線、民進黨籍立委洪申翰指出:“臺灣要珍惜還能發聲,正因爲同樣受中共壓迫、鎮壓,最能理解其他受迫害族羣。因爲我們還有一點空間和安全,對他們更有一份責任,跨族羣連結能更強勁、更有韌性、互相彌補,通過國際連結行動更強大。”

維青:爭權益不能靠善意 臺灣能看破中共假象

來自瑞士的維吾爾青年運動者Kavsar Kurbash說,過去西方民主國家爲了和中國合作發展經濟,對維吾爾議題不夠關注,維吾爾運動必須靠擁有相同理念的夥伴去倡議,而不是單純依靠來自西方世界的善意。很多西方國家在中國經濟發展後才發現後果,臺灣比較特別的是,一直能夠看破中國繁榮的假象,至今慶幸在臺灣還能爲不同受迫害族羣提供自由表達看法的平臺,共同爲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發聲 。

來自瑞士的維吾爾青年運動者Kavsar Kurbash。(記者夏小華攝)
來自瑞士的維吾爾青年運動者Kavsar Kurbash。(記者夏小華攝)

記者:夏小華    責編:陳美華、梒青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