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出版达赖喇嘛第一部自传 为达赖喇嘛祝寿

2019-07-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雪域出版社出版2本书作为给达赖喇嘛84岁生日礼物。(记者夏小华摄)
雪域出版社出版2本书作为给达赖喇嘛84岁生日礼物。(记者夏小华摄)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写在1962年第一部藏文自传,曾经有过两次中译版。不过都是藏文译成英文,英文再译成中文。西藏流亡议会议员茨仁拉姆,直接以藏文版重译为中文版,在台湾出版,作为献给达赖喇嘛84岁的生日礼物,也解开57年来,因为翻译的隔阂,造成对达赖喇嘛原意的诸多误区。

雪域出版社在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84岁华诞庆寿会发表两本新书。其中一本,是根据第十四世达赖喇嘛1962年著作第一本自传《我的国土与子民》的藏文版,从原文重译为中文版。

 

 

雪域出版社主编卢惠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表示,从这本自传可看到达赖喇嘛看西藏问题的视角,像是一些章节的标题 用语如“侵略”、“在共产中国”、“欺压与寒心”。

雪域主编:很多西藏人冒险读达赖嘛自传被抓被关

卢惠娟说:“达赖喇嘛现在办公室的才嘉秘书长,曾经在阿坝、西藏境内坐牢,坐牢的其中原因之一,是他看了这本达赖喇嘛的自传。所以对西藏人来讲,要阅读这一本达赖喇嘛的自传是很不容易。”


雪域出版社主编卢惠娟介绍《我的国土与子民》达赖喇嘛第一部自传重译中文版。(记者夏小华摄)
雪域出版社主编卢惠娟介绍《我的国土与子民》达赖喇嘛第一部自传重译中文版。(记者夏小华摄)

在台湾出版的《我的国土与子民》中文版译者莰仁拉姆,是在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流亡议会的现任议员,她是才嘉的妻子。

莰仁拉姆在“译者的话”中也提到,“达赖喇嘛这部自传,一直被中国方面认定『反动』书籍,严加禁止。很多西藏人冒着被抓、被判刑的危险,如饥似渴地寻找、阅读这部书,他的先生才嘉1989年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抓捕判刑时的罪名之一,就是『传阅』了这部自传。”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第一部自传,藏文版原文译中文版,在达赖喇嘛84岁生日出版。(摘自西藏的天空粉丝页)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第一部自传,藏文版原文译中文版,在达赖喇嘛84岁生日出版。(摘自西藏的天空粉丝页)


莰仁拉姆文中还提到,“这部书具有极高的文学价值。虽然讲述的是我们国家的消失(一个绝世悲剧),但语言平静、朴素,细节地描述了这片哺育我们的、生长着低矮植物的高原,茫茫的群山和群山之间狭长的只有远古商人才走过的乱石小路,以及并不富裕但乐善知足的整体国民的日常生活和信仰。总之,这部书的每行文字,都渗透着我们藏人的疼痛、思想境界和独有的审美。”

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达瓦才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这本自传是1959年达赖喇嘛流亡到印度就开始写,写到1962年首次藏文版问市。从幼年在农村的生活开始写,之后曾有几个版本的翻译。以前叫《我的土地和人民》。

译者:藏译英、英译中产生误区

达瓦才仁说:“藏语里面的词语,因为其他人的翻译基本上都是从英文翻译过来,藏文翻译成英文,英文再翻译成中文。有很多的语句,以及翻译人的(想法),比如说像第一本翻译,『中国』他都会说『内地』,就这些词汇,跟藏文原意有差异。”


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达瓦才仁谈已故摄影记者郑履中摄影作品集结《看见达赖喇嘛:追随尊者的脚步》。(记者夏小华摄)
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达瓦才仁谈已故摄影记者郑履中摄影作品集结《看见达赖喇嘛:追随尊者的脚步》。(记者夏小华摄)

莰仁拉母在“译者的话”就举出几个过去两版本的汉译语意,和她这次藏汉直译的差别对照。

例如在序文中,第二版译文第一句话是“西藏曾经是军事强国”,与藏文原意怡好相反,藏文强调的是几个世纪以来“西藏就放弃了武力”。另外,第二版译文中的“伟大的中国人民”,与藏文原意中的“享有声誉的中国人”,是完全不同内涵。

此外,莰仁拉母指出,在涉及西藏国家地位和毛泽东、中国共产政权领导人的形象时,原文几个字之差,就使整个叙述的事实性质发生改变。


《我的国土与子民》。(记者夏小华摄)
《我的国土与子民》。(记者夏小华摄)

莰仁拉母举例,像是达赖喇嘛有一处讲到毛泽东,前两个英译中的版本写的是在我离开中国前,“我对毛泽东的杰出人格有着深刻的印象”、“毛泽东的卓越性格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但是莰仁拉母以藏文直译中文,原意却是“离开中国前,我确认毛泽东的个性与众不同”。

达赖喇嘛在1962年的序言就提到,当中国共产党军队于1950年进入西藏东部,他和他的人民想尽一切办法,坚持向联合国和世界各大国呼吁,希望介入调停,但都没有得到回应。

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达瓦才仁说:“藏文书里它都有附录,达赖喇嘛当时写给联合国秘书长的申诉信、联合国大会的决议等等,但是后来很多中文书在翻译的时候都省掉了,译者莰仁拉母认为都是这段历史的一部份,是达赖喇嘛努力的结果,所以完整呈现附录,也作为给法王84岁献礼。”


《我的国土与子民》。(记者夏小华摄)
《我的国土与子民》。(记者夏小华摄)

达赖喇嘛57年前的自传写到: 藏人对中国人没有恨

书中呈现57年前、达赖喇嘛1962年序文最末写道:“请诸位读者通过对本书的阅读,凭藉自己的洞察,做出公正的判断。需要补充的是,虽然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在西藏做出了非人道的事情,但是我们藏人,对享有声誉的中国人没有恨。我们的愿望是与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邻国和平相处,享受自己的生活。为了实现这一切,我向追求和平与正义的世界人民呼吁。”

雪域出版社另集合了台湾佛教徒的捐献,出版已故摄影记者郑履中10多年跟随达赖喇嘛脚踪,拍摄的摄影集《看见达赖喇嘛:追随尊者的脚步》,以献给达赖喇嘛。

达瓦才仁回忆,郑履中为人豪爽,只要达赖喇嘛在那里主持法会都要告诉他,他就会默默去准备,拍摄出很好的照片,免费提供刊登,有稿费也捐给达赖喇嘛基金会。


《我的国土与子民》。(记者夏小华摄)
《我的国土与子民》。(记者夏小华摄)

郑履中曾在达赖喇嘛1997年及2001年两次访台全程随行拍摄,另曾12次远赴印度拍摄达赖喇嘛,也曾跟拍到华盛顿。

达瓦才仁说:“每次去他都要跟自己的单位请假、自费去,他唯一给我们提出的要求是,如果有一天达赖喇嘛回去,他一定要作为第一批随行,他要拍下来。我其实不清楚他是不是藏传佛教信徒,他非常热爱达赖喇嘛。”

达瓦才仁说,郑履中的愿望没有来得及实现,而在他去世之后,有过一次展览,当时前总统马英九到场看展,表示很惊讶,不知道郑先生竟然有那么大西藏份量的照片,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一个摄影师。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安克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