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香港难民企盼新年能获得正式身份

2020.12.31 13:28 ET
加拿大香港难民企盼新年能获得正式身份 凯莉今年2月仓皇地抵达加拿大。
(受访者提供)

对于许多目前在加拿大申请庇护的香港人来说,2021年最大的希望就是尽快获得难民身份。支援香港民主的社会组织也持续呼吁加拿大政府,在新年度必须加快速度援助港人。

凯莉(化名) 是今年2月抵达加拿大的,她用“仓皇丶颠簸又幸运地逃出香港”来形容这个惊吓之旅。在香港已经大学毕业的她,很早就开始从事社会运动,2019年夏天的反国安法抗争行动更成为组织中的要员,因为本来就从事社工方面的工作,所以认识很多有心有爱的家长团体,负责协助调度抗争者交通和资源问题,甚至还帮忙照顾一些年仅14丶15岁的少年抗争者。

她说,真没想过必须离开香港,但今年初很多伙伴被抓了,让她开始警觉。当她正要离开时,香港警察逮捕了另一个女孩,误认是她,随后虽释放了这名女孩,但这一天的缓冲时间让凯莉顺利登上了飞机;只不过,到了加拿大机场却面临即刻遣返的困境,因为海关不相信她曾经在抗争活动中,被香港警察追打丶被盘问丶被追踪窃听的说法,海关还吹捧香港警察有多优秀: “他说,香港警察跟我们很熟的,我们有很多信息交换的,我说不过。我现在是提出难民庇护申请,我就是要控诉香港警察。然后你去问香港警察有关我的资料,就说我人在这边,这根本就是谋杀我啊!”

凯莉和一群香港难民都在企盼2021年能获得正式加拿大身份。(受访者提供)
凯莉和一群香港难民都在企盼2021年能获得正式加拿大身份。(受访者提供)

在机场遭滞留10个小时,尽管她当下提出难民庇护诉求,也仅获得有条件入境,过了两天又到移民难民办公室遭盘问6个小时。幸好过了几个月,其申请案获得接纳,进入正式审批阶段,至少让她有了可以工作和获得医疗保险的权利。

凯莉对新年的心愿很单纯:一是企盼自己的难民审批能获得通过,让她成为一个合法的国际公约难民,安安心心在加拿大重新生活;二是希望更多人能理解香港的困境,帮助香港年轻人有更好的未来。

凯莉的父母和她自己的理念非常不同,尤其父亲对她走上街头很不理解,批评是她们这群人搞坏了香港的稳定。但凯莉说,父亲口中的稳定只是温水煮青蛙般地等死,如此的香港未来是没有希望的: “就像你已经是生病末期了,你可以吃药来延续生命几年,你也可以选择把器官换掉,但你可能会死;但若没事你可以有二、三十年的命可活,那你要怎么选?大部分香港上了年纪的人,他们有稳定的生活,他们会选择现在舒服慢慢死,这个和年轻人是有很大的鸿沟。”

约有50名香港民主抗争者已经向加拿大递交难民申请。“新香港文化协会”一直积极援助抵达加拿大的香港难民。负责人之一洪叔很担心,未来香港政府会进一步限制港人出境,年轻的抗争者走不出香港:“如果香港真的被封锁,有港人不能出境,我们将游说渥太华和国际社会相助,对香港当局施压。我们一直游说渥太华,要对香港违反人权的官员施以制裁,不能坐视不管。”

洪叔说,国安法生效后的香港已经变了样,2021年预料会有更多香港年轻人出走,他们的组织将展开更多工作,帮助这些港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柳飞 编辑:何平 网编:郭度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