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黄春生牧师:用人道关怀应对两千枚导弹

2020-01-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黄春生牧师(来自黄牧师脸书)
黄春生牧师(来自黄牧师脸书)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在世界各地有很多的支持者,其中备受关注的一个是台北的济南基督长老教会。本台记者申铧日前在台北采访了教会的牧师黄春生,深度了解他为什么会倾力支持和帮助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民间运动和政治受难者。

募集到大约350万元的物资

记者:在这次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您和教会做了很多工作,募集物资支援香港的抗议者、安置到台湾避难的香港人等等。到目前为止你们募集到价值多少钱的物资呢?

黄春生:大约在十月之前,我们把收到的物资换成市价然后打八折,大约是一千万(新台币)。但是十一月、十二月香港大学和理工大学(被围堵)事件之后,大约又收到了五六百万。所以加在一起超过一千五百万新台币(大约三百四十万人民币)。

记者:这些都是从台湾本地募集到的吗?

黄春生:90%都是,但是也有从美国、加拿大、日本送来的,还有两笔是从中国来的。

记者:从中国来的这些物资包括什么?

黄春生:都是防毒面具、滤毒罐,还有“香港加油”的条子。

 

 

没有提供纽时有关偷渡的消息

记者:我们不得不提到12月初《纽约时报》的那篇引发争议的报道。那篇报道说,一些被香港当局没收护照的抗议者通过偷渡的方式来到台湾避难。真的有这种情形吗?

黄春生:《纽约时报》的记者很认真。她在香港和台湾先后呆了两个多月。她来到我们教会好几趟。当时我是没有说我们用偷渡的方式来援助(香港人),所以她的(消息来源)应该不是从我这边取得的,应该是她在香港那边采访取得的。我知道香港那边的朋友很紧张,因为他们会被控暴动罪,所以他们要找任何的管道出来。有没有成功出来,我目前还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消息。

记者:也就是说,你们教会帮助的香港人都是通过正当途径出来的?

黄春生:他们都是搭飞机来的。

记者:我听说他们中很多人已经回香港了,是吗?

黄春生:大部分都回去了。但是有些人,比如说,有警察到家里去敲门,其实是抓人。所以家人就告诉他们说不要回去。由于他们都是年轻人,就安排他们就读。

台北济南基督长老教会(来自教会官网)
台北济南基督长老教会(来自教会官网)

帮助大陆异见人士

记者:我听说在香港反送中之前您也帮助过中国大陆的持不同政见者。您能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吗?

黄春生:这几年来台湾的(中国异见人士),他们有拿到联合国的难民证,我们就通过教会系统来帮助。特别是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他们帮助很多,他们告诉我们类似的事情,我们能帮助的就帮助。

记者:所以你们和傅希秋牧师他们是……

黄春生:我们是合作。

记者:您可不可以举几个例子。黄燕是一个……

黄春生:黄燕是其中之一(黄燕是中国维权人士。2019年初在台湾停留八个多月后,获准前往美国),但其他人不好说。因为她本来就有曝光度。

关注人权是基督教的核心价值

记者:作为基督教牧师,您为什么如此关注中国和香港的异见人士呢?

黄春生:我们不仅仅只是关心中国和香港(异见者)。在台湾,我们过去也关心本地的政治受难者。关怀人权、关怀不公义的事情其实是(基督教)信仰的价值核心。中国用两千多颗飞弹对准台湾。对台湾来讲,我们有生存的危机感。信仰是要带给人盼望的,不是带给人压制的。我们能够做的就是以人道关怀为主,就像耶稣说的,要爱你的邻舍。

记者:我们知道中国的基督教会一直在受到中国政府的打压。最近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的牧师王怡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9年徒刑。您对这有什么评论?

黄春生:判刑的那天是12月26号,一个很敏感的日子,是毛泽东的生日。在我看起来是故意的。王怡牧师在之前写过一个声明。声明说,他不要颠覆这个政权。他顺服的是上帝国,不是地上的国度。他希望通过顺服上帝的国度来建造一个更好的未来。我想一个有良知、良心的政府,应该要朝这个方向迈进才对。当我看到中国教会受到逼迫的时候,让我觉得更应该祷告,希望中国能够充满从上帝那里来的平安。

大陆可以借鉴的台湾民主经验

记者:那么您觉得台湾走向民主的过程和经验有什么值得中国大陆借鉴的呢?

黄春生:我想讲两个方面。台湾野百合学运的时候(1990年3月发生的学生民主运动),学生抗议政府“万年国会”都不改选,要求还权于民。当时的抗议学生大概只有一万多人,跟现在的香港运动比起来真是太小了。学生抗争坚持了不到一个星期,当时的李登辉总统就邀请学生代表进入总统府。他就跟学生说,你们的四大诉求我都听到了,我也很认同。但是他跟学生们讲说,你们要给我时间来推动,你们回家好好的读书吧。这就让人看到一个领袖的风范和高度。李登辉总统能有这样的举动,我相信是因为基督的信仰。他就是我们济南教会的信徒。

记者:那他后来有没有推动实现学生的诉求呢?

黄春生:四大诉求全部都推动了。另外,我们还要从民间推动(民主化),因为从民间有很多的声音出来,才能够促使政府去进行改变。社会的改变通常都是由有理想、热情的年轻人(推动的),把他们的理想诉诸在行动里面。教会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陪伴者的角色。我们不会主动去带领学生的运动。教会过去在台湾的角色也是这样。台湾的社会运动中,总能看到长老教会参与其中,让他们知道有上帝的爱与他们同在。

记者:但是现在在中国大陆,一个是没有像您讲的李登辉总统的那种高度和谦卑,再一个民众的运动又受到打压,教会连最基本的宗教活动都不能进行。您觉得中国大陆有希望吗?

黄春生:这样下去当然是没有希望。但是人类历史是不断向前进步的。你如果不要有对人的生命的尊重,对更高价值的渴望,那个政权迟早都会变成历史的灰烬。现在看起来好像黑暗没有盼望,但是中国是会改变的。

记者: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记者:申铧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