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台六项保证文件解密 对台政策一锤定音?

美国从公开官方文件到官员口头上做出清楚宣示,用意何在?

  • 2020-08-31
美国在台协会(AIT)8月31日公布两份已解密电报,强调“六项保证”始终是美国对台及对中政策的根本要素。(美国在台协会官网截图)

美国今天公布两份刚解密的白宫文件,其中一份是有关美国对台湾的六项保证(简称:《六项保证》)。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周一也将《对台六项保证》在研讨会上逐一宣读。美国从公开官方文件到官员口头上做出清楚宣示,用意何在?美国国防部亚太事务前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告诉本台,这就是美国对台湾的“再保证”,将已众所周知的内容留下明确的公开纪录,也让日后的美国政府有所依据,可以承担相应责任。

在已故美国驻中国大使李洁明(James Lilley)回忆录中,已故前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口述起草的美国对台《六项保证》文件,一直存放在白宫国安会的保险箱里。30多年后,文字记录不但见了天日,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周一在传统基金会一场探讨美台关系的活动上,更主动地一字一句照事先准备好的演讲稿,慎重做出口头宣示。

“我要很高兴地宣布,特朗普政府刚解密了两份美国政府的官方电报,是关于美国对台《六项保证》的细节:第一、美国未同意设定终止对台军售的日期;第二、美国未同意就对台军售议题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征询意见;第三、美国不会在台北与北京之间担任斡旋角色;第四、美国未同意修订《台湾关系法》 ;第五、美国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第六、美国不会对台施压,要求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谈判。”史达伟说。

美国国务院主管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R. Stilwell )(视频截图/美国国会)

史达伟还特别指出,美国对华与对台的很多政策都很重要,但多年以来,外界对《六项保证》有困惑,因此,美国要清楚地做出政策宣示。

美国这次解密两份重要的电报文件,这份《六项保证》是在1982年8月17日由时任美国国务卿舒尔兹(George Shultz)发送给时任美国在台协会处长李洁明的电报内容中揭示的;另一份文件则是1982年7月10日由时任美国国务院次卿伊格尔伯格(Lawrence Eagleburger)发给李洁明,这份电报对美国与中国在1982年签属《八一七公报》做出解释,关键在美国的对台军售。

多份对台文件解密

上述两个文件由白宫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于今年7月16日签署解密;在此之前,奥布莱恩的前一任、也就是白宫前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于2019年8月30日离任前也解密了一份有关解释美中《八一七公报》的相关文件。

博尔顿去年解密的电报是1982年8月17日、也就是《八一七公报》签署的当天,里根发给舒尔兹与时任国防部长温伯格(Caspar Weinberger)的一份备忘录。这份电报阐述美国逐步减少对台军售的前提条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平解决两岸分歧的持续承诺。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更为敌对的态度,美国将增加对台军售。

在美中关系里,美国过去一再强调的是美国的一中政策是基于美中三个联合公报与《台湾关系法》,不会总是提到六项保证;对中国来说,在北京的一中原则里,听到《台湾关系法》不但刺耳且一定会刻意忽略。如今,特朗普政府的动作,代表着美国行政部门对六项保证的态度不再暧昧。美国政府不仅公布历史文件,而且官员还主动宣示,这是对北京与台北释放什么样的讯号?

从特朗普政府卸任后重回华盛顿智库2049计划(Project 2049)担任主席的薛瑞福透过电子邮件告诉本台,美国清楚地公告周知,这个动作有意要为美国的相关政策一锤定音。

美国华盛顿智库2049计划(Project 2049)主席薛瑞福 (记者李宗翰摄) Photo: RFA

 

公布六项保证 薛瑞福:美对台政策自此一锤定音

薛瑞福说:“将这些文件变成公开纪录,是为了再次向台湾提供保证,也是一锤定音,让日后的美国政府有所依据,可以承担相应的责任。”

中国一向声称台湾的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在美国的政策中,美国一向是“认知”中方的立场与表态,未予以“承认”。

《六项保证》中的第五点,明确指出美国“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

《六项保证》日后若渐成为美国官方常提的政策的重要一环,可以预期,北京对《六项保证》极可能又要跳脚。

 

 

美调整对台政策的战略清晰与战术模糊 北京要跳脚?

美国在对台政策上的战略清晰与战术模糊之间的拿捏与分寸的掌握,离开行部门后的薛瑞福,也打开天窗说亮话。

他说:“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有助于修改美国对台某种战略清晰与战术模糊的框架。美国的战略清晰就是,台湾以现有、或是更好的形式持续存在,是美国的战略利益;但是,美国的战术模糊依然存在,也就是在台海两岸某些特定可能情况下,美国会如何回应。”

公开六项保证文件的重大意义

事实上,美国与中华民国断交、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后,美国和台湾的关系随时间的变化而变化,从过去避免交流交往台面化,到这几年的互动更加制度化与常态化。美国对《六项保证》的态度的转变,就是美国对台政策态度转变的一个缩影。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美国行政部门官员多半在国会听证会上、受到国会议员质询时,才会提到《六项保证》。

《六项保证》是一九八二年七月十四日里根总统透过李洁明向台湾前总统蒋经国口头宣读的一份“非文件”(none paper)的备忘录,初稿一直存放在白宫国安会保险箱中,每当遇到美国对台军售的议题时,美国官方就会拿出做决策参考。

由于过去一直列为机密文件,有关六项保证的说法有不同版本。

直到2016年,台湾总统蔡英文胜选后就任前夕,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共同决议案,将《六项保证》写清楚列为美台关系的基石。

如今,美国官方解密电报,将《六项保证》公告周知并列公开纪录;国务院主管亚太事务的重要资深官员郑重宣读《六项保证》。美国的政策的这种调整,会不会触动北京的红线?

华盛顿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告诉本台,“很显然,美国对自己(原本)的‘战略模糊’正进行一些讨论,但截至目前,我没看到美国政策有朝向更清晰的方向调整的任何迹象。“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