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香港学生代表:我们一定要赢得这次“战争”

2019-09-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正在美国访问的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昆阳(记者王允摄影)
正在美国访问的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昆阳(记者王允摄影)
Photo: RFA

香港反送中运动虽然被称为没有领袖的运动,但是还是有一些人在为推动这个运动做出很多的努力。目前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正在美国华盛顿进行游说。本台记者王允专访了代表团的发言人张昆阳。

记者:张先生您好,我想请问一下你们这一次来美国访问的目的。

张昆阳:这一次来美国最主要是要推动美国的国会通过《香港民主人权法案》。 然后我们明天会出席美国国会的一系列的听证会去说明香港的情况,希望美国议员支持这个法案。

 

记者:除了行程上的这些安排之外,你们另外还要见其他的美国官员吗?

张昆阳:我们也会跟美国国会很多不同的议员见面。我们也约见了不同的政府部门,比如国务院的官员见面。

 

 

记者:通过这次访问,还有通过和这些官员见面,你们最想传达的信息是什么?

张昆阳:希望美国和其他自由世界都要支持香港,因为我们香港过去3个月 面对的事情其实是香港有史以来都没有面对的一个很重大的人道危机。比如说警察暴力的问题其实在过去3个月在香港是很严重的问题,但是我们香港没有一个很有效的解决方法,因为我们的法庭,香港的司法部门没有一个很公平公正的法律制度,就不可能去制衡香港的警方。所以我们也希望美国可以支持我们香港,禁止售卖一些武器给香港警察。另外就是要通过这个法案去帮助香港人,让一些可能损害香港自由的官员会受到制裁。

2019年9月16日,医务工作者在香港威尔士王子医院伸开五指,表达“五大诉求”。(美联社)
2019年9月16日,医务工作者在香港威尔士王子医院伸开五指,表达“五大诉求”。(美联社)
记者:你们来争取美国的支持之前你们也去了欧洲,还去了澳洲。但是此前中央政府就一直在指控说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在背后煽动、支持这场运动。您怎么回应这样一种观点?

张昆阳:其实这是一个很错误的指控。我们知道整个香港的运动是因为送中条例诞生的。很多外国的比如说美国的一些商家他们很反感,他们很不喜欢这个条例。 他们说如果你有这个条例的话,他们一些外国的商家有可能会退出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其实很简单,(这)对香港的社会来说是个很致命的一个打击。所以外国社会对于香港的事务从来都是有一定的话语权。 如果他们认为,外国的声音不重要的话,那是不是认为其实外国商人都可以马上离开香港呢?肯定不是嘛。

记者:您是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的发言人。能否告诉我你们的这个代表团的代表性如何?在多大程度上你们代表了香港的大专学界?

张昆阳:我们其实是代表了香港所有大学的学生会。我们香港的学生会都是民选,就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所以我们所有大学的学生会加起来代表的是整个香港的学界,可能超过差不多10万个大学生。

记者:但是这一次香港返送中运动最大的特点是去中心化,be water,也就是说没有一个中心。那您觉得您的这个代表团在多大程度上具有这种代表性呢?

张昆阳:我们当然知道香港的运动是没有大台。其实我们一直都会很支持这样的做法,因为如果有大台的话是非常容易被香港政府或者说共产党去打击一些头号人物,那整个运动就会散了。这是不好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是不是代表一个大台?这也不是。很简单,这个运动里面不止学生,学生里面其实有很多不同的中学生、大学生。所以,我们就是学生会自己,我们代表的就是学生会。当然我们现在有一个声音,我们很肯定的说这个声音也是要跟很多香港的示威者过去3个月所支持的一样。一两个星期之前我们有30万人上街,走到美国领事馆前面去支持美国立法通过这个人权民主法案。可以看到其实香港人民都是很支持的。只是我们现在学生会有一个代表团亲自飞到这里来去进行一些游说的工作。

记者:我们知道现在反送中运动已经进行了3个多月,但是港府至今在5大诉求当中只接受了第1项而且还没有实现。那么在未来的一段时间您觉得这个反送中运动会如何进行下去?

张昆阳: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肯定是不会很容易就会解散的,因为我刚才说过,现在香港人民意志很坚定,因为他们都觉得这一次是一场战争。我们会觉得这是一场为了保护我们香港自治和争取民主的战争。5年前雨伞运动我们输了,我们败了。5年后我们卷土重来,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赢。这个运动已经超过了雨伞运动的79天,现在已经100多天了,但是我们现在很坚定要坚持下去,因为5大诉求,缺一不可。

2019年9月9日,香港抗议者在地上写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抗议标语。(美联社)
2019年9月9日,香港抗议者在地上写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抗议标语。(美联社)
记者:虽然说你们说一定要赢,但实际上现在暴力的现象也很严重。有运动的一方施加了暴力,也有警察所施加的暴力。那您如何看待其中的暴力现象?

张昆阳:香港有不少的民调数据反映的就是香港人对于示威者暴力的接受程度提高了,对于警方的暴力所接受的程度是越来越低。所以不可以很简单地说,两方都有暴力所以两方都不对。因为很明显的,警方的暴力是另外一个层次,他们是无差别地去攻击示威者和市民,令到香港前线的示威者他们不得不用一些武力去保护自己和保护一些和平示威的人不被警察殴打。

记者:我们也有得到一些资讯,说是中国大陆有派人乔装混入反送中的运动队伍当中。但是这些只是一些传说,我们没有得到证实。我想从您这儿能否得到一些资讯?

张昆阳:我觉得共产党在背后会做什么,其实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知道它可能会做很多的统战,而且它可能背后会有不同的一些人工作,可能他们想瓦解整个运动,但我们不害怕这个事情。就算有可能会有一些公安混进了香港警察队伍,但这个不是重点。重点就是在于香港现在的示威者是很团结,他们很坚定。坚持下去这个才是重点。

记者:感谢您,张先生。
张昆阳:不用谢。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