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团体讨论中国政局 中方学者热议攻打台湾

2022.09.25 17:2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在美团体讨论中国政局 中方学者热议攻打台湾 9月24日至25日,“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等在美民间团体联合举办的“二十大后中国前景研讨会”,在美国纽约举行。
截屏自明镜新闻集团直播画面

9月24日至25日,“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等在美民间团体联合举办的“二十大后中国前景研讨会”在美国纽约举行。与会人士针对中国政局发展进行了讨论,但有中方学者表示,攻打台湾将是检验习近平领导地位的试金石。

在整整两天的研讨会中,约有四十位学者参与了有关中国政治问题的讨论。似乎是因为靠近中共二十大以及话题敏感,讨论会上,多位学者唇枪舌剑、气氛热烈。

主办方胡赵基金会会长张艾枚在会议开始就表达了遗憾。他指出,这次会议与十年前的类似研讨会已经大为不同,“十年前,与会者有很多是从大陆来的自由派、中间派和左派。可是今天,我们可以看一看我们周围的同事,已经没有一位大陆的自由派学者可以到这里来。”

二十大打台湾”

但并不是没有大陆来的学者参会。中国智库“和君创业咨询集团”总裁李肃通过视频在会议上发言,他对习近平政权表示了赞美,“习现在的这个班子挺好,......没有反对派,你们别相信有反对派。所以在政治局里边,稍微作点调整是有可能的。要我给他出主意,就一个都别换,接着来吧。咱们接着打台湾就算了。”

李肃表示,习近平政府不是五年或十年的问题,而是一个“习近平时代”。他认为,习近平有毛泽东的气度又有周恩来的定力,“所以他敢干的。我认定了(中国)二十大前后要打台湾的,而且甚至是在二十大宣布完以后就打去。”他说,是否打台湾是检验习近平是否为真正领袖的试金石。

但大多数与会者与他的估计有所不同。八十年代曾供职中国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的罗小朋认为,习近平时代即将终结,“这个时代将随着二十大的召开,我个人的判断是,他个人的意志对历史的影响将被终结。”但他并没有解释这种判断的依据,也没有描述“终结”所指向的局面。

八十年代曾供职中国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的罗小朋。(截屏自明镜新闻集团直播画面)
八十年代曾供职中国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的罗小朋。(截屏自明镜新闻集团直播画面)

《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邓聿文则认为,二十大后,习近平不仅能连任,而且会形成绝对控制权力的体系。他说,这个体系是指,“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和一定的社会结构内,权力行使者根据必要性,处置和支配事物的权力。这里的关键是必要性,也就是说,权力的行使者自己来判断这种必要性,因此带有很强的主观和随意性。”他强调,在这种意义上,中国执政者的权力带有了绝对性和神圣性,不可侵犯、不受约束。

才刚刚开始

邓聿文分析说,习近平要建立起绝对控制权力的体系还需要二十大这临门一脚,二十大上的连任,就相当于习近平的“黄袍加身”。他指出,习近平在二十大后,会更有效地控制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从现在政治局的名单来看,具有明显习派色彩的有12个,加上习自己是13个,25人中就占了超过一半。我认为在二十大上,(习派)会在这个名单占到六成以上,而且关键的职位都会被他们控制。”

曾担任中国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的翁寒松与邓聿文的观点有相似之处。他认为,二十大后,如果习近平连任的话,习近平时代才真正开始。他指出,十八大、十九大虽然习近平做了很多事,但那还是处于破的范畴,而不是立的范畴,“因为在那个阶段,他没有条件干太多的事情,给他的条件很仓促,他最初并没有自己的班子。”

翁寒松不太同意外界认为习近平可能无限期连任的说法,他认为,二十大后习近平会非常看中培养接班人,包括权力金字塔顶端和中高级干部的接班人队伍。

法国汉学家白夏的发言则充满了担忧。他认为,在习近平治下,中国不是要回到文革,而是会回到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时代。他分析说,和斯大林相似,习近平上台也是当时党内各个派系妥协的结果,“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一上台,他就暴露出他真正的面目。”

白夏指出,习近平加强统治的手段也与斯大林相似,“斯大林是用秘密警察,习近平有另外一个办法,不是秘密警察,他是用纪律委员会来控制党,来消灭自己的敌人。”

但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则认为,即使在习近平治下,中共统治集团内部依然会出现分化,“习要维护独裁、维护党的极权体制,为了政治安全,他需要一批党棍;但另一方面,另外一批管理实际工作的人,他要给予现实的考虑。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分化还是会出现的。”

他分析说,毛泽东后期,周恩来没有被打倒,以及后来邓小平复出搞四个现代化,就是因为在中共内部总有一批务实的人,而这批人是靠政绩起家,和党棍不同。

习时代的毒性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会议上无论是亲官方人士,还是自由派学者,都指出了习近平达到其统治地位的国际因素。

“你其实不用去讲权力,”李肃这样强调,“其实是国际影响决定了这个时代真正的价值。”

他认为,就连美国总统也承认了习近平治下中国的国际地位,“就在2014年,奥巴马总统低下头来参加IPAC会议,支持了中国的‘一带一路’。”

但罗小朋则完全从反面看待这类似的场景。他说,中国崛起并没有解决中国自身的问题,但赋予了中国的一把手巨大的影响力,“而这个影响力(power)是致命的,是有毒性的。他见到万邦来朝,那些昔日洋人的高官显贵一个个在你面前点头哈腰、来讨好你的时候,那个场景对人的影响是不得了的。”

他强调,中国崛起凸显自身价值观和世界观的不同,这必然和强调平等的普世价值发生冲突,而这种冲突是长期的。现在要避免的是让这种冲突演变成人类文明自杀的灾难,而这正是中国人的重要责任。

记者:王允    编辑:何平    网编:景铭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