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團體討論中國政局 中方學者熱議攻打臺灣

2022.09.25 17:2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在美團體討論中國政局 中方學者熱議攻打臺灣 9月24日至25日,“紀念胡耀邦趙紫陽基金會”等在美民間團體聯合舉辦的“二十大後中國前景研討會”,在美國紐約舉行。
截屏自明鏡新聞集團直播畫面

9月24日至25日,“紀念胡耀邦趙紫陽基金會”等在美民間團體聯合舉辦的“二十大後中國前景研討會”在美國紐約舉行。與會人士針對中國政局發展進行了討論,但有中方學者表示,攻打臺灣將是檢驗習近平領導地位的試金石。

在整整兩天的研討會中,約有四十位學者參與了有關中國政治問題的討論。似乎是因爲靠近中共二十大以及話題敏感,討論會上,多位學者脣槍舌劍、氣氛熱烈。

主辦方胡趙基金會會長張艾枚在會議開始就表達了遺憾。他指出,這次會議與十年前的類似研討會已經大爲不同,“十年前,與會者有很多是從大陸來的自由派、中間派和左派。可是今天,我們可以看一看我們周圍的同事,已經沒有一位大陸的自由派學者可以到這裏來。”

二十大打臺灣”

但並不是沒有大陸來的學者參會。中國智庫“和君創業諮詢集團”總裁李肅通過視頻在會議上發言,他對習近平政權表示了讚美,“習現在的這個班子挺好,......沒有反對派,你們別相信有反對派。所以在政治局裏邊,稍微作點調整是有可能的。要我給他出主意,就一個都別換,接着來吧。咱們接着打臺灣就算了。”

李肅表示,習近平政府不是五年或十年的問題,而是一個“習近平時代”。他認爲,習近平有毛澤東的氣度又有周恩來的定力,“所以他敢幹的。我認定了(中國)二十大前後要打臺灣的,而且甚至是在二十大宣佈完以後就打去。”他說,是否打臺灣是檢驗習近平是否爲真正領袖的試金石。

但大多數與會者與他的估計有所不同。八十年代曾供職中國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的羅小朋認爲,習近平時代即將終結,“這個時代將隨着二十大的召開,我個人的判斷是,他個人的意志對歷史的影響將被終結。”但他並沒有解釋這種判斷的依據,也沒有描述“終結”所指向的局面。

八十年代曾供職中國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的羅小朋。(截屏自明鏡新聞集團直播畫面)
八十年代曾供職中國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的羅小朋。(截屏自明鏡新聞集團直播畫面)

《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鄧聿文則認爲,二十大後,習近平不僅能連任,而且會形成絕對控制權力的體系。他說,這個體系是指,“在一定的歷史條件下和一定的社會結構內,權力行使者根據必要性,處置和支配事物的權力。這裏的關鍵是必要性,也就是說,權力的行使者自己來判斷這種必要性,因此帶有很強的主觀和隨意性。”他強調,在這種意義上,中國執政者的權力帶有了絕對性和神聖性,不可侵犯、不受約束。

纔剛剛開始

鄧聿文分析說,習近平要建立起絕對控制權力的體系還需要二十大這臨門一腳,二十大上的連任,就相當於習近平的“黃袍加身”。他指出,習近平在二十大後,會更有效地控制中央委員會和政治局,“從現在政治局的名單來看,具有明顯習派色彩的有12個,加上習自己是13個,25人中就佔了超過一半。我認爲在二十大上,(習派)會在這個名單佔到六成以上,而且關鍵的職位都會被他們控制。”

曾擔任中國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的翁寒松與鄧聿文的觀點有相似之處。他認爲,二十大後,如果習近平連任的話,習近平時代才真正開始。他指出,十八大、十九大雖然習近平做了很多事,但那還是處於破的範疇,而不是立的範疇,“因爲在那個階段,他沒有條件幹太多的事情,給他的條件很倉促,他最初並沒有自己的班子。”

翁寒松不太同意外界認爲習近平可能無限期連任的說法,他認爲,二十大後習近平會非常看中培養接班人,包括權力金字塔頂端和中高級幹部的接班人隊伍。

法國漢學家白夏的發言則充滿了擔憂。他認爲,在習近平治下,中國不是要回到文革,而是會回到前蘇聯領導人斯大林時代。他分析說,和斯大林相似,習近平上臺也是當時黨內各個派系妥協的結果,“一開始大家都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一上臺,他就暴露出他真正的面目。”

白夏指出,習近平加強統治的手段也與斯大林相似,“斯大林是用祕密警察,習近平有另外一個辦法,不是祕密警察,他是用紀律委員會來控制黨,來消滅自己的敵人。”

但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則認爲,即使在習近平治下,中共統治集團內部依然會出現分化,“習要維護獨裁、維護黨的極權體制,爲了政治安全,他需要一批黨棍;但另一方面,另外一批管理實際工作的人,他要給予現實的考慮。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分化還是會出現的。”

他分析說,毛澤東後期,周恩來沒有被打倒,以及後來鄧小平復出搞四個現代化,就是因爲在中共內部總有一批務實的人,而這批人是靠政績起家,和黨棍不同。

習時代的毒性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會議上無論是親官方人士,還是自由派學者,都指出了習近平達到其統治地位的國際因素。

“你其實不用去講權力,”李肅這樣強調,“其實是國際影響決定了這個時代真正的價值。”

他認爲,就連美國總統也承認了習近平治下中國的國際地位,“就在2014年,奧巴馬總統低下頭來參加IPAC會議,支持了中國的‘一帶一路’。”

但羅小朋則完全從反面看待這類似的場景。他說,中國崛起並沒有解決中國自身的問題,但賦予了中國的一把手巨大的影響力,“而這個影響力(power)是致命的,是有毒性的。他見到萬邦來朝,那些昔日洋人的高官顯貴一個個在你面前點頭哈腰、來討好你的時候,那個場景對人的影響是不得了的。”

他強調,中國崛起凸顯自身價值觀和世界觀的不同,這必然和強調平等的普世價值發生衝突,而這種衝突是長期的。現在要避免的是讓這種衝突演變成人類文明自殺的災難,而這正是中國人的重要責任。

記者:王允    編輯:何平    網編:景銘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