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开启抗争2.0 无领袖、无数字踪迹

2019-06-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抗议者被防暴警察袭击。(美联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抗议者被防暴警察袭击。(美联社)


6月9日和16日,香港发生了两次人数超过百万的游行示威,其间也曾发生过严重的警民对峙和冲突。外国媒体留意到,香港市民的反抗,是在没有组织协调的情况下发生的,而香港的年青人也采取了和雨伞运动时不同的方式。

除了两次大规模的游行示威,6月12日清晨香港发生的警民冲突,也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香港警方发射了超过一百五十颗催泪弹,并用橡皮子弹和布袋弹向示威人群开枪,超过七十人受伤,多人被逮捕。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年轻的香港示威者,采取了多种方法躲避当局数字化的追踪。

 

27岁的抗议者费伊顿,一直都在示威抗议的最前线。他表示,香港年青人吸取了过去几年的抗争经验。

“大家都尽量避免社媒平台,甚至有无关的人来拍照,大家也都不让,就是怕这些照片会传给警方去。大家都用Telegram来通信。”

上个星期,手机加密通讯工具Telegram营运公司宣布,受到了来自中国大陆的严重的网络攻击,导致该软件一度瘫痪。Telegram是这次香港抗议活动中年青人主要使用的通讯工具。费伊顿解释说,Telegram有其他软体所没有的特殊功能。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Telegram有一个特点,比如WhatsApp也能加密,但需要电话号码,有了号码就能锁定人,但Telegram可以隐藏电话号码。而且,Telegram还可以在加密的基础上再加密,双重加密,所以是最安全的通讯软体。”

费先生表示,走在最前线的抗议者,基本都是现场自发组织,并没有团体或组织事先策划。他透露,他在抵达示威区的时候,会有人递给他各种防备装备。

同样一直在示威抗议最前线的妮珂,也否认所有的示威抗议曾有任何事先策划。她表示,所有的相关物资和装备,都是香港市民自发捐助的。

“没有大台组织,大家都是自发的。就是群组中说需要水、口罩、保鲜纸,每个人去都带一些。我每次也都带两百块钱的,大家都带,这样物资就有了。这次非常成功。”

美联社的报道说,这次香港的抗议行动规模巨大,却看不到任何的统一协调组织,凸显了数字监控时代民间抗争的一种新特征。

妮珂的推特。(网站截屏)
妮珂的推特。(网站截屏)
妮珂向本台表示,大部分在第一线的抗议者都是大学生,他们在雨伞运动时仍只是少年,对如何应付警方的催泪弹和胡椒喷雾毫无经验。她本人见此情况,购买了口罩和保鲜膜,并亲自教这些学生穿戴。

“612那天,我在金钟那里,和他们说,今天你们在最前线,一定要戴口罩,包上保鲜膜,否则催泪弹会受不了。我帮着包了十多个,警察的催泪弹就打过来了。”

星期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公开电视露面,并向香港市民道歉。但妮珂表示,港府和林郑月娥拒绝回应市民的五条要求,香港市民也看不到他们道歉的诚意,因此抗争仍会继续下去。香港抗议人士费伊顿认为,香港的大规模抗议行动,一定会持续到今年七月一日以后。

星期一,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表达了对香港争取权益的和平示威者的支持,并呼吁港府真心听取香港民意。当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则继续批评外部势力,指责一些外国政客甚至政府散布“煽动性的言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