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港府搁置修例 反送中运动将如何发展?

2019-06-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7日,香港市民示威游行,要求郑月娥下台并撤销引渡法案。(路透社)
2019年6月17日,香港市民示威游行,要求郑月娥下台并撤销引渡法案。(路透社)

由于受到巨大的内外压力,香港特区政府上周六宣布暂时搁置引渡条例修订,但这并没有给香港社会上的反送中运动降温。星期天,有两百万香港市民上街游行。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了香港教育大学讲师黎明,和美国《北京之春》网刊名誉主编胡平,对香港反送中运动未来的发展进行了讨论。

记者:先请黎明老师介绍一下,星期天又有很多市民上街游行,现在还有很多示威者在街上,他们新的诉求是什么?

黎明:因为林郑月娥说的是暂缓,而不是撤销。她不认为这个修例有什么问题,只是暂时搁置,迟点再推出。这个大家不能接受。另外一个,6月9日和12日,有很多学生和市民受伤,所以大家认为他们应该获得赔偿,也要求释放被捕的人。还有是港府宣布这个反送中的行动是一个暴动,现在市民要求推翻这个定性。

 

 

记者:胡平先生,这个情况对您来说是不是比较熟悉?以前在中国大陆很多事件中,也有类似的过程。

胡平:当然,市民有这种反应我非常理解。我相信中共当局和港府自身也会估计到,林郑月娥这个表态之后,市民一定不会满意。这也是中共过去不管犯了多大错,都不会认错,也不会让步。因为他认为,一让步就会鼓励对手得寸进尺。

但这次为什么还是认了错、做了一些让步?这是因为这次修订条例引起了复杂的反应。除了香港市民激烈反对,内部建制派的人也不同意,还有国际社会的反对。像德国表示,如果香港通过引渡条例修订,德国就要重新考虑德国和香港的引渡条例。美国的反应更为强烈,包括要重新定位香港和美国的关系等等。

当局暂停修例之后,至少这些因素得到缓解,压力不那么大了。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记者:来自外国的国际压力减缓了。

胡平:对,国际压力缓和了。但来自港人的压力反而增强了。所以这就是我们目前看到的局面。

记者:很多香港人这次上街游行,提出了林郑月娥下台。黎明老师,是不是有这种呼声。

黎明:是。其实6月9日就有这种呼声,但这一次更加强烈。港府的道歉,在外国看来是让步,但在港人看来,在中文的语境中,其实她没有道歉。她的道歉,是说推动修例的过程中,政府没有做好,导致很多误会,所以道歉,而不是因为修例本身。这个港人不接受。另一点,是有一个年轻人6月16日因为反送中这个事情感到绝望,从金钟一个商业大楼坠楼身亡 ,这个事情也刺激了香港人的情绪。

记者:对。但不管如何,香港政府还是做出了一点让步。胡平先生,您认为这个让步是北京的决定还是香港政府的决定。

胡平:当然是北京的决定,最起码是北京认可的。香港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不可能单独做出任何决定。就这个让步来说,其实它的约束力比字面上的要大。因为现在是因为各种压力导致搁置,以后如果香港政府再推出,会面临同样的压力,尤其是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
记者:2003年香港就基本法第23条立法,导致五十万人上街,后来政府也是说搁置,但后来就不了了之了。这一次,香港市民再次上街大规模游行抗议,我相信不仅仅是针对修例,而是对港府过去一段时间的做法感到不满,要求追究责任。黎明老师,你觉得市民的要求,哪些可能会得到满足,哪些政府不会答应?

黎明:我觉得,比如对暴动的定性,港府可能会大幅度缩小这个定义的范围,只说有极小数的人,而不针对广大市民。赔偿伤者不太可能,因为香港警方的态度十分强硬。

而林郑月娥下台,这就要看她和中央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来决定了。

记者:非常感谢两位。

您刚才听到的,是本台记者石山,邀请香港教育大学讲师黎明,和美国时政评论家胡平,对香港反送中运动未来发展所进行的讨论。

责编:安克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