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促美国为香港抗争者提供公开保护


2020-10-27
Share
xx1027.jpg 钟翰林等三名“学生动源”前成员相继被捕(自由亚洲电台粤语组制图)
Photo: RFA

四名香港活动人士周二下午试图进入美国领事馆,但并未成功。另一名准备寻求庇护的“学生动源”前召集人钟翰林在附近被捕。有美国学者呼吁美国为香港抗争者提供更为充分和公开的保护。

在海外的支持香港独立的组织“学生动源”发布最新消息称,钟翰林在律师陪同下录制了口供。由于他被指控于数月前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第21条煽动分裂国家罪及洗黑钱罪,因此并不方便与金钱有关的事宜挂钩。

 

香港《南华早报》发布的据说是在钟翰林被捕时拍到的视频(视频截图)
香港《南华早报》发布的据说是在钟翰林被捕时拍到的视频(视频截图)

 

“学生动源” 另外两名前成员何忻诺、陈渭贤也在到警署报到时被捕,但已获准保释。钟翰林、何忻诺、陈渭贤分别为19岁、17岁、16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0月27日回应说,“我不掌握你提到的情况。中国是法治国家,香港是法治社会。我们支持香港执法机构依法履职。”

截至发稿,美国国务院、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和汤姆·科顿(Tom Cotton)等国会议员尚未回复本台的采访问询。

 

 

“学生动源”初心不改,质疑国安法溯及过往

香港警方今年七月底就曾拘捕钟翰林等四名成员,指他们涉嫌违反国安法,之后获准交保外出。

钟翰林于2014年占中运动前后成立“学生动源”,在《国安法》实施当天解散了香港全体成员,于9月4日再次重申与该组织再无瓜葛,并已退出所有Facebook专页管理员身份。

香港国安法涉及罪行和刑罚问题的条款不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学生动源”的美国召集人“独路人”告诉本台,这次逮捕是警方大行文字狱,并且非法动用追溯力:

“这是一个彻底的文字狱、一个十分离谱的政治检控。这三个前成员就只是因为学生动源美国分部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消息而被捕,彻底违反了(香港的)言论自由。他们本人其实没有牵涉到学生动源美国分部和创制独立党里面。也可以见到,国安法根本就是在运用追溯力,追溯国安法之前推动香港独立的人。”

钟翰林在十月中旬接受BBC中文访问时称, 北京在《国安法》之后获得了阶段性胜利,追求独立的香港人要做好最坏打算。

“学生动源”现行的纲领仍然包括,建立拥有独立主权的香港共和国;唤醒香港民族独立意志,巩固香港民族共同体;支持一切有效抗争并参与其中,包括勇武抗争等等。

“独路人”表示,“学生动源”美国分部依然初心不改,“就是继续追求独立建国,建立真正属于香港人的香港共和国。不过香港本部的人已经脱离组织。在国安法威胁下,很多人不敢公开讲香港独立,但我相信,他们将这个思想深藏于脑海里,有时机爆发抗争的时候,很多人会站出来奋斗。”

下一步,“独路人”计划致信美国国会议员,呼吁其支持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提出的、承认香港为独立国家的《香港自由法案》(Hong Kong Freedom Act);并获取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支持,恢复1961年《准许殖民地国家及民族独立宣言》赋予香港人的独立自决权。

美国为港人提供庇护,阻力重重

随着更多的香港人向外寻求政治庇护,美众议院外交委员会10月1日通过《香港人民自由和选择法》(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为香港人提供“临时保护身份”(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

此外,国会两党议员还推出多部保护香港难民的议案,包括《香港难民保护法》、《支持香港共产主义受难者法》、《香港安全港法》等。然而,美国国会目前掣肘于新冠疫情和最高法院等国内议题,这些议案难以在短时间内获得议会的关注。

任教于美国肯塔基大学的香港学者任萃言(Sharon Yam )告诉本台,尽管美国已将香港列入优先申请的难民名单,钟翰林被捕证明,这些措施还不够:

“尽管有关四名被美国领馆拒绝的香港人的具体细节不明,这个案件证明美国政府对公开保护香港活动分子和抗议人士有所犹豫,他们被北京在多个场合列为罪犯和分裂者……鉴于美中之间的动荡关系,香港难民和庇护申请有很大风险,被地缘政治斗争所裹挟。为了更好的保护香港抗争者,美国无论如何都应遵守不驱回原则(non-refoulement),移除那些让香港人恐惧迁移到美国后也会受到迫害的所有障碍。”

任萃言指出,特朗普政府加大了难民审查力度,将难民接受人数降低到一万五千人,香港难民也难逃美国收紧大门的历史大势。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认为,香港的命运取决于美中博弈、美台关系的进程,两者尚未尘埃落定。美国对香港的关怀,在一定程度上只能集中于外交和人道主义的谴责。

“现在美国制定的反共策略如果没有进一步行动,那香港也只能维持现状。如果说中美对抗(激化),比如美台外交关系进一步升级、彻底推翻一中政策、出现南海军事冲突,香港虽然不至于被美中作为牺牲品、彻底毁掉,但是大陆和香港关系会有进一步的恶化,香港人的处境会更加困难,生活、自由、经济状况会进一步削弱。”

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退休教授戴大为(Michael C. Davis)则表示不方便评论,因为目前四人离开美领馆的具体原因还不明朗。

曾经帮助香港反送中姐弟获得美国政治庇护的郑存柱律师告诉本台,今年的政治难民审批速度缓慢,二月提交申请到十月还未获得面试机会。他呼吁美国国会开通类似《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六四绿卡”的绿色通道。此外,如果要寻求美国驻外大使馆庇护,最好提前和当地官员沟通。

“一般是因为突发事件、急剧的政治状况恶化,在紧急情况下被抓捕迫害,有明显、充分的证据证明,但你本身又没有护照或者美国签证、无法离开香港。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到美国大使馆寻求庇护。美国在各地的使馆都有比较严格的安保措施,外围有当地国家的(警察)。最好提前联系美国驻外大使馆的政治部门官员,在他们的协助下安全进入。”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