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促美國爲香港抗爭者提供公開保護


2020.10.27 16:4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xx1027.jpg 鍾翰林等三名“學生動源”前成員相繼被捕(自由亞洲電臺粵語組製圖)
Photo: RFA

四名香港活動人士週二下午試圖進入美國領事館,但並未成功。另一名準備尋求庇護的“學生動源”前召集人鍾翰林在附近被捕。有美國學者呼籲美國爲香港抗爭者提供更爲充分和公開的保護。

在海外的支持香港獨立的組織“學生動源”發佈最新消息稱,鍾翰林在律師陪同下錄製了口供。由於他被指控於數月前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第21條煽動分裂國家罪及洗黑錢罪,因此並不方便與金錢有關的事宜掛鉤。

 

香港《南華早報》發佈的據說是在鍾翰林被捕時拍到的視頻(視頻截圖)
香港《南華早報》發佈的據說是在鍾翰林被捕時拍到的視頻(視頻截圖)

 

“學生動源” 另外兩名前成員何忻諾、陳渭賢也在到警署報到時被捕,但已獲准保釋。鍾翰林、何忻諾、陳渭賢分別爲19歲、17歲、16歲。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10月27日回應說,“我不掌握你提到的情況。中國是法治國家,香港是法治社會。我們支持香港執法機構依法履職。”

截至發稿,美國國務院、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和湯姆·科頓(Tom Cotton)等國會議員尚未回覆本臺的採訪問詢。

 

 

“學生動源”初心不改,質疑國安法溯及過往

香港警方今年七月底就曾拘捕鍾翰林等四名成員,指他們涉嫌違反國安法,之後獲准交保外出。

鍾翰林於2014年佔中運動前後成立“學生動源”,在《國安法》實施當天解散了香港全體成員,於9月4日再次重申與該組織再無瓜葛,並已退出所有Facebook專頁管理員身份。

香港國安法涉及罪行和刑罰問題的條款不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學生動源”的美國召集人“獨路人”告訴本臺,這次逮捕是警方大行文字獄,並且非法動用追溯力:

“這是一個徹底的文字獄、一個十分離譜的政治檢控。這三個前成員就只是因爲學生動源美國分部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的消息而被捕,徹底違反了(香港的)言論自由。他們本人其實沒有牽涉到學生動源美國分部和創制獨立黨裏面。也可以見到,國安法根本就是在運用追溯力,追溯國安法之前推動香港獨立的人。”

鍾翰林在十月中旬接受BBC中文訪問時稱, 北京在《國安法》之後獲得了階段性勝利,追求獨立的香港人要做好最壞打算。

“學生動源”現行的綱領仍然包括,建立擁有獨立主權的香港共和國;喚醒香港民族獨立意志,鞏固香港民族共同體;支持一切有效抗爭並參與其中,包括勇武抗爭等等。

“獨路人”表示,“學生動源”美國分部依然初心不改,“就是繼續追求獨立建國,建立真正屬於香港人的香港共和國。不過香港本部的人已經脫離組織。在國安法威脅下,很多人不敢公開講香港獨立,但我相信,他們將這個思想深藏於腦海裏,有時機爆發抗爭的時候,很多人會站出來奮鬥。”

下一步,“獨路人”計劃致信美國國會議員,呼籲其支持斯科特•佩裏(Scott Perry)提出的、承認香港爲獨立國家的《香港自由法案》(Hong Kong Freedom Act);並獲取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支持,恢復1961年《准許殖民地國家及民族獨立宣言》賦予香港人的獨立自決權。

美國爲港人提供庇護,阻力重重

隨着更多的香港人向外尋求政治庇護,美衆議院外交委員會10月1日通過《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爲香港人提供“臨時保護身份”(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

此外,國會兩黨議員還推出多部保護香港難民的議案,包括《香港難民保護法》、《支持香港共產主義受難者法》、《香港安全港法》等。然而,美國國會目前掣肘於新冠疫情和最高法院等國內議題,這些議案難以在短時間內獲得議會的關注。

任教於美國肯塔基大學的香港學者任萃言(Sharon Yam )告訴本臺,儘管美國已將香港列入優先申請的難民名單,鍾翰林被捕證明,這些措施還不夠:

“儘管有關四名被美國領館拒絕的香港人的具體細節不明,這個案件證明美國政府對公開保護香港活動分子和抗議人士有所猶豫,他們被北京在多個場合列爲罪犯和分裂者……鑑於美中之間的動盪關係,香港難民和庇護申請有很大風險,被地緣政治鬥爭所裹挾。爲了更好的保護香港抗爭者,美國無論如何都應遵守不驅回原則(non-refoulement),移除那些讓香港人恐懼遷移到美國後也會受到迫害的所有障礙。”

任萃言指出,特朗普政府加大了難民審查力度,將難民接受人數降低到一萬五千人,香港難民也難逃美國收緊大門的歷史大勢。

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認爲,香港的命運取決於美中博弈、美臺關係的進程,兩者尚未塵埃落定。美國對香港的關懷,在一定程度上只能集中於外交和人道主義的譴責。

“現在美國製定的反共策略如果沒有進一步行動,那香港也只能維持現狀。如果說中美對抗(激化),比如美臺外交關係進一步升級、徹底推翻一中政策、出現南海軍事衝突,香港雖然不至於被美中作爲犧牲品、徹底毀掉,但是大陸和香港關係會有進一步的惡化,香港人的處境會更加困難,生活、自由、經濟狀況會進一步削弱。”

美國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研究員、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退休教授戴大爲(Michael C. Davis)則表示不方便評論,因爲目前四人離開美領館的具體原因還不明朗。

曾經幫助香港反送中姐弟獲得美國政治庇護的鄭存柱律師告訴本臺,今年的政治難民審批速度緩慢,二月提交申請到十月還未獲得面試機會。他呼籲美國國會開通類似《1992年中國學生保護法案》、“六四綠卡”的綠色通道。此外,如果要尋求美國駐外大使館庇護,最好提前和當地官員溝通。

“一般是因爲突發事件、急劇的政治狀況惡化,在緊急情況下被抓捕迫害,有明顯、充分的證據證明,但你本身又沒有護照或者美國簽證、無法離開香港。在這種情況下,你可以到美國大使館尋求庇護。美國在各地的使館都有比較嚴格的安保措施,外圍有當地國家的(警察)。最好提前聯繫美國駐外大使館的政治部門官員,在他們的協助下安全進入。”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