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煽动颠覆案移交检方 残疾人胡军面临起诉(图)

中国的全国助残日刚刚过去,新疆昌吉自治州高位截瘫的维权人士胡军星期一被告知,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已由公安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1-05-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检察院给胡军的委托辩护人告知书,称自治州公安已经将其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胡军提供/丁小)
图片:检察院给胡军的委托辩护人告知书,称自治州公安已经将其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胡军提供/丁小)
Photo: RFA


199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规定每年5月的第三个星期日为全国助残日,今年在5月15日。高位截瘫人士、权利运动负责人之一胡军的住处周一迎来了三名新疆昌吉自治州检察院工作人员,向他传达一份委托辩护人告知书,称自治州公安已经将其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特通传他有权委托辩护人。
 
胡军当天告诉本台:“ 三个检察院的来送达通知书,其他的没有说, 意思就是他们准备起诉我了。昨天才助残日,他们助残的方法就是把残疾人送进监狱,这是多么伟大的国度。”
 
胡军二月以来因在互联网上传播茉莉花行动的信息,四度被刑事传唤,上周一自治区公安上门正式宣布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他实施监视居住,但刚过了短短一周,似乎就改变了主意,准备将他送上法庭。
 
胡军说事情的发展在意料之中,之所以直到这一阶段仍未将他收监,估计当局是因为他是高位截瘫这一“不便”:“  因为现在看守所没有残疾人的特殊位置,拉过去没地方放,暂时放在家里。判刑定罪直接送监狱可能方便一点。监视居住才一个星期,肯定上面催着急办吧,不然效率怎么这么高。”
 
因与领导冲突遭投入冤狱,其间采矿工伤高位截瘫,后又因上访被关押前后长达十三年的胡军对于可能再度入狱并不恐惧,对他来说目前残疾的身体本身就是一座监狱,因此更不能放弃独立思考和说话的宝贵权利:“他们这次肯定是因我说得太多了吧!关心的访民太多了吧!正如艾未未说的‘当你希望了解你的祖国时你已走上犯罪的道路。’十几年你想在监狱坐在轮椅上还能活着出来,你说还有什么没经过还有什么怕不怕的。如果有律师可以介入当然很好,通过这诉讼程序从法律的角度剖析一下我们可爱的党是怎样迫害他的人民、监狱是如何一天天壮大的?他们是关心爱护残疾人的呀! 他们是尊重国际人权公约的呀!向来说没有做过因言治罪的事情,那么这件事他们是怎么做的?一个喊着民主的国家,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却不让百姓说话;一个讲求仁爱的国家,却要把高位截瘫的病人送进监狱,他的仁爱在哪里?”
 
权利运动博客长期关注中国大陆访民的遭遇,多名发起人及志愿者先后被以各种理由处以劳教甚至判刑,目前负责操作网站主要是胡军和另一名高位截瘫残疾人张建平,他们虽行动不便,但通过电脑等通讯工具协助全国各地无处伸冤者发出声音。
 
对于伙伴胡军目前的遭遇,人在江苏常州的张建平周一说 :“昨天刚刚是助残日今天就对胡军下手,他不在意根据法律程序法律精神办案,完全是为了维稳、为了打压而打压。被关的被抓的很多是向我们提供新闻线索的志愿者,像这次杨秋雨被劳教两年,还有被以破坏公私财物罪判刑的田喜是我们最早期的核心志愿者,还有之前陈风强被以寻衅滋事判三年,刘懿被秘密抓捕判刑一年半说是非法持有国家机密。当然不光是我们权利运动受到重大打击,今年以来各民间团体、异议人士、独立思想的人都受到残酷打压,我觉得是当局在人权法制上的重大倒退。”
 
张建平表示尽管打压日益严峻,他们也不会退缩:“这个社会总要有人去担当,我们早有心理准备。现在形势非常严峻大家都看到,但不能因此就都缄默,这是当局追求的效果。 我们不会因而放弃我们的信念和思想,他越是打压我们越要把权利运动做好。”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