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制结扎引发严重后遗症 江西农家讲述悲惨遭遇

2013-10-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山东青岛街头贴有宣传计划生育单张的展示板。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山东青岛街头贴有宣传计划生育单张的展示板。 (法新社资料图片)

众所周知,中国实行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30多年来,强制结扎和强制引产现象非常普遍。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黄龙镇一位农村妇女表示,她被强制结扎一年多来,出现严重后遗症。星期二,这位妇女和她的丈夫一起向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讲述他们的悲惨遭遇。

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黄龙镇这位农村妇女名叫夏润英,今年36岁。星期二晚,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通过越洋电话和她通电话时,她表示,正在腹痛:

“我肚子疼啊。”

由于夏润英的地方口音较难理解,所以记者主要通过和她的丈夫廖小华讲话了解情况。据廖小华介绍,他和夏润英都是农村户口,家庭贫困,生了两个孩子之后,当地黄龙镇计生办就动员夏润英做输卵管结扎手术。夏润英身体虚弱,有贫血症状,本来不适合做结扎手术。但是,2012年4月10号,当地计生办主任肖先长等20来人到她家,强行把夏润英抬走,到设备简陋的大余县计生站强行结扎。廖小华回忆当时情况时说:

“我老婆不知道怎么回事,4个男人抓起我老婆,抓到外面。我小孩吓得直哭。把我老婆抓到大余县计生办,强行结扎。他们有一张化验单,说我老婆有贫血,但是,这个化验单一直不给我们,也不公布。我们这里按说有贫血的人不应该结扎的。”

廖小华说,夏润英被强行结扎后的三个月里,月经量不是过多,就是过少,甚至出现闭经现象。从2012年7月开始,夏润英陆续出现了倒经、小便便血、腹痛、腰痛、头疼、舌头硬、右肺叶支气管扩张并感染等后遗症。廖小华说:

“结扎6天,她就大出血。(2012年)7月份,月经从口里吐出来。我们去医院,几个医生诊断说是倒经,是结扎引起的。医生说,月经期就会吐,排卵期也会吐。现在她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

据廖小华介绍,夏润英这些症状经过中医、西医大概一年时间的治疗,目前仍没有好转。黄龙镇计生办为夏润英支付了一万多元人民币的医药费之后,就拒绝再为他们报销医药费。目前他们还有几百块医药费没有得到报销。他们向江西省长信箱、赣州市长信箱投诉之后,大余县委承诺2013年6月底之前免费提供检查,并实施积极治疗措施。但之后黄龙镇计生办只带夏润英到县医院,象征性地治疗倒经引起的支气管扩张,后来强制她出院。他们继续到上级政府部门上访后,大余县计生办于9月份请了专家给她做医学鉴定。但是,鉴定专家却编造说,夏润英咳血多年,结扎只有一年,令夏润英一家十分气愤。

现在,夏润英希望能到江西省生殖保健中心去做权威鉴定,并做进一步的腹腔检查。廖小华说,当地干部腐败,已经将农民赖以生存的山卖掉,他们仅能分到一点点钱,自己没有经济能力去省城看病:

“我们穷,去不了,吃饭都没钱,现在已经借了两万多块的债,再借不到了。他们计生委一直拖着。我们去找,他们就说,我们已经花了黄龙镇一万块的钱。”

廖小华了解到,按照国家规定,对于因结扎导致严重后遗症的人,政府要给予免费治疗和经济补贴,保障基本生活。享受这样的政策必须有计生部门认可的由于结扎导致后遗症的医学鉴定。但是,当地计生办一直拒绝给他们做公正的医学鉴定,还要挟他们想骗走病例原件。现在对他们更是采取回避不理、甚至恐吓的态度。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二拨通了大余县委严副书记的秘书祝先生的手机,问县政府对夏润英的案例是否有后续措施,祝秘书不愿多谈:

“我现在休息了。”

记者又拨通了大余县计生服务站的电话,电话无人接听,记者听到的是“大余是戏剧《牡丹亭》的故乡,大余欢迎你”的语音问候信息。

30多年来,中国一胎化的计生政策说是根据国家指导和本人愿意的原则进行,但是实际上,强制上环结扎、强制引产的现象十分普遍,特别是在农村。湖北独立作家曾仁全先生创作的长篇小说《上官娜娜》描写过农村妇女被强制结扎的情节。曾仁全先生说,在中国,因被强制结扎或强制引产导致后遗症的人维权会十分困难:

“因为地方政府不会承认是结扎导致的医疗事故。”

据廖小华了解,他们村里有二三十位妇女都被如此野蛮强制结扎,出现后遗症的、包括听说的有好几位。廖小华告诉记者,他们还没有找律师为他们维权,因为他们认为当地政府和干部串通一气,找律师也没用。廖小华知道广西也有一位妇女被强制结扎得了严重后遗症以后,抗争了6年,当地政府才为她解决问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