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通道”不够绿,武汉鱼遭嫌弃

2020-04-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最早爆发新冠病毒的中国武汉解封在即。图为2020年4月2日戴着口罩从外地返回当地的居民。(美联社)
最早爆发新冠病毒的中国武汉解封在即。图为2020年4月2日戴着口罩从外地返回当地的居民。(美联社)

武汉解封在即,但武汉农民的苦日子似乎还看不到头。有武汉农户告诉本台,交通管制并未完全解除,而且仍存在外地歧视湖北农产品的现象,疫情对农业的打击或将持续一年以上。

习近平3月10日考察武汉市时,强调要千方百计保障好群众基本生活,“保障米面粮油、肉禽蛋奶等生活必需品供应,畅通‘最后一公里’。武汉人喜欢吃活鱼,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多组织供应。”

据美联社4月7日的最新消息,尽管中国当局放松交通管控,武汉农产品仍然面临滞销风险,比如藕、鲜花和其它被视为非重要生活物资的作物。

不仅仅是经济作物,一些基本农产品也面临没路可走和没人购买的困境。武汉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被称为武汉“菜篮子”,其水产品市场是中国最大的淡水鱼交易市场。其中的一位渔行负责人刘少新向本台透露说,往年的销售额可达1.5亿元,但武汉封城以来,他所身处的水产品行业价格下降30%,销量猛跌90%左右。

 

 

“绿色通道”不够绿

从日销三百吨到如今的四十吨,刘少新吃尽了封城之后水产业供应链被切断的苦头。正月十五后的二十天左右,交通成了大问题:“早期封控后,农村村与村之间都运不过去,成了孤岛。不说运出到全国,连武汉都出不去。”

尽管武汉马上就要解封,刘少新说,“现在武汉市进来很容易,出去仍然有点困难。”

早在1月30日,中国农业农村部、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就发布了关于确保“菜篮子”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正常流通秩序的紧急通知。

2月24日,湖北省发布《生活物资保供运输绿色通道实施办法》,要求疫情防控期间,将粮油、蔬菜、肉奶蛋、禽肉、副食、水产品、水果等纳入重要生活物资保障范围。对这些生活物资运输车辆一律实行绿色通道政策,在高速公路、国道、省道、县道、乡村道路上通畅有序。

刘少新介绍道,绿色通道的“通行证”办得非常艰难,需要七证俱全,防疫指挥部盖章,而且区政府要审查很久。他在接待了视察水产业的湖北省副省长杨云彦之后,到了3月5日左右才拿到证件。

虽然中央下令不许拦运送生活物资的车辆,各地依然见招拆招,包括路口堆石头、对司机强制隔离等等。而且,外省仍然存在拦截湖北车辆、 抵制湖北农产品的现象。

刘少新说,哪怕到了现在,他有客户到江西省送鱼时遭到隔离,河南驻马店也不让湖北鱼车进入,甚至有客户用辽宁车牌代替武汉车牌后仍然被举报,不得不撒谎说,“这是从河南郑州拖的鱼。”

刘少新感慨道,“现在全国各地,我们的鱼去了,不敢说是湖北武汉的鱼。有相当一部分地方,说着‘武汉加油’,真得接收湖北的农产品,心里还是有点怕,有心理阴影,估计要持续几个月。”

路有了,但消费者不够

武汉白沙洲市场的一位蔬菜批发商鲁久利说,“现在的菜卖一半,丢一半。买过来的东西卖不掉,卖不掉的话农村的菜就没人收,就烂掉了,都是季节性的。”

他往年每天可以销售九到十吨蔬菜,现在最多是原来的十分之一,每天要亏一千多元钱,无法支付十来个员工每人每月四千多元的工资。

对鲁久利来说,蔬菜保质期短,主要投放本地市场,交通不是大问题,最重要的是没有顾客,因为集贸市场、小型菜市场都没有恢复营业:

“绿色通道是畅通的,但是人员不让畅通,有什么用?就是形式主义。把水管、电线牵好了,没有水、没有电,也没有用。”

疫情爆发以来,不少居民选择居家“团购”买菜。阿里巴巴也推出“爱心助农专线”,通过电商平台开展线上线下产销对接,售出数万吨滞销农产品。

鲁久利没有选择触碰网购,“网购比较麻烦。还要有网络技术,还要请员工,还要有定量计划。蔬菜也不好保鲜。”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这里存在着数字鸿沟(Digital divide)的问题:“首先是不是每个农民都有手机,都开了户?另外,农民的利润是很薄的,如果再有垄断、中间克扣、传输运费,最后拿到手中的钱,可能真的不如种子、化肥的钱。”

解封在即,但农户一时缓不过来

刘少新指出,过年前后的两三个月是水产业最重要的销售季节,现在“存塘”积压严重,鱼苗投不出去,至少影响今年一年,甚至两到三年。他希望政府能够给予相应的现金补贴。

夏明对此表示,中国没办法抄西方的作业,做不到象美国一样每人发一千两百美元。在经济下滑、财政和地方债务危机的围攻下,给农民补贴,实在捉襟见肘;如果带动农产品涨价,给农民制造生产动力,那么通货膨胀会进一步激化政治危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