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夷所思:旅美社会学家程惕洁回中国亲历“煤改气”闹剧

2017-1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河北沧州进行的“煤改气”工作。(微信图片)
河北沧州进行的“煤改气”工作。(微信图片)

退休后居住美国旧金山湾区的社会学家程惕洁,秋冬之初由老伴陪同回中国治病,并参加一个美国老人旅游团到中国各地一游。在河北农村治病期间,恰逢“煤改气”,回美国后写成《“煤改气”闹剧亲历记》一文,在网刊《公民议报》发表。记者就此文与程惕洁先生电话交谈,听他亲口讲述他文章中所记述的匪夷所思的经历。

程惕洁的文章写道:旅游结束,我跟老伴儿折返河北农村,住在太行山下一个朋友家中,每天服用中草药。进入11月没几天,气温开始下降,夜里很冷。我问朋友为什么还不供暖,他告诉我:这半个月,我们这里遭了一劫,省市区连发命令,说为了环保,要求城乡居民都必须“煤改气”。

程惕洁说:“命令来得很突然,而且非常强制性的,谁卖煤就抓谁,谁烧煤就抓谁。然后弄个大铲车开过来,看见锅炉房,先扒掉再说,这么干!老百姓一下子交不上那么多初装费,差不多一户4000、5000、6000元,都要换成煤气管,在墙上挂上一个小炉子。干活的工人们质量很差,都是赶快找来一些人,培训培训。像是接口的地方应该很严实,不然煤气很容易泄漏,他们那个防漏的东西,上得不严密,所以有地方已经发生煤气泄漏爆炸。”

北京、河北地区每年11月15日开始供暖。程惕洁的文章写道:我问带班的工头,15号供暖有没有问题?小伙子很直率:我们施工任务都排到12月底了,你说11月中旬能全部供暖吗?15号没来气,20号还没来气,人们见面没别的话,都是打听何时供暖。附近的小学无法供暖,孩子们冻得在操场上跑步取暖。

程惕洁说:“匆忙施工,燃气供应量足不足没测算好,就先这么干,干完了发现问题来了:给气量不够,该供应100%,现在只能供80%、70%。这么多人一下子都改成用气,煤气生产量,按现在的速度再生产五年差不多。”

程惕洁对记者说,另一个问题是,烧气比烧煤成本增加,老百姓不堪负担:“比烧煤要贵一倍到两倍。现在看来,下‘煤改气’命令也不光是河北省,天津、山西、河南、还有北京郊区,很多地方。这么大面积的命令,应该不是省这一级发出来的,是中央发出来的。煤气供应量不足,缺口逐渐往南方扩大,四川、湖北,都不让烧煤,都要烧气。而且刚改完气,有地方接到通知,说第二段工程再改,叫做‘气改电’或者‘煤改电’,老百姓说烧电就更贵了。”

程惕洁先生在《“煤改气”闹剧亲历记》一文中写道:净化空气的动机固然不错,可要改气,总得有点起码常识吧。连小工头都懂的道理,难道党国官员就不懂?下达死命令、暴力拆除锅炉房之前,他们就不测算一下:能不能按时完工,及时供暖?要是都烧天然气,能保证供应吗?成本价格又如何,老百姓能否承受?等等。在这些问题没有明确之前,就动用暴力,抓人拆炉,这是土匪行径还是政府做为?

(特约记者CK  责编:吴晶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