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会限制原料药出口来对抗美国吗?

2020-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中两国国旗(美联社)
美中两国国旗(美联社)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原料药品出口国。北京清华大学经济学教授李稻葵多次发表言论指出,中国可以用减少原料药品出口来反击美国在贸易方面的制裁。但美国学者却认为,这样的威胁太不切实际

中美对峙越演越烈。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上周宣布,将进一步收紧对华为的限制,以切断这家中国电信设备巨擘取得商用晶片的管道。据《南华早报》8月26日报道,北京清华大学经济学教授李稻葵指出,美国原料药物高度依赖中国出口,包含维生素、抗生素等原料大部分来自中国,北京也可考虑限制原料药物出口作为报复武器。

北京清华大学经济学教授李稻葵(南华早报)
北京清华大学经济学教授李稻葵(南华早报)

事实上,李稻葵去年三月在全国政协大会上,就已经提案中国可将维生素、抗生素原料出口作为贸易战武器。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全球公卫资深研究员黄严忠接受本台访问时说,相较于去年,李稻葵这次的提议更加不合理。

“现在美国已经认知到自己过度依赖中国,不管是原料药品或是其它(医疗)产品,慎重考虑将生产能力转移到美国国内……这样的威胁,只会加速美国更积极的往此方向努力。”他说。

即使中国是原料药品的出口大国,黄严忠与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通讯主任道格·巴里(Doug Barry)不约而同提到,美国掌握的专利药品仍占相当大的比例。

巴里说:“媒体夸大了(美国)对于中国药品的依赖,事实却大不相同。事实上,原料药大部分来自中国,这却不是真正的成品药。因此,这是从中国进口的原料(药),而不是成品药,后者当然已由研究机构的生产者和生产这些药物的公司获得专利、商标。”

 

 

黄严忠也指出,若中国真拿原料药出口作为威胁,美国也可以以牙还牙,禁止出口某些中国高度依赖的专利药品,譬如抗癌药物。

原料药(Active Pharmaceutical Ingredients)为药品中具有医疗效用的基本成份,一般再经过添加辅料、加工,制成可直接使用的药品。美国使用的原料药高达80%依赖进口,大部份来自中国和印度。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副局长杨渡(MARK ABDOO)去年七月在美国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举行的听证会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药品中,约有7.5%是原料药。美国流行病学专家黄志环(Jennifer Huang Bouey)告诉本台,因为印度制药业使用的原料药中,也有极高部分是中国进口,因此美国依赖中国原料药实际数据,仍难以计算。

她认为,中国没有必要自己切断经济贸易,“一旦供应链中断,重新连接它们就非常困难。我认为中国没有太多动机来破坏其经济的供应链……我想中国正在努力改善(药品相关)法规,以提高竞争力。否则,他们对供应链的主要贡献实际上只是基础原料。”

世界贸易组织规定药品出口是保护人类、动物或植物生命或健康的潜在必需品,禁止在国家之间进行不合理的歧视。巴里表示,若要进行此类的威胁,中国必须考量自己的国际声誉:“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是,这会带来政治上的损失。当然,这不会帮助双边关系得到改善。”

黄严忠也说,这样的做法的确违反自由贸易精神以及人道主义原则。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陈品洁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