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巴车遇难民众"头七" 防疫政治何时休?

2022.09.26 15:27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贵州大巴车遇难民众"头七" 防疫政治何时休? 左图:2022年9月18日凌晨,高速路的监控显示,出车祸前的转运大巴司机穿著可能会妨碍驾驶安全的重装防护服。右图:肇事车辆翻入路边深沟,车身严重变形。
微博

贵州大巴车侧翻事故导致27人死亡。遇难民众的"头七"刚过,不满各地野蛮封控的民间舆论却迅速从中国互联网上消失,就连紧随中南海风向的《环球时报》前主编胡锡进也似乎发出了不同的声调。中国的政治化防疫到什么时候才是终点呢?

9月18日,贵州防疫大巴翻车事故导致27人遇难。事故发生至今已有七天,按照中国传统习俗,这正是对于死者哀悼的重要时刻。

被遗忘还是被屏蔽?

不过,本台记者查看互联网微博发现,关于贵州大巴车的讨论骤减。一篇悼念贵州大巴车遇难者的微博目前已被屏蔽,对于这件悲剧的讨论也寥寥无几,仅剩几位网民写道:“凭什么不让人为贵州大巴车祸受害者默哀?凭什么不让人转发? ”;还有人质问,“这样赤裸裸,连悼念都不准么?官方还道什么歉呢?”

网民这么说,无谓是因为有关27名遇难者的后续安置以及另外20名伤者的情况,官方至今没有披露更新,加上除了贵阳一位副市长公开道歉和三名当地官员被停职检查之外,当地政府似乎没有后续动作,外界也无从知道后续赔偿事宜。

一位贵州居民接到本台电话采访时对官方处理态度表示无奈,出于人身安全考量,他要求匿名接受采访。这位居民透露:“这件事情,我们贵州这边腐败太严重了,没办法。我们这边民生这一块管理不好,我们现在都不敢出门,怕新冠疫情太严重。”

胡锡进吁防疫专家“站出来”

中国极端的防疫政策以及坚持动态清零的举措,从疫情在2020年初大规模爆发以来,实施至今已逾两年。而面对世界各国开放解封,中国严控措施也逐渐引起民众的不满。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现任特约评论员胡锡进近日在微博发文,称外国走向开放是逼不得已,中国是唯一选择抗疫的社会,但抗疫的确付出了经济代价,不过现在愈来愈多人对反复“静态管理”感觉受不了。

胡锡进在微博公开表示,当局应全面研究疫情,对公众公开研究结果;同时呼吁中国专家要“站出来说话”,针对新冠疫情发表意见。这番话得到部分网民支持,认为应该听权威人士的意见。不过也有人不以为然,直言中国防疫出了什么问题“大家心里都有数”,甚至批评胡锡进的立场不够明确。

左图:胡锡进微博言论。右图:网友微博言论。
左图:胡锡进微博言论。右图:网友微博言论。

在美国的时政评论人士横河对此表示,其他国家考量疫苗覆盖率、病毒传播力后做出开放决定,是因为知道现在的新冠病毒致死率不高。反观中国,严格的防疫政策缺乏适当理由,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

横河:“这么严厉的管控措施,造成的后果肯定要比疫情所造成的人身伤害、生命损失还大得多,这就不能接受了。防控措施的害处大于疾病本身,就没有必要了,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

横河认为,中国的防疫措施是不愿放过漏网之鱼,但这样的做法却牺牲大部分百姓的正常生活,“既不科学,也不人道”。尽管如此,包括贵州、昆明、天津、四川部分地区,在9月25日及26日都因为确诊数量增加,再次开始实施临时性“静态管理”。

飞机落地中国后......

除了中国民众叫苦连天,从国外抵达中国的旅客们,从下飞机那一刻就也不得不体会中国严格的防疫措施。

驻北京律师、前中国美国商会主席吉莫曼(James Zimmerman)就在社交媒体推特上, 分享了他25日抵达上海浦东机场时的经历。吉莫曼除了遭到移民官质问,他是否有在美国政府部门的工作经历外,从飞机落地到抵达隔离酒店竟长达近6个小时,而其中大部分时间是在等待“大白”搞清楚作业流程。

吉莫曼还在推特附上一张从机场前往隔离酒店的巴士照片,只见大巴坐满乘客,走道却被大型行李箱塞满。吉莫曼说,“大白”拒绝帮助任何有需要的乘客,无论男女老少都必须带着自己的行李,“上帝保佑我们不要发生意外(就像上周在贵阳)!”

记者:陈品洁   编辑:何平    网编: 何足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