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员"润"潮 中产拚出国 基层现逃离住地潮

2022.12.06 06:1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全员"润"潮 中产拚出国 基层现逃离住地潮 疫情封控使得许多有移民想法的中产中国民众受到阻碍。图为街头的上海市民。
路透社图片

中国严密的疫情防控打乱人们想"润"的计划。有打算移民的中产人士表示,在封控下,没办法处理办护照和签证所需的资料,导致移民计划不断延后。而逃离的现象,也出现在社会不同阶层,近来包括"逃离广州"和"逃离郑州"等都成了微博常见词,还有不少人分享想逃离的心路历程。

 

 

移民已成为中国中产阶级热门的讨论议题。从事教育工作的许香城,早在2019年香港爆发“反送中”抗争,以及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后,已下定决心要移民,当时他属少数,但近期他发现身边有不少朋友有同样的想法。

许香城:“我四十多岁,虽然从小受共产主义教育,但我们这批人对香港和台湾的感情是非常深。香港对我们来说意义很大,在香港被共产党强行征服时,对我是有很大的刺激,我最后的一点幻想,就是在国内还可以做些事情,让社会变好、让国家变好。这些想法在香港被镇压后,让我最后幻想都破灭掉。我一直不想让孩子在这样的环境、接受这样的教育,起了移民的念头,我是3年前下决心要走,我在上海的好几个朋友都说要走,他们是今年才下定决心,因为形势的恶化,觉得这个地方没有希望,所以要走。”

疫情封控下 申请材料与办签证都难

许香城表示,计划总赶不及变化,在他开始启动移民计划时,刚遇上疫情爆发,没想过疫情会延续长达3年,更没想到在疫情下,增加他移民计划的困难。

许香城:“一直有联系当地的移民中介,说要在半年内申请到签证,要我赶紧准备材料,但最近两个月办签证,中间我准备材料也有些问题,因为国内老是反反复复的封,因为疫情封锁,很多的资料都办不了,例如他要有工作证明,学校都放假,最近两个月停顿,打(电话)去银行,银行也关门,然后要税收证明,政府部门也关门,特别困难。”

许香城表示,近期封锁稍微放松,会把握时间,尽快办好手续,希望能在明年带家人离开中国。

设于北京的一家出国咨询公司(美联社图片)
设于北京的一家出国咨询公司(美联社图片)

基层也想"润"  逃离严格封控地区成热门话题

中高阶层纷纷出逃的想法,近期也影响中国的普通民众,在微博以"逃离"的关键字寻找,很容易找到"逃离广州"、"逃离郑州"和"逃离上海"等主题,发帖文的网民除了分享他们出逃的方法和经历外,也有不少人表示,因为无法接受严格封控而要离开。

河南的时事评论员李法天对本台表示,郑州受到村镇银行爆雷,以及当地政府使用极端的防疫手段影响,使民怨沸腾,在富士康大逃亡事件后,大大打击当地经济,不止大批外来的打工族想逃离,不少老家在农村的当地人,也计划离开。

李法天:“这两年的疫情防控,郑州也是比较极端,他的管理能力也实在太差劲,河南是一个1亿人口的大省,郑州又是一个有1000万左右人口的城市,不像新疆、西藏的人少,防疫期间出现食物短缺,也因为防疫使中小企业受到的打击特别大。工作没有了,做生意房租要交,但不让你开门,生活举步维艰。房贷、车贷怎么办呢?这是导致人道危机?这种愚蠢的管理方式,一刀切的管理方式,导致很多人没法在那边生存,他不‘润’的话,在那儿待的生活成本那么高,只有活活饿死,所以现在真的是很惨。”

李法天表示,虽然中国政府开始放松防疫要求,清零政策早已破坏郑州的经济动力,但北京和地方政府没有措施安抚民众,相信当权者也乐见城市人口往农村转移。

李法天:“这么一搞的话,经济出现了问题,把经济搞垮了,把城市的人,从农村来的都赶回农村去,把更多的人赶到农村就好管理,因为人多就容易有各种不稳定,毕竟城市的各种信息,人的素质都比农村高一点,更容易发生群体事件,农村可能相对不容易发生事,城市的人减少,管理起来容易,他就是这个目的吧。”

民众集体出逃 文革“流民”重现中国社会?

时事评论员方原表示,过度防控已超出民众的承受力,导致出现集体盲目逃离的心态,这种城市人口转移,会打乱生产和经济发展的步伐。

方原:“底层的逃离,以疫情防控之下,过度的防控为代表,各个地方的这种从大中小城市向农村逃离为主,向疫情防控比较松的地区逃离为主,这种底层的逃离,他们所带走的是一些基础的产业工人,以及一些劳动的技能,这种逃离所带来的后果,就是产业工人的有序流动被打乱,产业结构被打乱,经济有序运转也就被打乱了。”

方原表示,这种情况会增加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也可能社会因有太多“流民”,影响社会稳定。

 

记者:陈子非   责编:许书婷、陈美华、郑崇生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