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全員"潤"潮 中產拚出國 基層現逃離住地潮

2022.12.06 06:1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全員"潤"潮 中產拚出國 基層現逃離住地潮 疫情封控使得許多有移民想法的中產中國民衆受到阻礙。圖爲街頭的上海市民。
路透社圖片

中國嚴密的疫情防控打亂人們想"潤"的計劃。有打算移民的中產人士表示,在封控下,沒辦法處理辦護照和簽證所需的資料,導致移民計劃不斷延後。而逃離的現象,也出現在社會不同階層,近來包括"逃離廣州"和"逃離鄭州"等都成了微博常見詞,還有不少人分享想逃離的心路歷程。

 

 

移民已成爲中國中產階級熱門的討論議題。從事教育工作的許香城,早在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抗爭,以及在香港實施《國安法》後,已下定決心要移民,當時他屬少數,但近期他發現身邊有不少朋友有同樣的想法。

許香城:“我四十多歲,雖然從小受共產主義教育,但我們這批人對香港和臺灣的感情是非常深。香港對我們來說意義很大,在香港被共產黨強行征服時,對我是有很大的刺激,我最後的一點幻想,就是在國內還可以做些事情,讓社會變好、讓國家變好。這些想法在香港被鎮壓後,讓我最後幻想都破滅掉。我一直不想讓孩子在這樣的環境、接受這樣的教育,起了移民的念頭,我是3年前下決心要走,我在上海的好幾個朋友都說要走,他們是今年才下定決心,因爲形勢的惡化,覺得這個地方沒有希望,所以要走。”

疫情封控下 申請材料與辦簽證都難

許香城表示,計劃總趕不及變化,在他開始啓動移民計劃時,剛遇上疫情爆發,沒想過疫情會延續長達3年,更沒想到在疫情下,增加他移民計劃的困難。

許香城:“一直有聯繫當地的移民中介,說要在半年內申請到簽證,要我趕緊準備材料,但最近兩個月辦簽證,中間我準備材料也有些問題,因爲國內老是反反覆覆的封,因爲疫情封鎖,很多的資料都辦不了,例如他要有工作證明,學校都放假,最近兩個月停頓,打(電話)去銀行,銀行也關門,然後要稅收證明,政府部門也關門,特別困難。”

許香城表示,近期封鎖稍微放鬆,會把握時間,儘快辦好手續,希望能在明年帶家人離開中國。

設於北京的一家出國諮詢公司(美聯社圖片)
設於北京的一家出國諮詢公司(美聯社圖片)

基層也想"潤"  逃離嚴格封控地區成熱門話題

中高階層紛紛出逃的想法,近期也影響中國的普通民衆,在微博以"逃離"的關鍵字尋找,很容易找到"逃離廣州"、"逃離鄭州"和"逃離上海"等主題,發帖文的網民除了分享他們出逃的方法和經歷外,也有不少人表示,因爲無法接受嚴格封控而要離開。

河南的時事評論員李法天對本臺表示,鄭州受到村鎮銀行爆雷,以及當地政府使用極端的防疫手段影響,使民怨沸騰,在富士康大逃亡事件後,大大打擊當地經濟,不止大批外來的打工族想逃離,不少老家在農村的當地人,也計劃離開。

李法天:“這兩年的疫情防控,鄭州也是比較極端,他的管理能力也實在太差勁,河南是一個1億人口的大省,鄭州又是一個有1000萬左右人口的城市,不像新疆、西藏的人少,防疫期間出現食物短缺,也因爲防疫使中小企業受到的打擊特別大。工作沒有了,做生意房租要交,但不讓你開門,生活舉步維艱。房貸、車貸怎麼辦呢?這是導致人道危機?這種愚蠢的管理方式,一刀切的管理方式,導致很多人沒法在那邊生存,他不‘潤’的話,在那兒待的生活成本那麼高,只有活活餓死,所以現在真的是很慘。”

李法天表示,雖然中國政府開始放鬆防疫要求,清零政策早已破壞鄭州的經濟動力,但北京和地方政府沒有措施安撫民衆,相信當權者也樂見城市人口往農村轉移。

李法天:“這麼一搞的話,經濟出現了問題,把經濟搞垮了,把城市的人,從農村來的都趕回農村去,把更多的人趕到農村就好管理,因爲人多就容易有各種不穩定,畢竟城市的各種信息,人的素質都比農村高一點,更容易發生羣體事件,農村可能相對不容易發生事,城市的人減少,管理起來容易,他就是這個目的吧。”

民衆集體出逃 文革“流民”重現中國社會?

時事評論員方原表示,過度防控已超出民衆的承受力,導致出現集體盲目逃離的心態,這種城市人口轉移,會打亂生產和經濟發展的步伐。

方原:“底層的逃離,以疫情防控之下,過度的防控爲代表,各個地方的這種從大中小城市向農村逃離爲主,向疫情防控比較松的地區逃離爲主,這種底層的逃離,他們所帶走的是一些基礎的產業工人,以及一些勞動的技能,這種逃離所帶來的後果,就是產業工人的有序流動被打亂,產業結構被打亂,經濟有序運轉也就被打亂了。”

方原表示,這種情況會增加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也可能社會因有太多“流民”,影響社會穩定。

 

記者:陳子非   責編:許書婷、陳美華、鄭崇生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