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释囚突破封锁离武汉赴京 湖北省委书记:严肃处理

2020-0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武汉市从1月23日起“封城”,全市交通停止运作,机场、火车站等通道关闭。图为,2020年1月25日,武汉市肺炎病毒爆发期间,一辆警车在封锁道路前,限制人们离开湖北省武汉市。(法新社)
武汉市从1月23日起“封城”,全市交通停止运作,机场、火车站等通道关闭。图为,2020年1月25日,武汉市肺炎病毒爆发期间,一辆警车在封锁道路前,限制人们离开湖北省武汉市。(法新社)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曾经表示,防控疫情要做到“滴水不漏”,但武汉一名刑满出狱的女子却突破封锁,成功抵达北京。其后确诊感染武汉肺炎。湖北省委书记应勇表示不能接受,要求严肃处理,中国司法部等部门正联合调查事件。

武汉市从1月23日起“封城”,全市交通停止运作,机场、火车站等通道关闭,但大陆媒体报道,武汉女子监狱一名刑满的姓黄女子上周六凌晨出狱后,由家人开车接走,当晚抵达北京,因为来自武汉,被隔离观察。

 

 

该妇女出狱前几天已出现发烧和喉咙不适等症状,到本周一确诊感染武汉肺炎,跟她密切接触的三名亲属也正在隔离观察。

 

武汉市从1月23日起“封城”,全市交通停止运作,机场、火车站等通道关闭。图为,2020年1月25日,武汉市肺炎病毒爆发期间,一名警官在警方封锁的一条道路前示意,限制人们离开湖北省武汉市。(法新社)
武汉市从1月23日起“封城”,全市交通停止运作,机场、火车站等通道关闭。图为,2020年1月25日,武汉市肺炎病毒爆发期间,一名警官在警方封锁的一条道路前示意,限制人们离开湖北省武汉市。(法新社)

直到周日(23日为止),湖北的监狱出现300多起武汉肺炎确诊病例,大部分在武汉女子监狱发现。大陆媒体报道,涉事的妇女早在服刑期间已经确诊。监狱却直接把她“扔在高速路口”,之后由家人开车接走。

黄姓女子突破封锁成功返回北京的消息引起广泛关注。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认为,这显示了湖北和北京的防线根本形同虚设。

胡佳:“从离开湖北到进入北京的过程也验证了,湖北当地所谓的‘内防输出’和北京所谓的‘外防输入’根本就是摆设,实际上是漏洞百出的。无论是疾病预防控制部门,还是司法警察部门,他们所做的都是极端不负责任的。”

香港时事评论员桑普表示,整个事件疑点重重。

桑普:“你想想看,(这名女子的)家人怎么去到武汉的?能去吗?不是已经封闭吗?然后把她用车从武汉载到北京去,沿途是没有任何阻碍的,你想想看,可能吗?”

他说,更不可思议的是,黄姓女子在狱中已确诊武汉肺炎,却仍然可以离开监狱。

桑普:“这个人已经在监狱里确诊了,按照一直以来的指令就应该就地隔离。监狱部门还给她出狱的权利。为什么会有交通工具把她扔到高速公路旁呢??”

 

戴防护口罩的保安人员和志愿者站在居民进入北京之前,会对其进行身份识别和温度检查。 (法新社)
戴防护口罩的保安人员和志愿者站在居民进入北京之前,会对其进行身份识别和温度检查。 (法新社)

网民质疑为何普通一名女子能从武汉直奔北京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批评,在疫情防控的关键阶段竟然发生这类违反管控通道的事件,绝不能允许,要求严肃处理。他又说,有关管控措施事关全国疫情防控大局,要坚持“全国一盘棋”,必须落实执行。中国司法部已连同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组成联合调查组,前往武汉调查事件。

桑普:“我从来不相信这个调查组能查出什么一个所以然来。如果是一个虾兵蟹将,一个小官,当然可以以此当成活样板,以杀鸡儆猴方式处理事件,但如果是‘官大’,是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的。”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相信,这起事件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胡佳:“我们不知道在这个过程,在湖北当地疫病防控措施下,本应隔离的人已经离开武汉,离开湖北。应勇曾信誓旦旦的说,湖北的防控是严防死守的。我们不知道在这种大话之下,有多少漏洞。”

至于逃到北京的黄姓女子,其身分和背景成为网民热议的焦点,有说她是前贪腐高官的亲人,另一说法是,她是一名富商的亲人,但据财新网报道,黄女士原名是黄登英,61岁,曾是湖北省宣恩县水利水产局财务股副股长,由于手握财务大权,黄女士因贪污公款,获刑10年,在湖北女子监狱服刑。2月18日,黄刑满释放。由于女儿定居北京,黄才决定到女儿家居住。但报道并没有解释,为何黄女士能顺利通过重重检疫关卡,直接去到京城。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