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劳确诊达总患者四成 新加坡疫情告急


2020-04-14
Share
000_1QD2MY.jpg 图为,一名身穿防护服的救护车人员离开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法新社)

 

原本被视为防疫模范的新加坡,近期本土病例急升,不断创下最高单日新增确诊人数。周二(14日)新增334例,累计确诊3252人,当中约四成患者是外籍劳工。五百多万人口的新加坡,按人口比例患者远超日本和香港等邻近地区,使当地政府的防疫决策能力备受质疑。

空间狭小,灯光昏暗,厨房浴室脏乱,而且一律共用,这是不少外籍低薪劳工在新加坡的生活写照,也成为武汉肺炎疫情的缺口。

 

 

目前新加坡全国有至少40家外籍劳工宿舍。当地爆发武汉肺炎疫情以来,这些宿舍被视为病毒温床。全国约3000起个案,约有四成患者是外劳。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表示,外劳宿舍的环境和卫生条件一直为人所诟病,但以往政府并没有正视问题。

庄嘉颖:“十几个‘移工’(外籍劳工)住在同一个空间,卫生条件也不是很好,“移工”平常工作时间非常长,休息时间并不多,要求他们做额外的打扫,可能没有这个精力,导致一些“移工”宿舍的卫生条件非常欠佳。雇主希望降低成本的前提下,容易造成疫情爆发的条件。”

 

目前新加坡全国有至少40家外籍劳工宿舍。图为2020年4月10日,在新加坡Toh Guan宿舍向工人提供的午餐。(路透社)
目前新加坡全国有至少40家外籍劳工宿舍。图为2020年4月10日,在新加坡Toh Guan宿舍向工人提供的午餐。(路透社)

自1月23日,新加坡发现国内首例武汉肺炎后,疫情一度基本受控,但随着上月中大批新加坡人先后回国,情况出现了180度转变,原因是当中不少人早已感染病毒。

虽然从海外入境的新加坡人要自行隔离2周,但家属却没有受到限制,估计不少人因而把病毒传播到社区。

庄嘉颖:“前面几批回新加坡的人,当局安排他们在家隔离,可是家人却可以继续接触(外界),疫情就开始爆发,政府后来才改良政策,把海外回新的人安置在旅馆,14天内不见家人,进行隔离和测试。”

政府防疫措施不够清晰国民无所适从

庄嘉颖认为,疫情爆发初期,政府发出的讯息不够清晰, 使部分新加坡人感到混肴。总理李显龙当时就曾提出“健康的人不需要带口罩”。

庄嘉颖:“他们当时的说法是,口罩并没有很大的保护作用,应该留给医护人员,除非你有症状,新加坡放出来的讯息并不是很清楚,甚至有点模糊 ,让一般人有点混肴,有点不知所措 ,直到最近才说一定要带口罩。”

 

图为,2020年4月10日,在新加坡Westlite宿舍的工人排队领午餐。(路透社)
图为,2020年4月10日,在新加坡Westlite宿舍的工人排队领午餐。(路透社)

他估计,政府一度不鼓励带口罩,一方面可能是口罩供应紧张,也不排除是当局对防疫能力过于自信。

庄嘉颖:“我们在医疗资源方面是算比较少的。医疗体制长期以降低成本为出发点,希望减低它认为多余的部分,对于床位,对于医生,对于护士。 在疫情增长底下,新加坡的医疗体系能否应付突然增加的负担,我是比较担心,病床可以增加,医生跟护士还是需要一定的训练。”

这场世纪疫症对于以强势见称的新加坡政府而言是重大考验。随着确诊病例激增,政府上周公布更严格的防疫措施,包括关闭大部分工作地点,餐厅、菜市场和超市、诊所、医院、公营机构、交通和主要银行服务除外,为期一个月。

当局也会收紧民众聚集和流动,呼吁国民尽量留在家中,减少社交活动,暂停亲友探访,如果没有必要应避免外出。

学者庄嘉颖表示,当局能否战胜疫情,付出的代价又有多少,将关系到新加坡政府的管治权威能否延续下去。而据了解,新加坡当局正计划把部分外劳转移到所谓的安全区。海上饭店、闲置的公共住宅、甚至是军营,都在考虑范围。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