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卷土重来 牧民确诊内蒙发三级警告

2020-07-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8月28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鼠疫预防小组的成员在当地草原上手持啮齿动物。(路透社)
2019年8月28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鼠疫预防小组的成员在当地草原上手持啮齿动物。(路透社)

 


中国大陆的天灾人祸一波接着一波。继武汉肺炎后,最新的危机是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的鼠疫。当地政府更把鼠疫防控级别上调至三级。有专家认为经历武汉肺炎一役,各界绝不能对这次疫情掉以轻心。

巴彦淖尔的鼠疫个案来自当地乌拉特中旗人民医院。感染腺鼠疫的牧民发病前曾在鼠疫疫源地内活动,目前在当地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当局发布鼠疫防控五级制当中的三级预警,预警期将持续到今年年底,并呼吁民众不要私自捕猎和食用疫病源头动物,也不要携带这些动物离开疫区。

 

 

图为土拨鼠是一种大型地松鼠,主要分布在蒙古和俄罗斯各地。(路透社)
图为土拨鼠是一种大型地松鼠,主要分布在蒙古和俄罗斯各地。(路透社)

蒙古牧民捕食土拨鼠恐成传染来源

据了解,内蒙古以及邻近的蒙古国都有牧民非法捕捉和进食土拨鼠。旅居日本的蒙古族学者忽必斯认为,不能排除这是鼠疫的来源。

忽必斯:“蒙古地区有很多土拨鼠,属于鼠类的动物。有时候当地人会把它拿来当作肉食品使用,诱发动物给人类传染。政府也在当地宣传,要严格按照鼠疫防控,提高自我防控的意识和能力。”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大病救助专案前高管任瑞红表示,最新发现的病例属于性质相对轻微的腺鼠疫,但一旦失控后果不堪想象。

任瑞红:“腺鼠疫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会演变成肺鼠疫,意思就是像我们现在说的武汉肺炎一样了,意思就是它可以在人际之间透过飞沫传播,这个就很恐怖了,并且肺鼠疫死亡率非常高,因为它可能进一步演变为败血症,就是很快会进入到血液里,很难控制。”

 

鼠疫病症。(摘自姜冠宇医师粉丝页)
鼠疫病症。(摘自姜冠宇医师粉丝页)

若演变成肺鼠疫传染不堪设想

根据中国大陆官方数字,去年全国共有5例鼠疫报告,造成1人死亡。虽然个案数量远远比不上武汉肺炎,任瑞红却警告绝不能掉以轻心。

任瑞红:“你不要去看他的数据,也不要去看他的说法。我们该怎么严厉的防就怎么防。包括去年11月武汉肺炎刚出现的时候,(当时)我说武汉肺炎不是他们下文件说的这样的,不是像他们所说是可控可防的,后来就验证了。同样道理,中国这样一个专制国家,他们的宣传喉舌是服从于政治的。我们要做的是用我们的消息来判断。”

去年的鼠疫患者集中在11月发病,其中2人确诊后,由内蒙古当地救护车转至北京市朝阳区医疗机构治疗。任瑞红认为,当中存在很大风险。

任瑞红:“我们从内蒙一路把他们运到北京。一路上传染给别人的概率是非常非常大的,也非常的危险。你做不到把他们百分百隔离的话,所有参与运转的医护工作人员,都会有暴露的风险。”

除了中国内蒙古自治区,蒙古国本月初也先后确诊两例鼠疫个案。俄罗斯周一(6日)宣布,禁止民众在接壤两国的边境地区狩猎。

 

记者:高锋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