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数据造假泛滥 当局欲拨乱反正

2018-08-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原副院长夏青表示,近年监测权收归中央政府统一管理,导致空气数据造假个案大量曝光。(夏青独家提供, 拍摄日期不详)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原副院长夏青表示,近年监测权收归中央政府统一管理,导致空气数据造假个案大量曝光。(夏青独家提供, 拍摄日期不详)

近年中国加强重视环保,空气质量数据往往和官员政绩挂钩。山西临汾的“假蓝天“事件,再度唤起外界对空气检测数据造假的关注。生态环境部周五(8月10日)公布3年大计,争取到2020年有效遏制检测数据弄虚作假,不过有民间环保组织对此有保留。

今年3月,中国生态环境部发现,山西临汾市多个空气自动监测站的数据出现异常,采样系统受到人为干扰,经调查发现,临汾市时任环保局局长授意下属,安排他人故意破坏监测数据,一年内干扰接近100次。

生态环保部连同山西省政府本周再度约谈临汾市政府官员。国家环保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在会上表示,事件造成恶劣影响。

刘长根:这起事件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蓄意破坏事件。而且发生在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要求保护环境检测数据准确真实,而且在部里面通报,应该说影响十分恶劣,教训也十分深刻。

舆论认为,由于空气质量和地方官员的政绩挂钩,临汾事件只是冰山一角。中国生态环境部针对空气质量数据造假的情况,周五(8月10日)公布会用3年时间遏止这种现象,计划分阶段在各个省市检查数据质量。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原副院长夏青对本台表示,空气数据造假老早已存在,但近年监测权收归中央政府统一管理,导致这类个案大量曝光。

夏青:很多地方长期报的数据变坏了,坏了是真实的,在这种情况下它面临着一个怎么回答过去造假,说好事,编好话这么个困境。你说过谎了,现在不再说谎了,想改邪归正,但是过去的邪需要有人承担下来。必须承担,只是早晚而已,因为新的数据,各地都是联网的。

他有信心,空气质量数据“拨乱反正“是迟早的事。

夏青:比如他造假会非常费劲,每个站每次采样,数据不是每年监测一次,造假不是那么容易。国家不承担干部政绩考核的责任,只对数据负责,为什么地方会出问题,有人想升官。国家没有这方面利益,这些人就可以很公正的验证数据真假。

民间环保组织“绿色北京”负责人宋欣洲却认为,即使监测权在中央官员手中,实施过程中仍将遇到人为阻力。

宋欣洲:中国的环境制度在世界上应该是非常全面的,但是这样健全的制度能带来环境改善吗?不一定。我觉得还是个人的因素。引进污染企业肯定会造成利益输送。

中国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一名研究员建议,当局不应以监测数据作为唯一考核根据,也应把民意调查作为重要指标。



(特约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评论 (3)
Share

姜伟德

上海

江蘇環保人士吳立紅表示,污染企業缺乏監管是很普遍的現象。

江蘇環保人士吳立紅:〝兩個月前我就是到我們當地紀委跟環保部門反映,也跟江蘇省環保廳,跟無錫市環保局反映,說我家門口有三家污染企業,都是多次被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新華社曝光,而且也被英國BBC,紐約時報等海外媒體統統曝光,但是還是沒有被關掉。到今天沒有一個書面答覆。〞

吳立紅認為,長期以來的體制缺陷滋生了大量貪腐官員,不但對環保法規陽奉陰違,還禁止民間人士參與推進環保。

吳立紅:〝所以像我真正搞環保的人,17年前在政府機關他不讓我去管環保。但是就是那些傭官現在還搞環保。在中國優秀的人要麼就是流亡海外,要麼就是在監獄,要麼就是在民間、在社會上,過著像我那樣一年四季被監控,連生存權都剝奪掉的人。〞

2018-08-11 09:05

张飞

苏州

吴立红则呼吁政府在处理环境问题上要说到做到。
“领导们的意向是很好的,但关键是下面的人不去执行,消极对待,或者欺骗、糊弄上面。第二,我呼吁中国的媒体不要刮风一样,希望他们多说真话,敢于报道。环境本来就跟政治不搭界。第三,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猛飞,导致一片混乱,所以要摈弃畸形的经济增长和错误的发展观。中国三十年来发展到现在整个社会道德(水平)下降,没有人主动管环境保护。第四,希望政府不要打击敢于说真话的环保人士。像我现在都是受骚扰、打击,这样很不好。最后,希望监察部门和中纪委能够平反有关打击环保人士的冤假错案。”

经过中国官媒的曝光,地方政府对环保整改工作会不会更上心?污染企业会不会因此有所收敛?

吴立红认为:“很难,只能说有所改善吧。如果体制不改,环境污染的情况很难得到改善。”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五月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强调,要“加大力度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解决生态环境问题,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那么,环境问题什么时候可以解决?

王军涛告诉记者:“建立一个现代、民主和法制的社会,让每个公民有权利。大家的事大家可以管,那这事就好办了。还有我觉得要有公民教育,让公民自己行动起来,这是最重要。”

王军涛强调,中国要是有宪政、民主、法制,还有独立的媒体后,解决问题的机制就会改变,这样才能更可靠、有效地解决环境污染难题。

2018-08-11 09:02

吴先生

无锡市

中共官员的弄虚作假还带来不少其它副作用。去年12月,西安环保局为了降低阴霾数据而喷水致道路结冰,发生38车连撞事故。同月,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由于用大型雾炮车长期喷水,导致树木被淹死。

中国环保斗士吴立红告诉记者,中共官员“糊弄民众,造假一点都不脸红”。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中共体制造成的”,官员不作为是大祸害之一。
他表示,中共官员在环境治理上没有什么智慧,但这些地方官员除了欺骗、隐瞒、不作为外,还对敢于举报、捅破真相的民众进行打击报复。他说:“太湖边的化工工厂(污染),我向政府举报了30年了,也没有用。我讲真话,在全世界曝光了这里的污染,却被扣上‘里通外国’的罪名关押进监狱。”

大陆各地造假情况盛行。除了雾炮车造假,2016年西安有环保部门官员私配监测站钥匙,多次用棉纱堵塞采样器,干扰检测数据。2017年11月石家庄市政府在监测站附近雇用保安禁止一切货车通过,同时洒水降尘。还有地方环保局把空气质量采样站点设在公园等远离污染源的位置,另有环保部门修改参数。

2018-08-11 08:57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