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健委改口疫情“可防可治” 舆论反弹

2020-0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2月18日,国家卫健委在记者会上称新冠肺炎“可防可治”。图为2020年2月16日在湖北省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一名医生看患者的CT图像。(法新社)
2020年2月18日,国家卫健委在记者会上称新冠肺炎“可防可治”。图为2020年2月16日在湖北省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一名医生看患者的CT图像。(法新社)

 

截至2月18日,中国新冠病毒疫情的确诊病例官方统计已超过七万二千人,造成一千八百多人死亡。面对空前严峻的疫情,国家卫健委所谓“可防可治”的言论,再次引发舆论反弹。

周二的国家卫健委记者会上,媒体关注武汉肺炎患者痊愈后会否复发,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给出这样的答案。

 

 

中国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在记者会上。(视频截图/CCTV/路透社)
中国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在记者会上。(视频截图/CCTV/路透社)

郭燕红:“这个疾病虽然是新发的传染性疾病,但是它可防可治。最新数字显示,出院的患者已经大于一万,还欣喜的看到,除了湖北以外,全国新诊断的病例数已出现连续13天的下降。这都是非常好的信号,说明我们的防治工作取得很好的效果。”

上月武汉肺炎发现初期,当局的讲法相对乐观,声称“没有发现明显人传人,疫情可防可控”。时隔一个多月,面对空前严峻的疫情,卫健委选择的形容词从“可防可控”改为 “可防可治”。

这场世纪疫症使中国乃至多个国家处于惶恐当中。不少民众对于卫健委的讲法感到愤怒。有人在社交媒体留言,谴责当局“又在骗人”,“快别提可防可控这个词了,一提起就想骂人”,甚至有人说,“所谓可防可治,就是封城封户吗?”。

 

视频【湖南株洲异议人士陈思明险“被患病”】【曾持续在网络关注武汉肺炎疫情】

 

维权律师谢燕益谴责卫健委的讲法缺乏公信力。

谢燕益:“我怎么知道你是如何得出这些结论?你们是怎么统计出来的?缺乏程序的合法性和透明度,也无法监督也无法核实,这样就无法保障统计的结果。”

武汉肺炎使不少企业未能如期复工复产。外界忧虑,生产及商务活动急速下降对中国短期经济会有毁灭性影响。部分舆论怀疑,卫健委得出武汉肺炎“可防可治”的结论是为了政治需要。

谢燕益:“不能为了政绩、不能为了经济,不顾及人们的生命健康,不能以复工为由压防疫。如果为了政治和经济目的公然造假,引导舆论,这是犯罪行为,对中国、对世界都会产生严重后果。”

 

2020年2月17日,湖南异议人士陈思明被(右)株洲公安强行带到医院接受体检。(陈思明独家提供)
2020年2月17日,湖南异议人士陈思明被(右)株洲公安强行带到医院接受体检。(陈思明独家提供)

地方政府则继续严控民众就疫情发声。 在湖南株洲,异议人士陈思明周一被公安强行要求到医院接受体检。

陈思明:“我当时很恐惧,怕他们无中生有说我有武汉肺炎,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青红皂白把我给隔离,象陈秋实一样。”

体检显示,陈思明肺部大致正常。公安一度要求他签字,承认自己健康出现问题,但陈思明拒绝。他相信,自己被公安刁难与公开评论武汉肺炎,以及参与联署向全国人大和国务院请愿有关。

 

记者:高锋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