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死者家属欲筹款立纪念碑 出师不利

2020-05-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2020年4月3日,湖北武汉市清明节前夕,传统的丧葬花是菊花,放在长江两岸祭奠因武汉肺炎死去的人们。(路透社)
图为,2020年4月3日,湖北武汉市清明节前夕,传统的丧葬花是菊花,放在长江两岸祭奠因武汉肺炎死去的人们。(路透社)

 

武汉肺炎使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失去至亲,家庭破碎。有人发起筹款,争取为死者建立大型纪念碑,让世人铭记这场世纪疫症带来的伤痛,但是计划出师不利。背后有何原因?发起筹款的人又如何面对呢?

周一(4日)上午,张海在微博发布募捐公告,可是浏览人数远远低于想象,后来才知道这并非偶然。

 



张海:“我在微博上面发的。我自己可以看到,但是人家一看就是一块‘白板’。因为我也知道被人监控了。因为要追责嘛。我是到网上公开呼吁。同时也接受一些媒体的采访。昨天又去了派出所。目前为止去了两次。他们说,不要在网上发表不实的言论。我说,我发表的都是很真实的,不存在乱说。这都是我的亲身经历。”

今年年初,张海的父亲(图)在武汉动手术期间,感染新冠肺炎,其后病逝。(张海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今年年初,张海的父亲(图)在武汉动手术期间,感染新冠肺炎,其后病逝。(张海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今年一月,张海的父亲意外骨折,为了报销医药费,他把父亲从广东送回武汉动手术,没想到父亲因此感染新冠肺炎,染病后不到两周就去世了。他埋怨武汉政府面对疫情不对外通报,还一度宣传透露疫情信息的医护人员造谣。

张海:“因为我希望筹款立碑,让世人能记住武汉那段可怕的历史,同时也警示世人,希望下次这种悲剧不会再重演。我们都是一个共同体,希望这种悲剧不会再次发生。”

他说,父亲因遭受无妄之灾匆匆离世,他不想父亲的名字也在这世上匆匆消逝。

张海:“我初步的构想是,在公墓(立碑)。碑我希望是黑色的,因为黑色是很庄严的一个颜色嘛,把武汉所有因新冠而去世的确诊者的名字及相片,都能在碑上面显示出来。遇难者纪念碑,我的形式是这样的一个形式。”

集资立碑面临官方打压 需要广泛支持


筹款的第一天各界只认捐了不到1000块钱。而本来说好可以提供立碑场地的墓地也临时改变主意。张海承认,在中国刻碑纪念并不容易,不仅需要资金,更需要官方的支持。

 

张海(右)表示,筹款立碑其中一个原因是不想父亲(左)的名字在世上匆匆消逝。(张海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张海(右)表示,筹款立碑其中一个原因是不想父亲(左)的名字在世上匆匆消逝。(张海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张海:“武汉市内(的墓地)我也跟他们打过电话的。他们说买墓地可以,但是立碑不行。热心的网友也提醒我,万一他们跟你说,来个什么‘非法集资罪’。也可能最终很难建立起来,但是怎么说呢?我努力过了。无怨无悔吧。”

筹款的监督人杨占青认为,张海的行动只是开始,要成功,必须有人接力。

杨占青:“他虽然顶着压力,克服这些困难,不断去传播,也取得了不少网友支持,收到一些捐款,并设法寻找新的立碑场地,但我认为警方的骚扰和打压不仅会持续,还会加大力度,甚至最终限制他人身自由,不给他继续行动的机会,而目前看,国内像他这么勇敢付出行动的受害者家属非常少,很可能在他进行不下去的时候,后继无人,那行动就被迫中断了。”、

虽然障碍重重,但他认为立碑纪念很有必要。

杨占青:“在这场有很大成分人祸的灾难中很多家庭因此破碎,武汉很多感染者都是在听信政府的说法下才相信不会人传人,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的正常工作,甚至参加万人宴那样的集体活动,这些不知情的感染者病逝后非常让人痛心,除了家人的追悼纪念外,整个社会也应该记住这场无妄之灾带来的伤害,立碑纪念就是个很好的记录方式,”

杨占青强调,捐款本身就是对逝者的悼念和追忆。


记者:高锋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