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死者家屬欲籌款立紀念碑 出師不利


2020.05.05 10:5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20-04-03T152703Z_861448491_RC23XF9COTYO_RTRMADP_3_HEALTH-CORONAVIRUS-CHINA-TOMBSWEEPING.jpg 圖爲,2020年4月3日,湖北武漢市清明節前夕,傳統的喪葬花是菊花,放在長江兩岸祭奠因武漢肺炎死去的人們。(路透社)

 

武漢肺炎使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失去至親,家庭破碎。有人發起籌款,爭取爲死者建立大型紀念碑,讓世人銘記這場世紀疫症帶來的傷痛,但是計劃出師不利。背後有何原因?發起籌款的人又如何面對呢?

週一(4日)上午,張海在微博發佈募捐公告,可是瀏覽人數遠遠低於想象,後來才知道這並非偶然。

 



張海:“我在微博上面發的。我自己可以看到,但是人家一看就是一塊‘白板’。因爲我也知道被人監控了。因爲要追責嘛。我是到網上公開呼籲。同時也接受一些媒體的採訪。昨天又去了派出所。目前爲止去了兩次。他們說,不要在網上發表不實的言論。我說,我發表的都是很真實的,不存在亂說。這都是我的親身經歷。”

今年年初,張海的父親(圖)在武漢動手術期間,感染新冠肺炎,其後病逝。(張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今年年初,張海的父親(圖)在武漢動手術期間,感染新冠肺炎,其後病逝。(張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今年一月,張海的父親意外骨折,爲了報銷醫藥費,他把父親從廣東送回武漢動手術,沒想到父親因此感染新冠肺炎,染病後不到兩週就去世了。他埋怨武漢政府面對疫情不對外通報,還一度宣傳透露疫情信息的醫護人員造謠。

張海:“因爲我希望籌款立碑,讓世人能記住武漢那段可怕的歷史,同時也警示世人,希望下次這種悲劇不會再重演。我們都是一個共同體,希望這種悲劇不會再次發生。”

他說,父親因遭受無妄之災匆匆離世,他不想父親的名字也在這世上匆匆消逝。

張海:“我初步的構想是,在公墓(立碑)。碑我希望是黑色的,因爲黑色是很莊嚴的一個顏色嘛,把武漢所有因新冠而去世的確診者的名字及相片,都能在碑上面顯示出來。遇難者紀念碑,我的形式是這樣的一個形式。”

集資立碑面臨官方打壓 需要廣泛支持


籌款的第一天各界只認捐了不到1000塊錢。而本來說好可以提供立碑場地的墓地也臨時改變主意。張海承認,在中國刻碑紀念並不容易,不僅需要資金,更需要官方的支持。

 

張海(右)表示,籌款立碑其中一個原因是不想父親(左)的名字在世上匆匆消逝。(張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張海(右)表示,籌款立碑其中一個原因是不想父親(左)的名字在世上匆匆消逝。(張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張海:“武漢市內(的墓地)我也跟他們打過電話的。他們說買墓地可以,但是立碑不行。熱心的網友也提醒我,萬一他們跟你說,來個什麼‘非法集資罪’。也可能最終很難建立起來,但是怎麼說呢?我努力過了。無怨無悔吧。”

籌款的監督人楊佔青認爲,張海的行動只是開始,要成功,必須有人接力。

楊佔青:“他雖然頂着壓力,克服這些困難,不斷去傳播,也取得了不少網友支持,收到一些捐款,並設法尋找新的立碑場地,但我認爲警方的騷擾和打壓不僅會持續,還會加大力度,甚至最終限制他人身自由,不給他繼續行動的機會,而目前看,國內像他這麼勇敢付出行動的受害者家屬非常少,很可能在他進行不下去的時候,後繼無人,那行動就被迫中斷了。”、

雖然障礙重重,但他認爲立碑紀念很有必要。

楊佔青:“在這場有很大成分人禍的災難中很多家庭因此破碎,武漢很多感染者都是在聽信政府的說法下才相信不會人傳人,沒有采取任何防護措施的正常工作,甚至參加萬人宴那樣的集體活動,這些不知情的感染者病逝後非常讓人痛心,除了家人的追悼紀念外,整個社會也應該記住這場無妄之災帶來的傷害,立碑紀念就是個很好的記錄方式,”

楊佔青強調,捐款本身就是對逝者的悼念和追憶。


記者:高鋒  責編:許書婷  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