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受害者家属索赔反遭当局胁迫

2020-07-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张海(图)作为武汉肺炎受害者家属对当局提出起诉,要求赔偿约两百万元人民币。(张海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张海(图)作为武汉肺炎受害者家属对当局提出起诉,要求赔偿约两百万元人民币。(张海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Photo: RFA

 

武汉一名新冠肺炎受害者家属上月对当局提出起诉,要求赔偿约两百万元人民币。当局不但拒绝受理,还以威吓手段要求他中止诉讼。家属强调绝不会因为被压迫而妥协。

张海的父亲今年年初在武汉动手术期间感染新冠肺炎病逝。张海认为,父亲去世与当局故意隐瞒疫情有关,一个月前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对武汉市人民政府、湖北省人民政府、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的诉讼。

 

 

周日,张海的亲戚到广东传达据说是当局的信息,说武汉和深圳两地为了他状告地方政府,专门成立了联合工作组。

张海:“公安和政府机关联合调查我的所有,要求我先断绝与所有媒体的联系,而且威胁要把我几个亲戚的工作搞掉,说他们要用国安法来对我采取行动,监控我所有通讯设备,利用国家的合法资源打击受害者家属,没有诚心诚意来解决协商问题,而是透过暴力逼我放弃,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武汉一名新冠肺炎受害者家属上月对当局提出起诉,要求赔偿约两百万元人民币。(推特图片)
武汉一名新冠肺炎受害者家属上月对当局提出起诉,要求赔偿约两百万元人民币。(推特图片)

张海被指勾结反华势力

张海谴责当局为了打击他无所不用其极。他强调,自己只是维权,无意反党。

张海:“它会在我的微博留下评论,说我是给反华势力递刀子,说我和反华势力勾结。我一直拥护中国共产党,拥护习近平的,我追责和拥护共产党并不矛盾。我从来没有说过反党反政府的话,现在他们对我使用了很卑劣的手段。”

张海把各种经济和精神损失一起计算,要求当局赔偿约两百万元人民币,这也是中国第一起疫情受害者家属索偿案例。

张海:“武汉市地方检察院前段时间跟我来了口头电话,说我立案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不予立案。口头通知是违法的。按照中国法律规定,不予立案必须有书面裁定,说明为何不予立案,所以说, 到目前为止,我的起诉还是有效的。”

湖北异议人士高飞认为,当局的反应是意料之中。

高飞:“虽然200万对他们来说是九牛一毛,但是一个人200万的话,你想想看,在这次疫情期间,有多少人受灾? 这个苗头直接给压迫住,反抗意识直接给擦灭掉。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作风。”

目前除了张海,其他肺炎受害者家属都没有提交诉讼。据了解,当中不少人曾被当局或工作单位劝说或者威胁。有法律界人士敦促中国当局像当年解决三鹿奶粉事件那样,在追究责任人的同时,成立赔偿基金,以平息民愤。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