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防控措施放宽 "防疫爱好者"失落

2022.12.08 04:0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新冠疫情防控措施放宽   "防疫爱好者"失落 中国放宽防疫措施,许多"防疫爱好者"感到失落,更有"大白"遭欠薪出面讨薪。
网上截图

中国大部分地区已经撤销健康码等各种"扫码",受到民众欢迎,但防疫的最大获益者如街道办、社区居委会和大白们却感到失落。有居民说,随着防疫范围缩小,基层官员的权力也在缩小,有人欢喜有人愁。

 

 

中国政府叫停了长达三年的严厉防疫措施,导致众多俗称“大白”的防疫临时工失业,也令依靠封控小区获利的“红袖章”老年人少了一笔额外收入。清零政策的终结可谓“有人欢喜有人愁”,中国绝大多数民众欢喜的是看到了希望,小部分人愁的是失去了一笔收入,甚至是敛财机会。

网络流传一段视频显示,在北京朝阳区长丰街道,一批大白拉横幅讨要欠薪:“长丰街道办事处,还我的血汗钱,请长丰街道还我的血汗钱。(旁白)大白们也造反了,大白们也在讨薪,拖了好多人的工资。”

西藏首府拉萨街头,当局呼吁民众戴口罩。(网上截图/古亭提供)
西藏首府拉萨街头,当局呼吁民众戴口罩。(网上截图/古亭提供)

酒店征用做防疫旅馆被拖欠费用

兰州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周先生告诉本台,当地一家酒店多次被政府征用,至今政府仍未支付欠款:“我们兰州有一个院子改建一个商务酒店,它前后被征用三次,三年中长达一年多的防疫征用,到现在一分钱没给人家。谁让我酒店搞成防疫酒店,我就找谁要钱,所以就把政府逼出来了。区政府说没钱,给你打报告申请,政府说没钱,若有钱随时给你,政府说欠的比你更多的钱多了去。市里又向省里要钱,省里又申请向中央要钱,把他们都逼出来了。”

周先生说,在防疫后期,众多街道办雇佣的大白,月薪从七、八千元降到一千多元,最终无钱支付:“他们雇佣的散兵游勇什么大白啊,是要给他们发经费的,这些钱都没有落实,乃至欠薪。我们的社区安排了一个楼长,一个月给1500元,还不能月月发薪水。”

网络消息称,有6家核酸检测公司被指造假“阳性”,被拖欠人民币192亿元。官媒早前报道,两年疫情期间,中国公共卫生支出达14.7万亿元,其中大部分用于防疫。初步估计,三年防疫时期,10万亿的公共卫生以及防疫产业如果就此结束,因此而失业的人员超过一千万人。

网爆六家防疫公司因阳性造假,被政府拖欠近两百亿检测费。(网上截图/古亭提供)
网爆六家防疫公司因阳性造假,被政府拖欠近两百亿检测费。(网上截图/古亭提供)

一夜之间“红马甲”权力和利益消失

有网民说,比起临时工大白,“吃皇粮”的街道办和其聘用的志愿者在这场疫情中得到的利益巨大,他们被称为“防疫爱好者”。郑州居民贾女士告诉本台:“有那么一帮人,因为疫情受益,他们把红马甲往身上一穿,一副特别有权力在握的感觉。突然无法往大门口一站,耀武扬威了,他们肯定感到失落。一说防疫放开,穿红马甲的全消失了。居委会搞的蔬菜包有点像统购统销,利润也挺可观的,当时每一个小区一搞就是成山的蔬菜包。”

有人质疑三年清零政策的效果(网上截图/古亭提供)
有人质疑三年清零政策的效果(网上截图/古亭提供)

对于那些不希望解封的所谓“防疫爱好者”的失落,微博网民留言写道,能否给“防疫爱好者”们成立一个协会或组织,建议给他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让大白管理他们,每天做核酸,费用自理。甚至有网民建议成立方舱自治区或方舱市,送“防疫爱好者”去隔离,直到他们要求离开。

有舆论认为,面对财政困境,各地政府能否清还征用酒店和聘用防疫人员的一笔庞大费用,将成为新问题。

 

记者:古亭    责编:许书婷、陈美华 、梒青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