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防控措施放寬 "防疫愛好者"失落

2022.12.08 04:0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新冠疫情防控措施放寬   "防疫愛好者"失落 中國放寬防疫措施,許多"防疫愛好者"感到失落,更有"大白"遭欠薪出面討薪。
網上截圖

中國大部分地區已經撤銷健康碼等各種"掃碼",受到民衆歡迎,但防疫的最大獲益者如街道辦、社區居委會和大白們卻感到失落。有居民說,隨着防疫範圍縮小,基層官員的權力也在縮小,有人歡喜有人愁。

 

 

中國政府叫停了長達三年的嚴厲防疫措施,導致衆多俗稱“大白”的防疫臨時工失業,也令依靠封控小區獲利的“紅袖章”老年人少了一筆額外收入。清零政策的終結可謂“有人歡喜有人愁”,中國絕大多數民衆歡喜的是看到了希望,小部分人愁的是失去了一筆收入,甚至是斂財機會。

網絡流傳一段視頻顯示,在北京朝陽區長豐街道,一批大白拉橫幅討要欠薪:“長豐街道辦事處,還我的血汗錢,請長豐街道還我的血汗錢。(旁白)大白們也造反了,大白們也在討薪,拖了好多人的工資。”

西藏首府拉薩街頭,當局呼籲民衆戴口罩。(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西藏首府拉薩街頭,當局呼籲民衆戴口罩。(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酒店徵用做防疫旅館被拖欠費用

蘭州一位不願具名的人士周先生告訴本臺,當地一家酒店多次被政府徵用,至今政府仍未支付欠款:“我們蘭州有一個院子改建一個商務酒店,它前後被徵用三次,三年中長達一年多的防疫徵用,到現在一分錢沒給人家。誰讓我酒店搞成防疫酒店,我就找誰要錢,所以就把政府逼出來了。區政府說沒錢,給你打報告申請,政府說沒錢,若有錢隨時給你,政府說欠的比你更多的錢多了去。市裏又向省裏要錢,省裏又申請向中央要錢,把他們都逼出來了。”

周先生說,在防疫後期,衆多街道辦僱傭的大白,月薪從七、八千元降到一千多元,最終無錢支付:“他們僱傭的散兵遊勇什麼大白啊,是要給他們發經費的,這些錢都沒有落實,乃至欠薪。我們的社區安排了一個樓長,一個月給1500元,還不能月月發薪水。”

網絡消息稱,有6家核酸檢測公司被指造假“陽性”,被拖欠人民幣192億元。官媒早前報道,兩年疫情期間,中國公共衛生支出達14.7萬億元,其中大部分用於防疫。初步估計,三年防疫時期,10萬億的公共衛生以及防疫產業如果就此結束,因此而失業的人員超過一千萬人。

網爆六家防疫公司因陽性造假,被政府拖欠近兩百億檢測費。(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網爆六家防疫公司因陽性造假,被政府拖欠近兩百億檢測費。(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一夜之間“紅馬甲”權力和利益消失

有網民說,比起臨時工大白,“喫皇糧”的街道辦和其聘用的志願者在這場疫情中得到的利益巨大,他們被稱爲“防疫愛好者”。鄭州居民賈女士告訴本臺:“有那麼一幫人,因爲疫情受益,他們把紅馬甲往身上一穿,一副特別有權力在握的感覺。突然無法往大門口一站,耀武揚威了,他們肯定感到失落。一說防疫放開,穿紅馬甲的全消失了。居委會搞的蔬菜包有點像統購統銷,利潤也挺可觀的,當時每一個小區一搞就是成山的蔬菜包。”

有人質疑三年清零政策的效果(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有人質疑三年清零政策的效果(網上截圖/古亭提供)

對於那些不希望解封的所謂“防疫愛好者”的失落,微博網民留言寫道,能否給“防疫愛好者”們成立一個協會或組織,建議給他們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讓大白管理他們,每天做核酸,費用自理。甚至有網民建議成立方艙自治區或方艙市,送“防疫愛好者”去隔離,直到他們要求離開。

有輿論認爲,面對財政困境,各地政府能否清還徵用酒店和聘用防疫人員的一筆龐大費用,將成爲新問題。

 

記者:古亭    責編:許書婷、陳美華 、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