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否需要封杀野生动物交易?

2020-0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穿山甲是全球走私最多的哺乳动物。(法新社)
穿山甲是全球走私最多的哺乳动物。(法新社)

三家中国高校的研究机构近日发布声明说,他们在走私穿山甲样本中,发现了与新冠病毒高度相似的冠状病毒,这意味着穿山甲可能是新冠病毒潜在的宿主之一。新冠肺炎肆虐再度引发各界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思考,推动政府启动相关法律的修改工作。但在庞大的野生动物市场面前,光靠修法就够了吗?

周三,汕头大学、广西医科大学、香港大学的三家实验室和课题组联合发布的最新研究指出,他们在华南地区走私马拉亚穿山甲的多个样品中,发现了与新冠病毒相似度高达97%的冠状病毒。研究团队表示,广西、广东反复出现穿山甲冠状病毒感染的情况表明,穿山甲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潜在重要宿主。

这些消息再次将野生动物贸易推向了风口浪尖。上个月,19名中国的院士和学者联名呼吁“杜绝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和食用,从源头控制重大公共健康风险”。几天后,中国政府宣布在这场疫情“解除”之前,严禁贩卖野生动物。

图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据信新型冠状病毒出自该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美联社)
图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据信新型冠状病毒出自该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美联社)
上周一,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表示,他们已经启动了《野生动物保护法》(以下简称《野保法》)的修改工作,并将于下周在常委会上审议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等相关议案。

高度关注这次修法的美国“多多关怀动物基金会”创办人巩增恒表示,修法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我认为修改《野保法》的效力其实并不会很大。就像美国那么努力地去禁毒,可是人家还是想吸毒的话,仍然会到地下毒品市场去买。因此,不管中国政府把《野保法》修改得多严格,只要中国人还有这个习惯的话,这个漏洞仍然存在。”

中国早在1988年就通过了《野生动物保护法》,迄今经历了四次修改。现行《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受保护的野生动物指的是“珍贵、濒危的陆生和水生动物,以及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这意味着,大多数常见的野生动物并没有被纳入保护范围。

武汉肺炎爆发后,中国多个部委1月26日宣布在疫情解除前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美联社)
武汉肺炎爆发后,中国多个部委1月26日宣布在疫情解除前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美联社)
长期存在的法律漏洞为野生动物市场提供了温床。中国工程院咨询研究项目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的从业者超过1400万,产值高达5200多亿元。报告说,“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中最具发展活力和后劲的重要产业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不少西方国家都可以合法狩猎。政府通过鼓励国民和游客有选择性地捕杀一些野生动物,以达到维护生态平衡、保护地方经济的目的。

尽管如此,长期关注全球生态问题的中国作家郑义指出,就拿美国来说,尽管政府允许公众在指定时间、地点狩猎,这些猎物仅限于个人享用,但不能进行非法买卖。他表示,野生动物保护的重点限制对象并非个人行为,而是商业行为。

“真正对野生动物造成伤害的是商业行为,尤其是远距离的商业行为,也就是长途贩运。如果政府能制止住长途贩运的话,那么问题就解决一大半了。”

在台湾长大的华裔美国人巩增恒说,华人对野味有着文化情结。她表示,地方习俗只靠立法很难彻底根除,国民教育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我很希望,在中国教育部的带领下,能够把关爱野生动物和猫狗等宠物的观念慢慢地灌输给下一代,让中国不管在见识还是文化上都能成为一个现代文明社会。”

记者注意到,台湾在1989年通过了《野生动物保育法》,此后同样经历了多次修改。巩增恒说,台湾的类似法律相对于大陆来说更完善,但仍然存在漏洞,比如当地政府近年来放松了对山地原住民的狩猎限制。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主任王瑞贺日前表示,《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目的主要是保护珍贵和濒危野生动物,因此有必要进一步调整适用范围、加大乱捕滥食野生动物的惩治力度。这似乎表明,全面“禁野”并不在当局的考虑范围之内。但有不少科学家认为,如果不全面、永久禁止野生动物贸易,下一个病毒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其死亡率可能比新冠病毒高得多。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