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加华人疫期返乡: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2020-03-12
Share
0315b.jpg 2020年3月12日,戴口罩的军人列队走过北京故宫。(美联社)

笔名“黄河边”的加拿大独立媒体人近日为了探望他病危的母亲,辗转回到江苏常州老家,而且还要居家隔离十四天。本台记者家傲周四采访了黄河边,了解他的返乡故事。

 

 

记者:请您简单描述一下您的飞机抵达上海后发生的事情。

黄河边:所有来沪航班都受到了比较严格的检查。我们在抵达上海后,在机舱内就等了八个多小时。主要的原因是,检查人员都是被临时召集的。他们接到上级通知,要仔细了解每一名入境人员的情况。

下飞机后,我看到了穿着类似防化部队服装的年轻人,应该都是志愿者。他们经过了短期培训后,从3月4日或5日开始,在海关之前临时设立了一道道关卡,包括复印护照、测体温、盘问旅客行程等等。

如果旅客不进入上海,他们需要立即购买到目的地的票,由相关人员带着去火车站或其他机场等交通枢纽。总之,我一路上都有人陪伴。

记者:这一系列的事情,包括您之后去居委会安排居家隔离事宜,哪一个细节最让您印象深刻呢?

黄河边: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到了居委会后,居委会楼下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外来人员不要进入楼内办事。工作人员从二楼探出头,从上面弄根绳子,吊下来一只布兜,我把表格和证件放在布兜里,然后他们就把布兜吊上去。工作人员填好文件之后,再把布兜吊下来。我签了个字,他们又把布兜吊上去,最后又吊下来。我觉得这很奇怪,他们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记者:您回家后的这几天又发生了什么事呢?

黄河边:因为小区的隔离措施非常严格,所在地点都有摄像头,隔离人员是不能随便出门的。这些摄像头都是联网的,所以我是根本走不出隔离地点的。另外,工作人员经常上门。我是被敲过一次门,被测了一下体温。然后门外还贴着一张纸,专门有四个人要来考勤,包括派出所、物管、居委会、防疫站的人。每天都会有专人上门签名,并标注日期。

2020年3月12日,北京一名男子骑车经过“防控疫情”宣传口号。(美联社)
2020年3月12日,北京一名男子骑车经过“防控疫情”宣传口号。(美联社)

记者:从新冠疫情之初,各国试图防止中国人携带病毒入境,到现在中国严防各国输入型病例,情况似乎发生了大逆转。您对这样的戏剧性发展有什么看法?

黄河边:中国有句俗话:“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疫情初期,中国政府和不少民众对于一些国家对近期访问过中国的旅客入境采取严格限制,产生了不少意见。但事到如今,中国采取的政策和措施在程度上远远超出了其他国家此前采取的入境管控政策。我觉得,大家不要以双重标准看待同一件事情。将心比心,比什么都重要。

记者:世卫组织表示,正是因为中国采取了包括封城在内的严苛的防疫措施,才避免了几十万人感染。就这场在很多人看来没有“人情味”的战“疫”,您认为中国政府打得怎么样?

黄河边:就疫情防控工作、以及我了解到的民众对于政府做法的理解程度来看,我认为大家整体上还是蛮配合的。

新冠疫情发展到目前这个阶段,我注意到中国体制中的一些固有元素还在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已经超出了抗疫本身的内涵,比如说政府要大家感恩(总书记和共产党),所有的服务站都在强调党员形象的带头作用。

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也有树立自身形象的意图,让民众感到政府在防疫工作中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在我看来,作为一个政府来说,全力以赴抗击疫情完全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记者:家傲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