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資源不足 中國不得不“動態清零”

2022.03.21 16:41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醫療資源不足  中國不得不“動態清零” 2022年3月21日廣州白雲山機場的檢測人員在工作。
AFP

過去一週以來,中國新冠疫情的本土感染病例陡增,並波及到衆多省份。面對民衆不滿封城和醫療資源緊張,當局也對相關診療方案作出了調整,但仍然堅持“動態清零”政策不變。而隨着奧密克戎變種病毒的強勢來襲,中國的防疫政策是否會發生重大轉變?

根據中國國家衛健委通報,全國31個省份上週日的新增新冠確診病例爲2027例,無症狀感染者2492例,絕大部分是本土病例。其中,吉林省的新增確診病例佔全國的四分之三,吉林省和上海市的新增無症狀感染者佔全國的一半。此外,福建、河北、遼寧等省份也報告了大量病例。

中國調整診療方案

在多地同時爆發疫情的情況下,國家衛健委上週對新冠肺炎的診療方案作出重要調整,允許輕型病例實行集中隔離管理,不再收治到醫院治療。與此同時,當局還下調了患者出院時的核酸檢測標準,並縮短了出院後的隔離期。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大病救助專案前高管任瑞紅表示,在當前疫情形勢下,當局顯然是不得已而爲之:“如果當局不作出這樣的調整的話,那麼中國醫療系統馬上就會面臨崩潰的局面。中國的基礎醫療設施非常薄弱,基礎醫護人員也很少,無法承受在全國各地都出現大量病例的情況下,還像此前那樣對他們進行嚴格隔離所帶來的負擔。”

儘管如此,北京當局並沒有在短期內放鬆“清零”政策的意圖。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上週四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一場會議上說,要堅持科學精準、動態清零,儘快遏制疫情擴散蔓延勢頭。

中國醫學專家、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近期在微博上發文說,由於短期內出現大量病例,全國各地顯得有些慌亂。他指出,儘管新冠病毒的病死率已經非常低,但如果中國迅速開放,會引起大量人羣在短時間內感染,仍將造成醫療資源擠兌和社會生活的短暫休克。不但如此,中國現有高齡和患有基礎疾病的人羣中,仍有相當高的比例由於擔心疫苗副作用,尚未充分接種,一旦普遍感染,後果不堪設想。

本臺記者在採訪了多名醫學專家、審閱了相關數據後發現,中國之所以始終堅持“動態清零”的大方向,正是因爲國內的醫療資源嚴重不足,難以承受一場大流行病帶來的巨大負擔。

原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李敦厚指出,儘管病毒毒性已經大大降低,但由於中國的人口基數太大,大規模感染仍會導致醫療系統癱瘓。這不僅會延遲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時間,也會耽誤患有其他重病者的治療時間。

他說:“目前還沒有治療新冠肺炎的特效藥,即使重症患者比例很小,但如果感染人數多了,中國的醫療設備仍然不夠。”

看看數據怎麼說?

上海的防疫人員全副武裝。(AFP)
上海的防疫人員全副武裝。(AFP)

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中國每萬人口的病牀位數達到約43張,高於美國的28張,但仍不及大部分歐洲國家;截至2019年,中國每萬人口的醫生數量約爲22人,略低於美國2018年數據中的26人,但在亞洲國家中仍然處於中上游水平。

乍一看,中國的醫療資源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匱乏。但業內人士普遍認爲,這些資源的分配極度不平衡。

直屬於中國國家發改委的國家信息中心助理研究員沈立去年就在一篇學術論文中說,中國醫療資源的空間配置不均衡仍然存在。他針對全國285個地級及以上城市構建的中國城市醫療衛生競爭力指數,提出了三大問題,分別是:醫療衛生資源配置與人口分佈不匹配、部分都市圈醫療衛生資源總體不足、都市圈內部中心城市與非中心城市之間存在明顯落差。

對中國醫療體系有着深入瞭解的任瑞紅說,中國目前完全不敢嘗試一些西方國家提出的“與病毒共存”的概念,因爲兩者間存在根本差異:“很多歐美國家的醫療體系是商業化運作的,也很發達,再加上人口基數確實不大,而美國人住得也比較分散。但中國基本上是以大中型城市爲主,人羣密集到令人無法想象,出行也主要依賴於公共交通。因此,一旦出現疫情大規模暴發,我們可以想象感染人數的增幅會非常大。”

沈立的上述論文舉例說,中國最好的100家醫院集中分佈在21個城市,而北京、上海、廣州的百強醫院就佔到了全國的近一半。他還指出,很多地級市人口很多,但缺乏相應的醫療資源。比如廣西玉林、江西宜春、廣東揭陽三地的常住人口都達到了五、六百萬,位列全國的六、七十位左右,但它們各自的醫療衛生競爭力指數都不及0.06,還擠不進全國前250名,兩項指標的排名差竟超過兩百名。

這意味着,中國大部分中、小城市可能無力在短時間內收治大量新冠肺炎感染者,這顯然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就醫秩序混亂。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CFR)全球衛生問題高級研究員黃嚴忠認爲,中國政府難免會擔心由此帶來的社會動盪:“當局最爲擔心的就是,一旦突然放開防疫政策,會導致醫療資源的擠兌、醫療體系的瓦解,甚至可能會對社會、政治和經濟穩定構成威脅。”

當局最怕社會恐慌?

他還表示,一旦疫情大面積爆發,人均ICU(重症監護室)牀位數也是一個衡量醫療資源充裕程度的重要指標。記者發現,在這一點上,中國與發達國家更是相差甚遠。

復旦大學的幾位學者去年在一篇學術論文中說,中國最後一次進行ICU資源普查是在2015年,數據陳舊且未經官方公佈,獲取較爲困難。他們根據歷年的數據預測,中國去年每十萬人口的ICU牀位爲4.37張。

記者注意到,這個數字仍然遠不及一些歐美國家十幾年前的統計結果,包括美國的34.7張和意大利的12.5張。當病例此前陡增時,即便在這些醫療資源相對充裕的西方國家,ICU也是“一牀難求”。這讓人難以想象,如果類似的情況在中國出現,會造成怎樣的混亂。

常住深圳的自由職業者任銘對本臺表示,中國政府兩年多以來一直強調國內疫情整體處於“可控”狀態,而一旦疫情“失控”,民衆很可能會驚慌失措:“中國的官方宣傳過度地讓人覺得,只要他們感染了新冠肺炎,就沒有那種‘與病毒共存’的意識,導致更多的民衆產生過激反應。他們只要覺得自己被感染了,馬上就會往醫院跑,這就會過多地佔用醫療資源。”

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前首席科學家曾光上月底發文說,“動態清零”是中國在特定時期內的防疫對策,不會永遠不變。當局定會在合適的時間點,展示“中國式與病毒共存”的路線圖。

但外界不難發現,受多種因素制約,中國在調整防疫政策上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 編輯:何平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