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出海 引发左派讨伐

2020-04-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武汉作家方方(微博图片)
中国武汉作家方方(微博图片)

就在本周三武汉解封当天,记录了当地封城故事的方方日记英文版和德文版在网上开始预售。早在武汉作家方方1月底开始动笔时,就有不少人批评她在传播负能量,而日记近日出海的消息更是引发国内左派的讨伐。那么,方方究竟招谁惹谁了呢?

出版社官网显示,方方日记英文版译名为《武汉日记》(Wuhan Diary),将由全球最大的出版商之一哈珀·柯林斯集团(Harper Collins)于8月18日发售。其电子版则将于6月30日发布,目前正在亚马逊官网上接受预购。而方方日记德文版的中文译名稍有不同,名为《武汉封城日记》,将由德国著名出版社霍夫曼坎普(Hoffmann und Campe)出版。

《方方日记》英文版的出版预告(微博截图)
《方方日记》英文版的出版预告(微博截图)

武汉作家方方从1月25日,也就是武汉封城后的第三天,开始写“封城记”,随后两个月里几乎从未间断。3月24日,她以《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为题,写下了武汉封城62天后的第60篇日记,宣告收笔。

 

 

方方屡遭左派攻击

在一篇篇日记中,方方谈到了亲友的近况、口罩的紧俏、患者的逝去和人间的大爱。方方在最后一篇日记中调侃,她特别感谢天天围攻她的极左分子,并写道:“没有他们的激励,像我这样懒散的人,或许早就不写了。”

中国极左翼网站“红色文化网”周四刊登的一篇文章把方方日记在全球发行,形容为“欧美的一把屠刀”。笔名“十念生”的作者写道,这本书极有可能成为各国攻击中国的有力武器,而海外华人很有可能成为发泄对象,而他“仿佛看见这把屠刀已经举起。”

互联网上攻击方方的一段视频(视频截图)
互联网上攻击方方的一段视频(视频截图)

谈到方方日记,官媒《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周三在微博上写道:“它不会是一般的纪实文学交流,它一定会被国际政治捕捉到。很有可能的是,在未来的风浪中,中国人民,包括那些曾经支持了方方的人,将用我们多那么一分的利益损失来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埋单。”

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说,方方日记出海再次遭到国内左翼人士的狂轰滥炸,恰恰体现了她文笔的真实性。

“正因为方方日记非常真实,写出了武汉防疫过程中的一些阴暗面,所以就遭到了左派的攻击,而这些人惯于用谎言为现实涂脂抹粉。”

高瑜周四晚间在推特上转发了她的几位朋友传给她的一张图片,显示疑似方方本人介绍了她在海外出书的原因。这张图片上写道:“中国作家在海外出书的人很多呀,这是件很正常的事......这些都是在国内各大媒体发表过的文字,国内不出,我为什么不能在国外出呢?”图片中的文字还透露,这本书还在翻译当中,应该会在更多国家出版。

本台记者无法独立证实此言的确出自方方,但高瑜表示,她相信这段话的真实性。

本周三,也就是方方日记出海消息传出的同一天,方方本人在微博上也提到了她遭受的人身攻击。她写道:“我现在说什么都被叫骂,真是领教了网络暴力。极左势力实在厉害,而且强大!”方方说,目前网上对她的讨伐像极了文革,并把攻击她的人比作轮番传染他人的“病毒”。

有意思的是,网上近日流传了一篇也曾遭受过网络暴力的前央视名嘴崔永元几天前写给方方的一封信。崔永元在信中以过来人的身份劝告方方不要疲于应付在网上攻击她的“梯队”,并指出方方目前“只是身处战争早期,千万不要盲目开枪,要节省弹药。”本台记者并未找到原文出处,因此无法独立证实其真实性。

中国作家:方方日记难被体制所容

广东网络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员野渡周四对本台记者表示,方方毕竟是中国的体制内人士。尽管她在日记里表达了一些立场,但也不过是反映了一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表面问题。

野渡说,就连这种“改良派声音”都会被残酷打压,充分体现了国内言论自由的匮乏。

“中国经历了几个月的疫情之后,当局亟需把疫情的大陆起源地和官方责任从历史和舆论当中抹杀掉,因此像方方的这种只说出了表面问题的文章仍然很难获得舆论场的立足之地。”

54岁的方方本名汪芳,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曾于2007年到2018年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