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銳黃萬里兒女回顧父輩反對三峽大壩的經歷


2020.06.25 17:2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625hc.jpg 李銳黃萬里兒女回顧父輩反對三峽大壩的經歷(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Photo: RFA

 

近日,重慶遭遇了八十年來的最大洪水,引發人們對三峽大壩潰壩的恐慌。說起三峽工程歷史上曾有兩員大將堅決反對興建大壩,分別是毛澤東前祕書李銳和著名水利工程學專家黃萬里。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邀請了李銳的女兒李南央以及黃萬里的兒子黃觀鴻,回顧了他們各自的父親在這個歷史事件中所扮演的反對派角色。

 

 

記者:黃觀鴻先生,您是怎麼了解到您父親黃萬里在三峽工程前期規劃中的所見所聞呢?

黃觀鴻:我父親在世的時候,我雖然沒有與他長期住在一起,但是我經常在回北京的時候聽他談到三峽,我也看到他給江澤民的上書。他過世以後,我還研究了他的遺物,得到了關於他的信息。趙誠先生寫了一本《長河孤旅》,裏面也提到了很多寶貴資料。另外,我的兄弟姐妹也經常談論三峽。

2010到2016年間,我在凱迪社區貓眼看人網站建了個樓,名叫《用良心和科學看住三峽》。我們用數據說話,堅持了六七年,點擊人次達六七百萬。我退休以後,每天一有空就會研究三峽。我用谷歌地球探測江底深度的方式,研究長江三峽。

 

正在舉辦講座的黃觀鴻教授(禁聞網)
正在舉辦講座的黃觀鴻教授(禁聞網)

 

記者:李南央女士,您又是怎麼了解到你父親李銳當初的所見所聞的呢?

李南央:1978年,我已經意識到毛澤東可能錯了,我父親對了,所以萌生了去找我父親的念頭,後來就在大別山磨子潭的軟禁地找到了他。他跟我講的第一件事就是三峽,特別是講他爲什麼那麼倒黴,就是因爲毛澤東提出三峽工程上馬問題後,他纔給毛澤東當了祕書,所以那次他就把他倒黴之前所經歷的三峽問題告訴了我,從那時候起我就對此有了瞭解。

1979年1月,李銳纔回到北京。剛到北京,他就又遇到了三峽問題,那時候領導又吵着讓三峽上馬。因爲我們當時沒有房子,我當時就陪着我父親在水電部招待所住,人來人往地來找他的都是爲了三峽,所以我對於三峽可以說是耳熟能詳了。

記者:您父親李銳當年沒能參加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您能簡單講講這背後的政治鬥爭嗎?

李南央:(前水利部部長錢正英)爲了不讓我父親參加,所以也沒讓(負責三峽工程設計的水利專家)林一山參加,但是林一山當年實際上已經失明瞭,讓他參加也沒有用。錢正英就以這個藉口把李銳擋在了門外,簡單說就是不自信。如果李銳當初能參加,他就一定要把那些想讓三峽工程上馬的共產黨官員全給駁倒。

毛澤東前祕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資料圖/RFA)
毛澤東前祕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資料圖/RFA)

記者:黃觀鴻先生,您能講講您父親經歷的政治鬥爭嗎?

黃觀鴻:我父親早就被排斥在外面了。雖然他“右派”的帽子已經被摘了,但是他們絕對不敢讓我父親去參加論證的,剛纔李南央已經把原因說得很清楚了。真理不怕見陽光,謬論才怕見陽光,他們根本禁不起辯論嘛。

記者:李南央女士,爲什麼當年的中共領導人和高層機關幹部如此相信“高峽出平湖”,完全無視防洪的基本原理?

李南央:因爲中國文化是君臣文化,皇上這麼說,臣子就得連連叫好。

記者:黃先生,您的看法呢?

黃觀鴻:關於這個問題,領導當初應該也能夠聽到下面的議論。長江三峽工程有十多個評估組,包括移民評估組和水庫容量評估組,而這兩個評估組的數據就不一樣。一個評估組就說,高峽出平湖,175米再加2米等於177米,設一條紅線。從三峽大壩三鬥坪沿着長江六百公里往上游拉,畫一條177米的紅線,聲稱這就是移民線,這條紅線以下的居民都要搬家。

然而泥沙組卻試圖說明,三峽水庫蓄上水後,泥沙不會沉澱,是會被衝下去的。水需要有水力坡度,這樣才能把泥沙沖走。

移民組就是要“高峽出平湖”,而泥沙組卻要“高峽出斜湖”。他們就在打架,領導能不知道嗎?但他們最後還是說“高峽出平湖”嘛。這根本不是科學事實,而是政治工程。

中國三峽大壩(美聯社)
中國三峽大壩(美聯社)

記者:李南央女士,回到1992年,中國七屆人大五次會議的2633名代表在表決三峽工程時,近三分之一的代表反對、棄權或未按表決器,創下了人大表決的歷史記錄。您還記得表決結果出來後,您父親有何反應嗎?

李南央:我父親就在住所後面的一條非常窄的夾道里徘徊,感嘆“怎麼得了,怎麼得了.......”

我當時人已經在國外,就用不着那麼切齒了。但當我們後來春節回去探親的時候,我父親就跟我女兒說:“你記着啊,我看不到三峽大壩(出事的)那一天了。到時候出了事你要記着,你的外公是至死反對三峽工程的。

 

記者:家傲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