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蝗灾肆虐 中国会受影响吗?

2020-03-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2月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专家在非洲索马里考察蝗虫灾害。(美联社)
2020年2月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专家在非洲索马里考察蝗虫灾害。(美联社)

在新冠病毒疫情未得缓解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又要开始担心巴基斯坦蝗灾可能入侵中国一事。

中国国家林业和草原局2日发布紧急通知,要求相关部门做好沙漠蝗的防控工作。通知说,虽然沙漠蝗侵入中国境内成灾的风险较低,但一旦发生,将出现规律未知、监测技术缺乏、防控困难等诸多不确定性。

在中国一农业大学任教、不愿透露真实身份的朱先生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对蝗虫可能给中国带来的危害很担忧:“如果这是一个中国以前从来没有的物种,当它到中国繁衍后就会在中国增加了一个新的有害入侵物种,就很难估计它的危害性,因为之前没有治它的经验和手段(或者天敌),有可能会造成比原产地更严重的灾害。”

2020年2月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在非洲索马里考察蝗虫灾害。(美联社)
2020年2月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在非洲索马里考察蝗虫灾害。(美联社)

能生又能吃 沙漠蝗不容小觑

媒体及公开资料显示,沙漠蝗的特点包括高迁移率,每天可随风飞行达一百五十公里,习惯广泛进食,对农作物会造成毁灭性破坏。

随着沙漠蝗从东非蔓延至印度和巴基斯坦,已在当地造成严重的粮食危机,巴基斯坦政府今年一月宣布该国进入紧急状态。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博士向记者介绍了这次沙漠蝗灾的成因。

“沙漠蝗原始的发端地区是沙漠地区,多雨,有草。干旱和潮湿交错为沙漠蝗提供了食物和繁殖的基础。初期又没有剿灭和防治,使其迅速发展。”

不过他似乎并不担心沙漠蝗会是一个很大威胁:“中国历史上是有观测到沙漠蝗,但大面积成灾就没有,目前来看,可能会有沙漠蝗灾,但我们相信只要有准备,不会带来太大问题,不会像草地贪夜蛾和非洲猪瘟给农业带来那么大的影响。”

 

2020年2月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在非洲索马里考察蝗虫灾害。(美联社)
2020年2月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在非洲索马里考察蝗虫灾害。(美联社)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早前向全球发出沙漠蝗灾预警,指此次始于非洲的沙漠蝗灾因初期控制不力,可能会延续到2020年6月,届时蝗群规模可能增长至当前的五百倍。

 

 

沙漠蝗会入侵中国吗?

经专家研判,中国西北、西南边境地区有高耸连绵的昆仑山脉、喜马拉雅山脉的阻挡,这次沙漠蝗群不可能飞越如此大面积的高寒干冷地区,而沿着喜马拉雅山脉南侧迁飞的蝗群则有可能南下,在气候条件适宜的情况下,从巴基斯坦和印度直接侵入西藏,或者经缅甸侵入云南、经哈萨克斯坦侵入新疆。

朱先生认为:“会很麻烦。如果沙漠蝗的适应性很强,从边界入侵中国还是非常容易的。边界线上没有大面积农田,要在原生态的森林和草地的基础上防蝗难度还是有的。”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周晋峰博士。(绿发会提供)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周晋峰博士。(绿发会提供)

对比中国境内常见的东亚飞蝗,沙漠蝗体型更大、更壮,攻击性和入侵性更强。在被问道应该如何应对可能会在中国发生的沙漠蝗灾时,周晋峰表示:“三个方式。第一是农药;第二是农业设施;第三就是生物防治,例如天敌,从病毒到以其作为食材的家禽(鸡、鸭)。能够产生多大效果、怎么样发挥作用还要实测,不过一定要全面考虑,要适度有效,既能彻底消灭灾害,又不会过度用药,破坏了自身的生态。”

健康的生态是无价的

绿发会的文章介绍,这次的沙漠蝗灾是全球气候变化和生态危机的结果。由于农业种植的改变,导致水资源短缺,带来干旱,河流断流、湖泊干枯,最后形成荒漠化,增加蝗虫产卵繁殖的场所。另外,作为蝗虫天敌的百灵鸟被人类大规模捕杀,使得蝗虫得以迅速大量繁殖。

文章认为,一个健康的生态环境是无价的,并且可以大大地避免出现像蝗灾造成的损失。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