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大V“棒棒医生”因言获罪 成李文亮第二?

2020-04-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余向东(图片素材来自法新社)
余向东(图片素材来自法新社)

继李文亮和艾芬后,中国再有医生因言获罪。湖北黄石市一家公立医院的医生因在网上发文,批评中国政府针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政策和治疗方法,日前受到任职医院的处分。

这次因言获罪事件的主角是湖北黄石市中心医院的副院长余向东。他长期以“棒棒医生”为笔名发表医学科普文章,在微博拥有近百万粉丝。疫情期间,余向东曾在微信公众号针对百花齐放般的新冠肺炎治疗方法发文,批评在病毒面前,原本在中国就虚弱得可怜的循证医学已经濒于全面崩溃。

 

 

中医中药成不能踩的红线?

网络上流传的一份出自鄂东医疗集团纪律检查委员会的通报显示,余向东通过个人微博、微信公众号在“疫情防控期间公开发表诋毁国家防疫政策和中医中药的不当言论”,“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形象”,因此受记过处分,并免去其在鄂东医疗集团管理质量部主任、市中心医院副院长的职务。

记者尝试联系余向东查询情况,但截稿前依旧无果。

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毕业生、现在纽约从医的何岸泉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认为,余向东的言论踩到了中国官方政策的“红线”。

“他涉及到了中医中药。武汉疫情出现之后,推崇中医中药成了中国政府的既定政策。习近平在讲话中也提到中医中药。还有余向东有一定的知名度,所写文章的影响面很广,造成的后果也会比较严重。”

遭免职的余向东医生(搜狐网)
遭免职的余向东医生(搜狐网)

“不折腾也管不了” 医生无奈“冷处理”

对于被处罚一事,余向东似乎是以“冷处理”的方式来应对。他于4月20日在微信发表的最新一篇文章中说,“那个通报被别有用心的人捅到微博上去了,我则暂时关了微博,“妾心古井水”了,不参与,不折腾,也管不了”。语气中透露出无奈,也间接证实了有关他的传闻。

另外,搜狐“健康界”新闻客户端早前报道,余向东表示“组织上对我的安排很好,今后做医生,也做一点质量管理工作,以前写的文章已经成为历史”。

何岸泉提到,纵使对余向东的处罚通报用词严厉,但是“只是一个单位自己内部的一个处分。如果事件的反响很大,有关方面可能会在某个时间,有面子,有台阶下的时候,可能(出现反转),恢复他的职位。”

敢言医者为何屡被噤声?

余向东的遭遇让人不禁想起新冠病毒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还有被视为是“发哨人”的艾芬医生。

微信公众号“鱼眼观察”发文认为,余向东的一些观点“并不存在任何的恶意,而只是医生秉持专业的一种讨论和判断,就和李文亮和艾芬医生之前曾判断,新冠肺炎和SARS一样存在传染性类似。”

虽然在巨大的舆论压力面前,李文亮医生被追封为“烈士”;曾经失联的艾芬医生也现身网络“报平安”,但敢言医者被罚的事件屡屡发生,显示中国官方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依旧打压医界不同的声音。

旅美作家凌沧洲告诉记者,这是中国官方的惯性作为。

“舆论对中国官方来说犹如东风射马耳,国际舆论或许对中国政府有一点点压力。但是没有把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之中的时候,官方内部的压力立马来了。所谓的稳定压倒一切,一切都是从这个思路来的。”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余向东事件同时也在医生群体中引起很大震动。不少医生都公开对余向东表达同情。

知名健康博主“风湿科聂医生”表示,“看到棒棒医生被发红头文件点名批判,感到非常的悲哀。太多人容不下不同看法、意见。”。

微博大V“ 小儿外科裴医生”也提到,“我如果没有辞职出来,以我自己的性格,还是按我当年在医院时那种风格说话丶写文章,大概率也会因为举报而被开除吧。”

凌沧洲强调,只要言论自由继续被打压,灾难还是会像定时炸弹一样随时爆炸。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