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水灾之后蝗灾登场 会有粮食问题吗?

2020-09-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黄脊竹蝗近期从西南边境席卷而来,导致云南多地遭遇数十年来最严重的蝗虫灾害。(视频截图)
黄脊竹蝗近期从西南边境席卷而来,导致云南多地遭遇数十年来最严重的蝗虫灾害。(视频截图)

在经历过沙漠蝗虫的威胁后,中国南方近期正遭受另一种蝗灾的困扰。有外媒引述受灾村民表示灾情远超预期。在此情况下,中国会出现粮食危机吗?中国农业生产是否能从一系列自然灾害中恢复过来?

自今年中旬开始,“蝗虫”一词就不断在中国新闻中出现。最近一段时间,一种叫黄脊几竹蝗的虫子从西南边境席卷而来,导致云南多地遭遇数十年来最严重的蝗虫灾害。

 

 

小小的虫 大大的危害

香港《南华早报》日前的报道就引述云南当地一名村民形容,在每棵玉米上都能看到三十至四十只蝗虫。蝗虫到来后的两到三天内,山上竹树上的叶子就被吃光了。村民们甚至可以清楚听见蝗虫吞噬树叶的声音,认为“如果没人来杀死这些蝗虫,人也可能会被吃掉”。

那么,这种破坏力极强的黄脊竹蝗到底是何方神圣?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生物防治工作组负责人王豁向记者介绍说,黄脊竹蝗被称为仅次于马尾松毛虫的中国第二大森林害虫。

“它们名字里面有一个“竹”字,顾名思义,竹子是它们最喜欢的食物之一。但不光竹子,芭蕉叶、玉米叶、甘蔗叶等植物也是它们喜爱的‘美食’。”

据澎湃网4日的报道,黄脊竹蝗的飞行高度在两百米左右,沿着气流更达到六百米,迁徙速度很快,虫量巨大时能让天地瞬间变色。截至8月17日,云南全省黄脊竹蝗累计发生面积为15.9万亩。

今年蝗灾怎么特别厉害?

报道说,这次的黄脊竹蝗主要从老挝入侵过来。老挝近几年受蝗灾侵扰,却因缺乏设备和药物无法完全消灭蝗虫,导致蝗虫在食源枯竭下,不断向中国边境靠近。由于疫情原因,中国的农业专家也无法前往考察、协助。

对此,王豁也分析说:“一来跟气候有关,二是的确跟老挝今年虫源基数比较大、防治应对能力不足有关系。昆虫比较小,借助风来迁飞;但虫子迁飞,并不认识国界。这也说明我们的栖息地是一个生命共同体。”

虽然中国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8月27日发布消息说,经过(无人机)飞防作业、投入喷雾器等全面精准防控,目前云南省黄脊竹蝗现有发生面积已“清零”,但《南华早报》的报道则引述消息人士及专家提到,要应对移动性极强的虫群非常困难,质问“要什么样的无人机才可以阻止它们?”,认为控制虫群最有效方法就是在昆虫完全长成前将他们杀死。

中国林业工人正在喷洒杀虫剂以控制蝗灾(视频截图)
中国林业工人正在喷洒杀虫剂以控制蝗灾(视频截图)

 

多灾多难 粮食安全隐患加剧

蝗灾与水灾和旱灾并称中国历史上的三大自然灾害,而今年多灾多难的中国南方不但饱受了蝗灾和水灾的侵袭,另外还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响,而北方粮食产区也出现干旱。例如路透社稍早披露,中国今年的玉米短缺可能高达三千万吨,约占总产量的百分之十。另外,河北、江苏等地的小麦收购也减少三成左右,加剧外界对中国粮食安全的忧虑。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牛凤瑞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则表示,鉴于中国现在的粮食生产能力、基础设施和政策,相信中国整体上不会出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发生的大面积粮食危机。

“水灾、旱灾和蝗灾都会造成局部地区的粮食减产甚至绝产,这都是可能的。但中国是有储备粮,也有比较发达的交通体系来支撑,国内欠收的话还有国外的世界粮食生产市场作为弥补。”

牛凤瑞建议,中国与其追求粮食增产,不如追求农作物种植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

“比如少种点粮食,因为粮食是用来作口粮的,我们直接种一些饲用作物,这样要比种粮食饲养牲畜的饲料报酬会更高。还有,河北一般的小麦产量大概是四百公斤以上,这个是以每一亩地抽取二百方的地下水为环境代价的,这个从长远来看也是不可持续的。”

不过,粮食供应缺口增大似乎只是中国近期一系列危机中的其中一项,其它问题还包括非洲猪瘟造成的持续猪肉短缺、新冠病毒疫情打击国际供应链的问题等。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