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郭于华纪实西安封城文遭下架 胡锡进声援也被删

2022.01.10 12:5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江雪、郭于华纪实西安封城文遭下架 胡锡进声援也被删 2021 年 12 月 23 日,新型肺炎重灾区西安封城,汽车在一条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行驶。
美联社图片

近日,中国独立媒体人江雪和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有关西安封城的纪实文章遭网络封杀,而就连《环球时报》原总编辑胡锡进支持江雪的评论也被下架,当局此举引发舆论谴责。



西安因疫情遭集中隔离的人数已逾4万5千人,其规模超越武汉封城。前《华商报》首席记者、财新调查记者江雪写下《长安十日》文章,4日发布后,在7日传出遭微信删除,3小时后又突然“复活”重新上架;但到8日下午,这篇文章就又被全网下架。微信页面显示,因“内容违规”无法查看。江雪也发文指出,《长安十日》被删,微信公众号“默存“被禁言两周。


江雪《长安十日》在中国网上被全面下架。(网路截图)
江雪《长安十日》在中国网上被全面下架。(网路截图)

《长安十日》引发关注后,已宣告退休的前中共党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5日在他的微博、微信发表评论,“我们社会对待批评应有开放和包容。我相信,几乎没有人希望中国互联网上只有一种声音,包括江雪大部分最激烈的批评者们”、“我个人也希望她平安,就像方方一直是平安的一样。”未料胡锡进此文也“被消失”,其微信页面同样显示“内容违规无法查看”。

网民发推报平安 称江雪目前安全

网民“鲁难”接连发推报江雪的消息。约10日凌晨,鲁难发推截图江雪在朋友圈回文“目前活着”,并写下“刚刚与江雪通话,她目前安全,朋友圈也在更新,有关她失联的说法不准确。《长安十日》发出后,确实有相关部门要求她低调尤其对外媒要少说,但并没有危及她的人身安全。江雪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她说自己只是说了人话,和很多西安人一样传递了真相,从法律人和新闻人的角度进行了反思而已。”

同一时间,鲁难又在推特发了多名志愿者在吉祥小区为市民搬送蔬菜的视频,视频里有一名貌似江雪的女性,但无法核实。鲁难写着:“江雪虽然受到了一些压力,但是依然乐观和积极。虽然所在的小区也被封闭,但是还在积极的组织物质,尽其所能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市民。她在朋友圈发出视频显示,江雪与财新记者萧辉、网友小钢等人一起,为吉祥小区的市民送去了一车蔬菜。好人应该有好报,为西安挽回一些颜面的江雪不应该被为难。”


左图:网民鲁难在推特发文称江雪“目前平安”。(鲁难推特);  右图:网民鲁难在推特发文称江雪协助物资运送。(鲁难推特)
左图:网民鲁难在推特发文称江雪“目前平安”。(鲁难推特); 右图:网民鲁难在推特发文称江雪协助物资运送。(鲁难推特)

约10日下午1时,鲁难推特再“报平安”说:“江雪朋友圈今天继续更新,也听到了她的语音留言,暂时安全。”鲁难另发布了江雪2015年在陕西师大新闻学院演讲的视频,包括江雪提到对“报禁未开放、报纸将消亡”、媒体没有好的空间,社会活力空间退步等诸多感慨,以及动车事件发生后在当局发布禁令仍持续追真相的过程。江雪新闻人的精神,也反映在她《长安十日》最后写下“为了独立表达我愿意承受一些代价”。

江雪的《长安十日》被封后,不少网民留言感到纳闷和愤慨。

有网民说:“一位普通民众经历的文章,有什么违规的呢? ”;“她写的确实是一些问题所在,封禁反而表现不出来我们的自信”。

有网民引柳宗元诗句声援:“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另有网民为勇敢的中国女性点赞说:“十八年前写非典日记的是柴静,一年前写新冠日记的是方方,如今写西安日记的是江雪,为什么西安没有男儿站出来?”


网民声援江雪。(网上)
网民声援江雪。(网上)

江雪文存活4天 郭于华文仅存活1天

江雪并非单一事件,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8日在公号上发表《西安,西安,可否长安》,但连带微信号也被封杀。有网民说:“江雪文存活了4天,郭于华文仅存活了1天,她们就这样被‘社会层面清零’了。官家以为封杀社会舆情就能清灭新冠病毒了吗?”

郭于华在文中点出西安防控诸多问题,包括救治防控不利、强制管控失当、人民损失、生计困难、信息不畅、不可批评、官僚主义、领导无能、系统性溃败等,以及不该隔离的强制隔离,已经发病的不予隔离;相比于“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此可谓“真真错杀一千,偏偏不管一个”。

郭于华举例,有患者出现症状一连五天呼救要求隔离住院治疗,打遍了防控部、街道办、社区等相关电话,互踢皮球,求助无门,导致一家六口全部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另有婴儿所需奶粉已断了五天、父亲心脏病发身亡、孕妇求救无门流产、老爷爷三天无粮吃、一些非西安居民的打工者天寒地冻露宿挨饿街头等。

西安人自录视频控诉 上万住户家门被封面临缺粮

尽管民怨沸腾,西安封城没有放松只有更严。有自称西安人杨海就在推特发布自录视频激动地说,“大寨路恒大城上万住户的门被铁丝封锁、门被贴封条,食物、物资送不进去,是要饿死他们吗?”


左图:网民声援江雪、郭于华纪实西安封城文。(网上);  右图:西安人杨海控诉上万户西安人遭封,缺乏物资。(推特)
左图:网民声援江雪、郭于华纪实西安封城文。(网上); 右图:西安人杨海控诉上万户西安人遭封,缺乏物资。(推特)

人在美国的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也在推特发文批判说:“借口防疫,大规模侵犯人权。上百户人家都被封死在楼上,一旦发生火灾,上百家人中将失去多少生命?”

自由亚洲电台10日多次致电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办公室联络人张广江,但都称“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截稿前,记者无法取得回应。

滞留台湾的大陆异议人士龚与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认为,江雪文中对习近平严防执守动态清零的政策没有提出批评,只是说西安官员做的太过火,把习主席一本好经给念歪了,就连这样也被封杀。

龚与剑:全中国只有习近平才有言论自由

龚与剑说:“完全证明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民众几乎没有言论自由,连胡锡进这赵家人也没有,全中国只有习近平才有言论自由。”

龚与剑提到,中共以“拔萝卜”方式,对西安采取比武汉还激烈的封城,比如发现一个阳性,整个社区的人统统都被移到外地隔离才达到清零,简直有如纳粹德国集中营关押犹太人的方式。

龚与剑表示,现在看到在西安、河南、天津这种病毒又死灰复燃且蔓延,西方国家采取让病毒流感化、与病毒长久共存的措施,习近平却主打追求绝对地清零、与病毒你死我活的斗争,如果因为江雪文章处理掉执行政策的西安官员,中国这么大,以后其他地方爆发疫情,那下面的官员怎么办?

龚与剑:“习近平是明确喜欢、欣赏西安这种抗疫模式才有这文在中国被封杀,连《环时》退休主编、以前专门跟中共扫地端盘子的胡锡进评论也是被封的原因。”


左图:前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声援江雪文也遭删。(网上);  右图: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推文关注西安封城造成的人权灾难。(蔡霞推特)
左图:前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声援江雪文也遭删。(网上); 右图: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推文关注西安封城造成的人权灾难。(蔡霞推特)

龚与剑提到,中国人不只普遍有奴性、看戏心理,国内也在讨论,那些志愿者来自中国底层,一旦有一点权力,行事作为残酷性不亚于当权派,甚至狠上一千倍、一百倍,很悲哀。

胡平:病毒没死人 清零政策负效果逼死人

《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胡平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江雪的文章已流传很广,要达到的效果基本上已达到。这情况下当局再封杀,凸显特别没器量、特别害怕言论自由外,曝露当局自己的理亏、心虚。”

胡平说,共产党对控制这些言论很头疼,没什么办法能对作者施加更直接的政治迫害,因为这些言论说的都很真实,又找不出罪名去抓捕,只好封杀。

中共在武汉封城后,曾向国际输出其极权体制防疫比民主体制防疫好的论调。但胡平说,从西安封城看,不要说国际舆论,国内老百姓对这种“清零”策略也相当不满。西安人并没有因疫情、病毒死亡,但因封城、封楼、封路、城村、封桥等发生好几个流产死亡等次生灾害。当局名义上是要保护民众生命却反而危害人的生命,其副面效果远超过正面效果,变的得不偿失,自己尴尬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何平   网编 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