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疫情爆发三周后 科学家们能确定的五件事

2020-02-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型冠状病毒,也称2019-nCoV,是一种可导致呼吸系统疾病的病毒。此病毒可引起炎症及肺部气道内粘液和体液积聚(肺炎)。冠状病毒有多种类型,大多数类型仅感染动物,但有时会发生变异并感染人类。图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所展现的超微结构形态。(路透社)
新型冠状病毒,也称2019-nCoV,是一种可导致呼吸系统疾病的病毒。此病毒可引起炎症及肺部气道内粘液和体液积聚(肺炎)。冠状病毒有多种类型,大多数类型仅感染动物,但有时会发生变异并感染人类。图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所展现的超微结构形态。(路透社)

自从世卫组织宣布“国际公共突发卫生事件”后,新型冠状病毒仍持续在中国乃至全球扩散。不过好消息是,全世界的科学家们正动员起来解决这场人类与病毒的战役。下面就请本台记者唐家婕为我们介绍一下科学家们发现了什么。


新型冠状病毒尚未形成“全球大流行”

图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世界疫情即时地图显示,至2020/2/7,疫情集中在湖北地区,尚未形成“全球大流行”。(网站截图)
图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世界疫情即时地图显示,至2020/2/7,疫情集中在湖北地区,尚未形成“全球大流行”。(网站截图)
主持人:美国以公共卫生方面的研究著称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做出了一个世界疫情即时地图。家婕,科学家们从目前的疫情数据读到了什么重点?

唐家婕: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安全中心主任英格莱斯比(Tom Inglesby)博士分析,从目前的疫情地图来看,第一、目前大量疫情集中在武汉、湖北区域,96 %以上的死亡案例也都集中在此。第二、从世界确诊的案例来看,用曲线图来对比,1月20日以后,中国确诊的案例快速上升,每天都是跳跃式成长,从三周前的确诊两位数到目前三万多个病例。相反,中国以外的确诊案例,每天是相对稳定地增加,目前也仅占世界所有确诊案例的1%。

主持人:疫情已经从中国蔓延到其他20多个国家了,但世卫组织说目前还不是 “全球大流行”(pandemic),科学家们是怎么判断的呢?

唐家婕:是,虽然外界对这次世卫组织的反应存疑,但我必须说,目前读到的论文、采访的公卫流行病专家等也都同意世卫的判断。新型冠状病毒尚未构成全球大流行的状态。约翰·霍普金斯紧急事件准备和响应办公室(CEPAR)运营主任绍尔(Lauren Sauer)说,未来观察与判断的依据有两点:一在中国以外的地区扩散情况,二是死亡率的变化。

新型冠状病毒:科学家们的五大发现

2020年1月25日,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内挤满了等待医治的肺炎患者。 (法新社)
2020年1月25日,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内挤满了等待医治的肺炎患者。 (法新社)
主持人:这三周以来我们知道有几十篇相关研究论文发表了,科学家们确定知道了些什么?

唐家婕:这个问题非常重要。综述一下科学研究现在已经确认的五个事实是:

一、此病毒有“持续性人传人” (Sustained Human-to-human)的能力。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珍妮佛·努佐(Jennifer Nuzzo)博士分析,这跟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有限性人传人”(Limited Human-to-human)不同,也就是不仅限于医疗工作者或被照顾者之间的传染。

二、比SARS死亡率低。美国疾控中心(CDC)局长弗里登(Thomas Frieden)说,从目前的病例看来,死亡率比SARS的10%低,但仍不确定是否比SARS传染力低。

三、症状:发烧、咳嗽、气喘。中国科学院院士王福生在2月4日发表在《柳叶刀》上的最新论文中提出临床研究发现,83%患者出现发烧、82%咳嗽、31%有气喘症状。

四、与SARS,MERS同属冠状病毒家族。绍尔(Lauren Sauer)博士说,确认这件事对科学家来说是一个振奋的消息,因为已有许多过去对抗冠状病毒的经验可学习。
五、没有科学证据显示为生化武器。

主持人: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我们未知的又有哪些?

唐家婕:虽然中国的科学家已经有很多病毒传播力的数字出来,但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几位专家似乎都还不认为能下定论。

这些美国公卫学者提出了两个考量点。一是他们对目前真正的确诊数字仍有疑虑,证据显示,有些患者只出现轻微症状甚至无症状,他们并不一定会就医,也就被排除在数字之外。

第二是目前检测能力的局限性及各国标准可能不一。中国财新网日前一篇对武汉中南医院重症科主任彭志勇的采访就间接应证了美国专家的担忧。彭志勇控诉,国家卫健委一开始的诊断标准太严苛。“要有华南海鲜市场的接触史,要有发烧症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这三条标准都达到才能确诊。”他甚至曾直接反应,“确诊标准定得太高了,这样很容易漏掉真实的病人”。
即使现在中国的官方确诊标准已经改变,但努佐博士说,此刻,我们仍然无法准确判断病毒的传播力。

主持人: 科学家找到这种病毒的解方了吗? 开发出疫苗的时间表是什么?

唐家婕:没有,中国科学院院士王福生在《柳叶刀》上的论文表明,目前“没有明确有效的药物”。但是,由美国吉利德公司开发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日前成功治愈美国的一位患者,已免费向中国提供。从2月3日起,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临床试验。

世界各国的研究室也都在努力开发疫苗,但公共卫生学院卫生安全中心的琳河(Caitlin Rivers)博士评估,即使在未来一个月内疫苗成功研发,仍要经过数月的临床实验、才能大规模生产、配送和使用。
在等待解方的同时,各国最重要的仍是准备好医疗资源来应对疫情。个人则是应该不舒服就自主隔离,常洗手,打喷嚏与咳嗽遮住口鼻。

主持人:谢谢家婕的介绍。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