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布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 学者:信息黑洞难解

2023.12.15 15:16 ET
中国公布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 学者:信息黑洞难解 多年来,中国移植器官的来源问题饱受外界质疑。
路透社图片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强日前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了《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该条例将从明年5月1日起施行。多年来,中国移植器官的来源问题饱受外界质疑,而新条例能否在信息透明、公众监督方面有所改观呢?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12月14日报道称,中国2007年就曾颁布施行《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但近年来,器官捐献和移植工作面临一些“新情况、新形势”,为此对原有条例进行了修订。

报道说,新条例的主要内容:一是强化对器官捐献的宣传引导,进一步推动器官捐献工作;二是完善器官获取和分配制度,实行全流程管理;三是加强器官移植技术应用管理,保障医疗质量。此外,该条例还完善了法律责任有关规定,加大处罚力度,严厉打击器官捐献和移植领域的违法行为。

具有医学专业背景的旅美时评人士横河告诉本台,中国在2007年推出上一个相关条例时,也曾是为了应付外界舆论对器官移植产业的质疑:“这么多年运作下来,质疑还是很多。在这种情况下,它试图去修补一下形象。”

加拿大知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告诉本台,中国有关人体器官的新条例只是罗列了部分一般原则性主张,但并没有真正回应外界的质疑:“据我所知,这些原则在过去并未得到执行。即使得到了执行,也没办法检查是否属实。因此,仅仅颁布没有可执行(配套)法律和可验证性的虚假系统的新规则,实际上没什么作用。”

国际组织“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创办人兼执行主任特雷(Torsten Trey)医生的评价则是:中国的“新规定没有解决器官捐赠者的信息透明问题”。

中国日前公布的《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截图(新华网)
中国日前公布的《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截图(新华网)

外界对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有哪些质疑?

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目前在北美执业的杨医生告诉本台,上世纪90年代,他曾接触到一个器官移植案例:“有一个从哈萨克斯坦过来的高官要做肾脏移植,就是在解放军总医院,当时叫301医院高干病房;一个月之内就成功地做了肾移植,然后就回去了。”出于安全考虑,杨医生不愿透露真名。

特雷医生总结了外界对于中国器官移植产业存在的一些具体质疑,包括器官移植数量巨大;捐献器官的等待时间短得令人难以置信;器官捐献计划规模太小,无法支撑年度移植数量所反映的器官数量等。

中国原卫生副部长黄洁夫曾公开承认,中国移植器官来源于死囚。当局于2012年成立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并于2014年宣布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捐献成为唯一合法来源。多年来,中国也对外宣称已建立了一套独立的器官捐献和分配系统。

不过,人权律师麦塔斯说,根据调查发现,中国的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主动捐献者很少,捐献数据则被质疑是由政府“制造”出来的。他说:“首先,你无法核实它,其数字(增长)符合数学计算公式,看起来就象算出来的,是编造的。”他还指出,在中国,对于脑死亡没有确切定义,所以可以在一个人还活着的时候就摘取器官,而在理论上称之为“捐献”。

麦塔斯律师还表示,世界卫生组织(WHO)对于器官来源有“可追溯、透明和公开”的审查原则,而中国的制度本身并不允许这样做,所以相关条例并不真正符合这些原则。

2023年6月,中国登记的器官捐献人口为626万。近10年来,官方发布的器官移植数量是每年1-2万之间。但是,根据专家和非政府机构保守估计,中国真正的器官移植手术可能远高于这一数字。横河认为,“就算它真的有这么多人登记(捐献)的话,每年能够使用的器官还是不够。”

法轮功组织长期控诉中国政府非法贩卖学员器官(路透社图片)
法轮功组织长期控诉中国政府非法贩卖学员器官(路透社图片)

新条例禁止买卖人体器官 但没有独立监督机制

上述《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共有50条内容,其中列明: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买卖人体器官,不得从事与买卖人体器官有关的活动;人体器官捐献应当遵循自愿、无偿的原则;公民享有捐献或者不捐献其人体器官的权利;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强迫、欺骗或者利诱他人捐献人体器官等。  

长期以来,中国社会非法人体器官买卖及人口失踪案件不断。横河认为,当局此时推出相关条例是想用借此逃避责任:“在中国,所有的移植的医院都是政府性质的,所以它的监督机构和实施机构是同一家人,这个不能把它当作是监督的。监督是要有独立机构来监督的,而且它一直用保护捐献人隐私的理由,不公布任何信息。到目前为止,(政府)不公布任何捐赠信息,所以还是没有人知道它的器官是哪里来的。”

上述新条例还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健康部门负责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的监督管理工作。同时,国务院卫生健康部门应当定期公布遗体器官捐献和分配情况。对此,横河提出质疑:“因为它所谓的一个捐献和分配系统,按照它自己说来是一个独立的捐献系统,它不是国务院。既然不是国务院,怎么要由国务院卫生部门来公布呢?它实际上就把这个底都露出来了,这个所谓的独立捐献系统就是政府在管着,而移植本来就是政府(管控)的行业。”

在北美执业的杨医生也指出,在中国,器官移植手术一半都是由军方医院完成。这和其它国家有很大不同:“一旦军方介入,我们知道各个省市的监督啊、红十字会啊,这些都靠边站。那么军方拿到的捐献者都是怎么来的呢?这个东西它能透明吗?”

杨医生认为:“中国的器官移植不是给老百姓的,这是专门给赵家人的一个服务。”

记者:凯迪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