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中国仅50%水源合格 水质糟糕程度系国家机密

2014-04-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国水污染严重。(网络图片)
图片:中国水污染严重。(网络图片)

中国有学者透露,尽管观众多年来呼吁保护水资源,治理水污染,但水质并没有改善。中国政府把水质信息视为国家机密,掩盖真相,只会导致水污染情况更加恶化。

中国的《21世纪经济报道》日前报道,清华大学饮用水安全研究所所长刘文君在接受该报采访时表示,我们一直呼吁要保护水资源,治污减排,但是水质状况并没有多少改善。水污染治理的时间很漫长,若再不加快在源头堵住污染水源的行为,中国很快将频发水危机。4月11日甘肃首府兰州市发生水污染事件后,北京市水质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的消息再次曝光:北京一些用户被告知,家中自来水“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须加装净水器。尽管此后北京市自来水集团专门入户检测,并辟谣称,北京自来水水质是合格的,但仍牵动居民对饮水安全的担忧。中国国家城市给水排水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总工程师郑兴灿指出,即便在新国标106项标准,也并不是所有地区都能达标,少数只能达标10项或40项,而目前中国大陆能做到深度处理的水厂不到2%。

深度处理是通过臭氧、活性碳等技术,清除各类有机、无机化合物,使污染水达标。而传统水处理工艺是絮凝(加聚合氯化铝)、沉淀、过滤(通过石英砂、卵石等)、消毒(加氯气等)。两者区别在于传统工艺主要处理灭杀水中微生物,而深度处理还可以解决重金属和有机化合物的污染。

中国《全国城市饮用水安全保障规划(2006-2020年)》的数据显示,全中国近20%的城市集中式地下水水质低于Ⅲ类,部分城市饮用水水源水质超标因子除常规化学指标外,还出现致癌、致畸、致突变污染指标。中国地下水受到As、F、Fe、Mn、放射性物质,以及天然化学背景与人为污染;地表水受微量污染物、重金属,以及突发性污染事故污染;湖泊水源泥沙剧减,对下游水体中的重金属等沉淀不利,而水库内泥沙淤积又容易出现富营养化。虽然中国淡水资源总量为28000亿立方米,占全球水资源的6%,仅次于巴西、俄罗斯和加拿大,居世界第四位,但人均水资源只有2100立方米,仅为世界人均水平的28%。

报道说,中国有严格的法律法规要求企业做好污水处理和排放工作,而且也有专门的规定要求污染企业远离水源地。但有中国专家指出,法律都有,就是缺乏严格执行。随着东部经济结构调整,不少污染企业迁移到中西部地区,而中国多条河流的发源地集中在中西部,这些污染企业的排污治理问题不到位的话,等于把上游水域也污染了,或将加剧目前的水污染危机。

美国环保机构“太平洋环境”的中国问题专家克里斯丁-麦当劳就中国水污染问题表示:

“中国水污染的两个主要污染源是工业污染和农业污染,这两种污染形式各占整个中国水污染问题的50%。工业污染问题与农业污染问题相比,相对比较容易解决,因为其污染源头相对较容易确定。要解决工业污染水资源问题,除了需要找到污染源头以外,你需要关闭污染源(即,污染企业和工厂) 、并设置污染处理装置等。而农业污染就比较难处理,因为其污染源头不好确定。此外,农业污染的面积又比较分散和广泛。要解决农业污染水资源的问题,中国政府必须对其农业结构和方式进行一次重大的改变。中国政府目前显然认识到水污染这个问题的严峻程度、以及公民对这个问题的忧虑和关注,因此它也在要求各级政府认真对待各方面的污染。但问题是,中国缺失有效地实施已经存在的一些环保法规。许多地方政府的环保单位不但不具有应有的权威,也缺乏应有的资金和人力。有些地方政府的环保工作人员甚至不具备车辆,使他们没法到各地进行有关的视察等。”

《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还说,中国环保部和水利部正在酝酿《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计划投资2万亿,致力于恢复污染的水质和保障水质安全。报道援引专家的话说,中国的水质指标较为混乱。不少专家呼吁建立一套独立的饮用水水源质量标准,以及独立的水源地管理制度。

中国民间公益机构“天下公”的负责人于方强就中国的水污染问题和政府的作为表示:

“我们作为一个小小的民间机构,当然对中国水污染问题到底有多严重等这些信息没法掌握,但根据我们工作中所看到的情况而言,我们对中国水质能够在不远的将来得到改善不大乐观。

《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说,目前中国环保部只公开了113个重点大城市水质的信息,而全中国其他数千个城市的水质情况并未披露。而该报记者多方问询都未能获得答复。有学者认为,水质情况很糟糕,但更糟的则是水质信息成为国家机密。他估计,官方数据的真实率只有50%左右。有网民质问,水质糟糕的真实情况怎么成了国家机密?在美国,根据《信息自由法》,水厂会定期向用户提供水质报告。如果公民查询信息的要求遭到拒绝,可以提起诉讼。

这位网民还指出,尽管中国政府把“水质多糟糕”问题视为国家机密,但中国自来水水质糟糕的问题,早已是众所周知的的不争事实。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记者:希望; 编辑: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