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死者家属告政府隐瞒疫情

2020-08-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武汉市一名医护人员在居民排队等候进行核酸检测。(路透社)
资料图片:武汉市一名医护人员在居民排队等候进行核酸检测。(路透社)

 

湖北武汉再有一名患新冠肺炎离世的死者家属,本周二(8月4日)向武汉市中级法院立案厅邮寄起诉书,状告武汉市市长和湖北省省长,并要求赔偿人民币约200万元,以及被告人登报道歉。

继张海、徐敏等人之后,赵蕾是武汉第四位向涉嫌隐瞒疫情的湖北省及武汉市政府等相关部门公开寻求法律赔偿的原告。张蕾就其父亲感染新冠病毒肺炎,被有关当局延误救治,隐瞒疫情,将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湖北省省长王晓东等人列为被告。

 


赵蕾本周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由于当时政府隐瞒新冠病毒可“人传人”,结果她和父亲都被传染,而父亲已经去世:“我是因为当初疫情爆发之前,就是还没有公布‘人传人’之前,政府隐瞒了新冠肺炎可人传人的事实,从而造成我们武汉的老百姓,包括我们家族正常过年,正常采购,正常吃年饭,聚餐感染上了新冠肺炎。我爸爸不幸感染新冠肺炎,5天后他在医院急诊室去世,但是死亡证明写的是猝死 。”

 

原告赵蕾向武汉市中级法院邮寄诉状。(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原告赵蕾向武汉市中级法院邮寄诉状。(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根据赵蕾的描述,她的父亲在1月30日发病,体温近38度,2月3日出现气喘、呕吐等症状,被家人送到武汉市中山医院。赵蕾的母亲扶着父亲去急诊室,等候期间死亡。与此同时,赵父的多项检查结果显示其患上新冠病毒肺炎。

父亲去世不久,赵蕾接受核酸检测,显示“阳性”。现已康复的赵蕾说,武汉封城前,她及家人不知新冠病毒已经蔓延,虽然也听闻新冠病毒,但出现李文亮医生被训诫、官方多次辟谣。她说:“为什么政府当初要瞒报,如果不瞒报的话,我父亲就不会因为得这个病而死亡。所以我要状告市政府、省政府,要他们给我父亲一个说法、家属一个说法
。”
协助赵蕾维权的公益人士杨占青对本台说,赵蕾已通过特快专递,本周二将14页的起诉状寄给了武汉中院立案厅,现等待法院立案:“这是第4个原告,也通报媒体了,她也同意媒体采访。她起诉武汉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还有她所在的社区。社区属于第三被告人。她也是父亲(新冠肺炎)病逝。因为他们之前也是因为不了解这方面的信息,正常的去吃年夜饭,后来发烧,最后才去医院。”

赵蕾起诉状页。(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赵蕾起诉状页。(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赵蕾认为,湖北省和武汉市两级政府及其下属职能部门卫健委,故意向公众隐瞒疫情,释放假信息,麻痹公众,致使公众放松警惕,是导致新冠肺炎大范围传播的主要原因。此前第一位状告湖北政府的武汉居民张海,他的父亲也因感染新冠肺炎而病故。张海的立案请求被武汉中级法院拒绝。

与受害者家属保持联系的“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成员杨占青对本台说,不少人打印好起诉状却迟迟不敢邮寄,其主要原因是担心自己受到报复:“目前,受害者家属中,大部分人或多或少的受到威胁,原意起诉的人基本上是没有其他办法。他们的希望也不是太大,但希望通过这样的行动引起政府重视,能给他们解决问题。”

张海、杨敏、蔡琴(化名)等敢于公开起诉政府的武汉疫情受害者家属,近期受到各种警告、威胁或刁难。武汉居民王女士对本台说,张海的亲友都受到株连:“他已经遭遇了亲戚,包括朋友、以前的同事,株连式的被调查。张海是第一个起诉者,又不给他立案。他们就是要自己制定的法律,自己去践踏。”

赵蕾的诉讼请求包括,要求被告人赔偿约两百万元人民币,请求法院责令武汉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及卫健委就其隐瞒疫情信息的行为向原告登报道歉,并对相关国家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和渎职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记者:乔龙  责编:许书婷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