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死者家屬告政府隱瞞疫情


2020-08-05
Share
2020-05-16T000000Z_1542613241_RC2GPG94PPW3_RTRMADP_3_HEALTH-CORONAVIRUS-CHINA-WUHAN-TESTING.jpg 資料圖片:武漢市一名醫護人員在居民排隊等候進行核酸檢測。(路透社)

 

湖北武漢再有一名患新冠肺炎離世的死者家屬,本週二(8月4日)向武漢市中級法院立案廳郵寄起訴書,狀告武漢市市長和湖北省省長,並要求賠償人民幣約200萬元,以及被告人登報道歉。

繼張海、徐敏等人之後,趙蕾是武漢第四位向涉嫌隱瞞疫情的湖北省及武漢市政府等相關部門公開尋求法律賠償的原告。張蕾就其父親感染新冠病毒肺炎,被有關當局延誤救治,隱瞞疫情,將武漢市市長周先旺、湖北省省長王曉東等人列爲被告。

 


趙蕾本週三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由於當時政府隱瞞新冠病毒可“人傳人”,結果她和父親都被傳染,而父親已經去世:“我是因爲當初疫情爆發之前,就是還沒有公佈‘人傳人’之前,政府隱瞞了新冠肺炎可人傳人的事實,從而造成我們武漢的老百姓,包括我們家族正常過年,正常採購,正常喫年飯,聚餐感染上了新冠肺炎。我爸爸不幸感染新冠肺炎,5天后他在醫院急診室去世,但是死亡證明寫的是猝死 。”

 

原告趙蕾向武漢市中級法院郵寄訴狀。(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原告趙蕾向武漢市中級法院郵寄訴狀。(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根據趙蕾的描述,她的父親在1月30日發病,體溫近38度,2月3日出現氣喘、嘔吐等症狀,被家人送到武漢市中山醫院。趙蕾的母親扶着父親去急診室,等候期間死亡。與此同時,趙父的多項檢查結果顯示其患上新冠病毒肺炎。

父親去世不久,趙蕾接受核酸檢測,顯示“陽性”。現已康復的趙蕾說,武漢封城前,她及家人不知新冠病毒已經蔓延,雖然也聽聞新冠病毒,但出現李文亮醫生被訓誡、官方多次闢謠。她說:“爲什麼政府當初要瞞報,如果不瞞報的話,我父親就不會因爲得這個病而死亡。所以我要狀告市政府、省政府,要他們給我父親一個說法、家屬一個說法
。”
協助趙蕾維權的公益人士楊佔青對本臺說,趙蕾已通過特快專遞,本週二將14頁的起訴狀寄給了武漢中院立案廳,現等待法院立案:“這是第4個原告,也通報媒體了,她也同意媒體採訪。她起訴武漢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還有她所在的社區。社區屬於第三被告人。她也是父親(新冠肺炎)病逝。因爲他們之前也是因爲不瞭解這方面的信息,正常的去喫年夜飯,後來發燒,最後纔去醫院。”

趙蕾起訴狀頁。(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趙蕾起訴狀頁。(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趙蕾認爲,湖北省和武漢市兩級政府及其下屬職能部門衛健委,故意向公衆隱瞞疫情,釋放假信息,麻痹公衆,致使公衆放鬆警惕,是導致新冠肺炎大範圍傳播的主要原因。此前第一位狀告湖北政府的武漢居民張海,他的父親也因感染新冠肺炎而病故。張海的立案請求被武漢中級法院拒絕。

與受害者家屬保持聯繫的“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成員楊佔青對本臺說,不少人打印好起訴狀卻遲遲不敢郵寄,其主要原因是擔心自己受到報復:“目前,受害者家屬中,大部分人或多或少的受到威脅,原意起訴的人基本上是沒有其他辦法。他們的希望也不是太大,但希望通過這樣的行動引起政府重視,能給他們解決問題。”

張海、楊敏、蔡琴(化名)等敢於公開起訴政府的武漢疫情受害者家屬,近期受到各種警告、威脅或刁難。武漢居民王女士對本臺說,張海的親友都受到株連:“他已經遭遇了親戚,包括朋友、以前的同事,株連式的被調查。張海是第一個起訴者,又不給他立案。他們就是要自己制定的法律,自己去踐踏。”

趙蕾的訴訟請求包括,要求被告人賠償約兩百萬元人民幣,請求法院責令武漢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及衛健委就其隱瞞疫情信息的行爲向原告登報道歉,並對相關國家工作人員濫用職權和瀆職行爲進行立案調查。


記者:喬龍  責編:許書婷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