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红十字会再曝捐赠物资失踪 慈善总会二十七亿善款上缴政府受质疑

2020-02-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湖北武汉市红十字会的负面消息。最近又传出民众捐赠的三万个N95口罩下落不明。图为北京黄梅商会捐赠的口罩。(视频截图/路透社)
湖北武汉市红十字会的负面消息。最近又传出民众捐赠的三万个N95口罩下落不明。图为北京黄梅商会捐赠的口罩。(视频截图/路透社)

 

湖北武汉市红十字会的负面消息,近期接连不断,先是将N95口罩发给了莆田系医院,而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只分到普通一次性口罩,其后又有武汉红十字会保安阻拦央视记者“掐断”直播。最近又传出民众捐赠的三万个N95口罩下落不明。另外,武汉红十字会将二十七亿元善款上缴政府财政,引发质疑。

中国经营网报道,武汉市汉口医院医生长乐微博本月9日刊文,一名志愿者在接到了定向捐赠给汉口医院一万个N95口罩的电话后,满怀希望的去领物资。电脑显示的库存也有三万个,但是去了以后才发现,三万个N95口罩的库存都没有了,只剩下九千多个不符合医用标准的口罩。而且红十字会还要求他们把九千多个不符合医用标准的口罩领走。他质问武汉市红十字会,凭什么可以自行分配定向捐赠的物资,为什么不能提供出库证明,于是要求武汉红十字会把三万多个N95口罩的去向说清楚。

 

 

此前,湖北红十字会将一万多个N95口罩分配给莆田系仁爱医院,3000个普通一次性口罩分配给新冠状病毒肺炎定点医院---武汉市协和医院,曾经引起网民炮轰,此次海外捐赠的三万个N95口罩再度下落不明。

对此,江苏常州法律工作者张建平对本台说,经过郭美美事件后,民众对国内红十字会保持警惕态度,但当局似乎未汲取教训:“经过郭美美事件之后,这个慈善机构竟然还存在,而且还能继续作恶。这种机构的存在,我们全民需要去反思这一制度性问题。虽然红十字会不算是权利机关,但是他背后是权力机构的游戏场。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汉口医院是武汉市最先接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者的三家定点医院之一,该院距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仅4公里,抗疫期间承担着巨大诊疗压力。该医院的常乐医生,在微博朋友圈内收到了各地爱心人士的快递通知。

 

资料图片:2020年1月24日,红十字会医院医务人员运送物资。(法新社)
资料图片:2020年1月24日,红十字会医院医务人员运送物资。(法新社)

官方是否有权违背捐增者意愿

另据《中国社会报》本周一报道,武汉市慈善总会于1月27日起分4批、累计27亿元抗疫善款上缴市财政。报道称:“武汉市慈善总会作为民政部指定的五家接收捐赠的单位之一,1月23日以来,累计向社会发布接受捐赠款物情况的公告8期,捐赠款使用公告2期(涉及资金14.35亿元,含定向0.47亿元),实现全额全程公开。截至2月2日12时,市慈善总会接收社会捐款共计30.226197亿元,并于1月27日起分4批上缴市财政,累计划转27亿元。”

上述报道令舆论哗然,有专家学者认为,湖北五家指定的慈善组织,实际上是政府在接受捐赠,认为在相关法律法规中,没有慈善组织代政府接受捐赠财产的依据,在通知公告中也没有看到政府接受捐赠或所接受捐赠要上缴财政的规定,只是提到捐赠款物由指挥部统一调配。但对于广大捐赠人而言,并没有表达向政府捐赠的意愿,以及同意将捐赠财产上缴给政府。

武汉籍网络人士张女士对本台说,民间捐助多用于弥补政府资金不到位的领域,政府不应接收民间捐赠款:“民间的捐款有其灵活性,可以直接快速的到有需要的人手里。此举跟他们成立(慈善机构)的理念完全相悖。你(政府)有税收,可以拿税收做这些事情。你凭什么把民间,比如我给张三的钱,你给李四,但这钱我不是给李四的。市民除了愤怒还能做什么。”

据《新京报》快讯称,对于相关报道引发争议。本周三(12日),武汉市慈善总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该报记者,上缴到财政的27亿元会由市财政进行规划,如何规划如何使用由指挥部统一调配。该工作人员说,通过财政再进行统一规划,更有利于整体调配和安排,促进资金使用。

根据中国《公益事业捐赠法》第十一条规定,在发生自然灾害时或者境外捐赠人要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部门作为受赠人时,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可以接受捐赠,并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对捐赠财产进行管理。但政府接受捐赠,也是按捐赠人的要求去做。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