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家长:中国法官枉法

2018-07-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一名疫苗受害者家属王振娥向全国最高人民法院监察局和惠州市惠阳区法院监察委,分别邮寄出一封由全国40名疫苗受害者家属签名的联名信。(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一名疫苗受害者家属王振娥向全国最高人民法院监察局和惠州市惠阳区法院监察委,分别邮寄出一封由全国40名疫苗受害者家属签名的联名信。(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中国各地的40名因注射有问题的疫苗造成残疾等各种疾病的患儿家长,本周四分别致信最高人民法院监察局和广东惠阳市法院监察委,要求严惩枉法裁判的法官,以避免维权者继续遭到司法报复。

本周四上午,中国一名疫苗受害者家属王振娥向全国最高人民法院监察局和惠州市惠阳区法院监察委,分别邮寄出一封由全国40名疫苗受害者家属签名的联名信。王振娥的嫂子张大娥因上访,今年六月被河南省襄城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王振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她嫂子张大娥的孙子是一位疫苗受害者,而当局拒绝救助:“我嫂子2015年7月8日,她孩子只有6个月,在襄城县防疫站接种乙肝、百白破、还有口服脊灰糖丸三种疫苗后,孩子当晚就哭个不停,没有知觉,第二天去找他们,没有找到工作人员,过了一个星期,这孩子就傻了”。

现年六十多岁的张大娥因其孙子受疫苗所伤,与儿子王龙飞走上了上访维权之路,却遭到官方人员的多方阻挠。2017年8月,王龙飞被警方刑事拘留,12月获取保候审,2018年6月,张大娥也因维权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

这封由家长集体联署的投诉信,要求最高法院和惠阳市法院调查冤案,严惩枉法裁判的法官,同时纠正疫苗受害者家属张大娥、王海兰等被地方政府打击报复、蒙冤入狱的判决。

山东省郓城县随官屯镇居民王海兰的独生子,于2010年10月接种流感疫苗后致残,随后陆续花费医疗费17万多元,王海兰为此跑遍了各个部门。

王海兰对本台记者说,她在北京上访反映情况,多次被训诫和拘留,县卫生局及镇政府部门曾与王海兰协商后支付了16万元医疗费,并答应以后实报实销小孩看病费用。但在2015年初,王海兰带孩子去北京看病,却被郓城公安局和随官屯派出所强行拉回老家,同年8月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

她说:“孩子因疫苗受到伤害,他们不给解决。你上访维权,他就打,关你,判刑,就这样。拘留我四次,还判刑1年8个月。孩子死活不管,导致病情加重。我就这一个孩子,现在12周岁还没有好。这孩子打了疫苗之后,很多东西不能吃,就差快不能吃饭了。好多药物也不能用,用了身上起皮疹”。

72岁的上海居民华秀珍,因其独生女儿在2014年11月接种狂犬疫苗后致残,她曾向各个部门投诉,无人理会。今年3月,华秀珍去北京上访,被上海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30天后,获取保候审。

曾在益仁平工作近10年的公益人士杨占青,协助这些家属起草了这份联名信。他认为上访是公民的正常权利:“这些疫苗受害者都是因为他们的小孩,在接种疫苗之后,要么伤残,要么死亡。他们花的医疗费至少七、八万元,多的有二、三十万。当地的公安机关,法院,经常以他们上访为由,要么是刑事拘留,要么判刑。这些是往往是地方政府出于维稳需要,对他们进行打击报复”。

联署信件的疫苗受害者家属,希望中国的法院为他们信访提供法律保障,而不是打击报复。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远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