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病毒研究所抢当知识产权专利流氓?

2020-02-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官网)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官网)

武汉病毒研究所宣布,已将美国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公司免费向中国提供的研究中的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用于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申请专利,引发外界质疑。一些业内人士则说,申请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引发外界对武汉病毒研究所行业道德操守和动机的质疑。

美国企业把还在临床试验阶段的研究药物瑞德西韦,免费提供给中国,现在正用在罹患武汉肺炎患者的临床试验上。

就在各国协助对抗疫情的当下,中国网民却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官网上写到,对于尚未在中国上市,且具有知识产权壁垒的药物瑞德西韦,武汉病毒研究所依据“国际惯例”,从“保护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1月21日申报在中国这个药物用来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专利”,还声称要透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主责的专利合作协定(PCT)途径,进入全球。

中国科学院辖下的研究机构,拿别人免费分享的知识产权去申请注册专利,引发舆论一片哗然与批评。

 


    吉利德科学公司:我们也已在中国申请专利

    对此,吉利德科学公司发言人透过电子邮件书面回覆自由亚洲电台的查询时说:吉利德科学公司知道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申请“用途专利”的报导,瑞德西韦是吉利德研发的药物,在中国享有专利,这包括了吉利德提出将此药用作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专利”申请。目前的当务之急,应是尽速确定瑞德西韦在用来对抗新型冠状病毒上的潜在疗效。”

    公司发言人还说,吉利德和中国卫生相关部门已经达成正式协议,目前与北京的中日友好医院合作,正在进行两项临床试验。

    瑞德西韦是由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开发的一种新型实验性广谱抗病毒药物,被认为可以有效抑制呼吸道上皮细胞中SARS病毒和MERS病毒的复制。图为美国生物制药公司吉利德标志。(路透社)
    瑞德西韦是由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开发的一种新型实验性广谱抗病毒药物,被认为可以有效抑制呼吸道上皮细胞中SARS病毒和MERS病毒的复制。图为美国生物制药公司吉利德标志。(路透社)

    美中都申请专利 中国官方怎么判?

    这意味着,享有原始发明知识产权专利的吉利德科学公司,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合作,也向中国国家药监局药品评审中心(CDE)提出申请,要将瑞德西韦用来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申请专利。

    而武汉病毒实验所不知从何取得临床试验中的相关资料,也声称要向中国官方提出“用途专利”注册,且毫不避讳的在官网上声称,是要为保护国家利益。中国网民虽然言论自由饱受限制,但是这件事仍然受到网民的强烈关注。

    曾在美国多个大药厂服务、熟知药品专利申请流程的白氏生物科技咨询公司总裁白越珠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提出药品人体试验阶段的“用途专利”申请,不等于就一定能获认可,也离最后药品上市、享有贩售专利,有一大段差距,事情没那么简单。

    白越珠:“这是外面都不能揣测的。每一家公司,当你有和另一家公司合作努力的时候,他们的法律文件,都是两边很多很有名的律师看了又看,所以,通常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说你就可以偷我的东西用。至于可不可以用来发展另外的药,对抗新的疾病?这个可能要看他们的合约有没有说。”

    白越珠指出,药品上市前,要经过很多繁杂试验,在试验期间发现有新疗效,各国做法确实是会针对这样的潜在新疗效,另外注册一个新的“新药临床试验码”(IND, Investigational New Drug)。

    她举例说,美国的生发水落健,原本主要成分米诺地尔(Minoxidil)是要研发用来治疗高血压的,却在实验阶段发现具有生发效果,但最终用在落健上。在药品专利同属一间公司的情况下,当然就没争议;但若是同一药物不同治疗用途的研发,分属不同企业,国际规则是,一定会和享有原始药品“发明专利”的公司,进行协调谈判,取得使用权。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作法,中国专业人士也看不下去。《新京报》就引述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主任、北京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的话,武汉病毒研究所申请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他还质疑,就算武汉病毒研究所申请成功,也不握有瑞德西韦的结构(发明)专利,无法应用,“就好比用铲子挖地,你手中没有铲子,怎么挖呢?”

    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规定,专利申请主要分为三种:一是原始发明专利,二是实用与应用专利,三是外观专利。

    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分析,武汉病毒研究所这种作法,也反映中国专利流氓横行的情况。只是,没人想得到,对抗日益恶化的疫情的当下,号称有世界顶尖的P4实验室的机构,显然在行业道德的“软体”上,跟不上“硬体”的尖端发展。

    把关专利申请审批的中国官方,最终如何判定,则关乎大国形象。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